2007年5月6日 星期日

sorry, folks

我知道有些好朋友總是來光顧這個鳥blog
也有人期待能在這看到些東西

即便我堅持
寫的東西是為自己不為任何人
但既然有人在看
壓力在所難免

但是這一個月來
經歷了父喪
經歷了事業上極為重大的衝擊

現在的腦子
除了日常生活的作息外
似乎全被無法形容的物體霸佔住
像個黑洞
不管想思考什麼事
全都立刻被黑洞重力吸收
一絲不剩

我嘗試著尋找袋鼴與鼴鼠的資料
可是即便看了腦子也無法整理轉換撰寫
我嘗試著寫點詞
可是散佈在腦中的語句無法組合
我嘗試著翻閱敗家物的雜誌
卻發現心中在抗拒這些新資訊
我嘗試著閱讀最愛的宮部美幸與西村京太郎
原本有趣驚異的故事如今索然無味

就像現在的失眠狀態
其實無法辨識腦子裡的任何訊號
就只是空白


我相信會過去的
給我點時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