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9日 星期六

搶早不見得好

其實Honda並不是最早開始用轎車底盤做出mini-minivan(或sub-minivan)的車廠,但他們在2000年推出Stream大受歡迎,擊退Mazda Premacy及Toyota Ipsum等成為此級距霸主。見下圖左。









在Stream推出的三年間,Toyota始終無法超越,於是在2003年推出了我們熟悉的Wish。見上圖右。令人嘖嘖稱奇的是,Wish的車身尺碼,與Stream絲毫不差。4550mm*1695mm*1590mm。座位折疊、車門設計、中控台形式等也都大同小異。

設計車子要三個尺寸完全一樣的機率實在太低了吧。其實,Toyota也一點都不避諱他們的"熱売商品追從體制",意思就是說,我如果打不過你,就把你抄過來。果然Wish一上市,就奪回了銷售王座。

在日本的minivan市場,Honda及Toyota也都各有Odyssey、Estima(台灣稱之Previa)等招牌商品,在市場上互有領先。但在2003年底,Honda突然把Odyssey抽離戰場,運用他們新的超薄型底盤技術,一舉將Odyssey從原先minivan普遍1.7~1.8米的高度,降到1.55米,幾乎已與旅行車不相上下,見下圖左。這個做法等於另闢一塊無法歸類的minivan戰場,銷售表現也十分優。









今天發現,Toyota推出了一款名為Mark X ZiO的車。見上圖右,一看規格又讓人傻眼的幾乎與Odyssey一模一樣。

其實不管以車廠規模或是銷售數字,Toyota早已遠遠超越Honda,但是他們卻從不忽視其他車廠的任何動作與資訊,而且能跟著消費者的喜好趨勢反應在產品線上。我不喜歡copy cat,但還是很不得不佩服他們的商業策略與行動力。

2007年9月15日 星期六

模仿無罪,但令人厭








2005年,這家車廠就開始了這個可笑的遊戲,廣告裡的主角爸爸,開著一台BMW 7,接到兒子的電話催促著要出去玩了,於是爸爸趕緊開回家把BMW停進車庫(鏡頭以特寫拍攝BMW車頭),接著走到另一個車庫,開著這台Space Gear(其實就是Delica得利卡啦)載著全家出遊。鏡頭還是強調這次的台版改款重點-車燈。
廣告裡車廠已經很明白的"明示"大家這兩台車的頭燈的連結。大家看了有覺得Space Gear搖身一變為BMW等級的車了嗎?














後來這個車廠也玩了Zinger/Lexus RX的遊戲,而且似乎樂此不疲,於是今年年度大戲就是再度台版Lancer。我知道線條設計沒有專利,所以你愛怎樣是你家的事,但看在消費者眼裡,你們真的只是在告訴大家,1. 對,我們沒本事設計出自己的特色。2. 我的的消費者就是買不起名車卻又愛慕虛榮的膚淺族群。

我很不理解,有了這些名車元素後,是不是唬到了對汽車產品一知半解的人而讓自己感覺晉升雅痞階級,就成為這個行為的成就滿足感?

名牌固然有它們的非實用性價值,但非名牌何必妄自菲薄,Mitsubishi,你曾經有Lancer EVO名機、達卡越野神話的Pajero的加持,這些好的名聲為何不好好善加利用?(尤其這次在國產車普遍還把氣囊當cost-down的優先項目時,逆勢裝上六氣囊的豪氣實在值得大加讚許。)把自己搞得就像以為自己把臉整形成金喜善就能讓人生美麗的女人一樣無聊。還是說,我們的汽車工業的能力,就只能拿別人的設計硬塞進來。我真的寧可是後者,能力可以磨練而進步,如果是心態成就這種行為,那就很沒得救。

2007年9月11日 星期二

自由

把iPod裡許久沒聽的李心潔的幾張專輯都聽過一遍,才發現以前怎麼都沒覺得她的歌似乎一點都不修飾她歌聲缺陷的部份。感覺非常粗。

然後聽最近的一張新專輯-丁噹的「離家出走」,發現了一首老歌翻唱「自由」。

這首歌是張震嶽作詞作曲,第一次出現是1998年初被收錄在李心潔的「Bye Bye童年」專輯。












1998年底張震嶽也在自己的「祕密基地」裡收了這首歌。











快10年後,丁噹也在她的第一張專輯放了這首。













這三個人,如果以歌聲來說,應該是丁噹的音質與演唱技巧最好。如果以詞曲作者應該最清楚歌曲本質來說,應該是張震嶽要最能掌握這首歌的精神與氣氛。

但是,我卻覺得這三個版本裡,李心潔的版本最好。何解?

首先,三版的編曲雖然不同,但都以rock為基調,速度也大同小異,大可撇開編曲造成的觀感差異。

先說張震嶽,明明這首歌名為「自由」,應該是釋然、應該是完全解脫束縛,但他卻唱得感覺很懶散很無奈很悶,感覺一點也不自由。

再說丁噹,這張專輯號稱做了四年,但我首先無法理解,這四年來這麼堅持要放這首舊歌,應該是對這首歌有獨到的喜愛或是詮釋。但我沒發現。Key定得怪,讓丁噹唱得輕鬆,歌的張力全失,感覺好像拿別人的音樂帶配唱。接近結尾的聽似即興的幾句,其實跟張震嶽的版本幾乎一樣。大概只有結尾的啦啦啦是新的。真失望。

李心潔的技巧僵硬、音域狹窄,扯直了嗓子,卻把這首歌的感覺很真實直接地表現出來。

尤其最近許多人看了星光大道的評審講評,美聲、技巧、音域似乎成為主流。但我卻覺得,並不是每個最好看的五官就能拼湊出最美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