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6日 星期六

回家


2009.12.25 PM6:57

剛忙完辦公室搬遷,拖著疲憊的腳步,趕往停車場取車的路上。

路口有打扮清涼的耶誕裝扮小姐發送傳單,迎面而來一大群頭戴耶誕老人帽的嬉鬧的年輕人,路邊海鮮餐館裡人聲鼎沸。而我像是有個膠囊,把我與這個世界絕緣隔開。

從十五年前,我就給了自己一個目標,回家吃晚餐。

一點委屈都沒有,一點遺憾都沒有。

I was born for my families.

2009年12月24日 星期四

平安夜


以佛教徒自居的人,自然是不過這節日的。但拗不過孩子們,家裡還是無法免俗地弄了一株。不打緊,雖不把寬容放嘴上,但我不會排斥其他任何宗教。

孩子們抗議樹頂怎可以沒有星星?便和媽媽克難地自製了一顆星星。

夜深了,孩子們都睡了。以前從沒想過,當了父親後,每天都祈禱著每夜都是平安夜。

2009年12月23日 星期三

逆著風,我學會起飛 (摘自孫燕姿 學會)

再苦,我都要咬著牙,撐下去,直到起飛。

文明(2)


本來這裡的人也是亂七八糟,駕駛不禮讓行人,行人到處亂闖。

慢慢地,人們開始走行人穿越道,駕駛開始禮讓行人,到現在,有些路口設置這些交叉式行人穿越道。

秩序,與對他人行的尊重,體現在路權。

2009年12月20日 星期日

冬至


感謝太太在離開市場前突然想到去買麵團,讓今年的冬至,不再只是吃吃湯圓草草了事。

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孤鳥


就算一個人臨著崖迎著風,又如何。

2009年12月13日 星期日

希望

就算希望只剩夕陽餘暉如斯,我還是要努力把握住,絕不放棄。

2009年12月9日 星期三

My Wall

弟弟的wall,他的作品、姐姐自製給他背的字卡... 都貼在這裡。

2009年12月3日 星期四

拉麵

其實這家拉麵店,換了店東後,口味就不太行了,叉燒有點肥,味噌有點鹹。

但這裡的環境,可以讓我們一家很開心地圍坐著,日式拉麵也是全家大小都愛的。於是每次週末來這家百貨公司,都會來光顧。

拉麵上的反光,很下午的陽光的感覺。但老婆的筷子停在空中,問我拍好沒啊。

2009年11月17日 星期二

文明(1)

台北捷運其實已經沒有規定電扶梯要靠右站,但這似乎已經變成台北人的基本常識。

在捷運開通前,到百貨公司或任何有電扶梯的地方,如果有人擋著,要不硬闖,要不就得看對方賞不賞臉讓個路。

現在大家知道,靠右站,是尊重其他的人。即便有時尖峰時間電扶梯前大排長龍,大家也都還是很守秩序地排成一列。

這件事讓我相信,文明是可以被教育出來的。

2009年11月9日 星期一

終究不是一個好父親

即便孩子身體裡有一半的基因是父親的,但畢竟沒有血肉相連過,所以一切的關係,還是要靠日常生活培養。


即便做好99%的好父親的工作,但只要失控1%,所有的一切都將全部作廢。

也許整天盯著notebook,早出晚歸,少些接觸,對孩子還好些。

我終究不是一個好父親。

2009年11月2日 星期一

婚戒

超過14年的斑駁的Mikimoto婚戒,也代表了老婆14多年的包容與支持。(其實還要加上婚前的9年)

自從10週年後,每年我都想買套新的,但一直都無法實現。真的是苦了妳了。

我會更加努力,升級婚戒,也升級我們的愛情。

2009年10月28日 星期三

小餐館

安坑的廣式燒臘小餐館,岳父大人抱怨著出菜慢、不地道、冷氣太強...

一直照應著吃不停油雞殺手女兒,什麼也管不了了。

不一樣的車站

幾米的手有種魔法,每筆天真樸拙的線條與平凡無奇的色彩在腦子裡都會產生奇妙的反應。

讓睏頓的通勤有了好的心情。

2009年10月26日 星期一

夜奔

每天到了這個時候,都像在這個城市往邊緣夜奔。

視線已經就像這個樣子,卻累得連盹都打不下去。想著,早上喝過了雞精和咖啡,中午吃過了B-complex,等下晚餐完要拿什麼提神哪。想著,孩子滿心期待的課,又該給他們什麼驚喜哪。想著,孩子熟睡後,還有哪些未完成的工作在等著哪。

2009年10月15日 星期四

花蓮之旅

這次旅途也發現了不少手持DSLR的遊客,但看他們在光線情況不錯的狀況下開閃燈,或是以拿握DC方式拍照,應該也是跟我差不多的單反新手。這趟花蓮行,除了遊玩,對DSLR也有一些新的體驗。雖然也帶了變焦鏡,但又要照應小孩又要背行李,最後是用50mmF1.8定焦鏡一鏡到底。是一點小遺憾。


出發
台鐵的網路購票系統,算是資訊界的極差示範,不管是網頁介面、系統穩定、負荷量... 全部不及格。


上車了
台鐵的太魯閣號,有高鐵的外型,其他的一切還是普普。


到達
台灣的後花園,太平洋岸的天賜美景。在這裡看山,有西岸看不到的奇妙感受,明明身處平原,眼前卻突然拔高聳立著中央山脈。


入住飯店
相當舒適的渡假飯店,沒有太強調當地風土的媚飾。


牧場遊
驅車30分鐘的一個很大的牧場。因為淡季且是工作日,整個園區沒幾組遊客。牛兒們排隊準備擠奶囉。
原來這裡也是我每天喝的瑞穗鮮乳的衛星牧場之一啊,謝謝牛媽媽們。
有點不解這張並沒刻意縮光圈,但景深不會過淺。不過DSLR的層次感,即便全身行李苦不堪言,還是真的讓人無法回DC。


晚餐
其實很不怎樣的自助式晚餐,直到最後侍者端出一盤盤特別料理給每桌客人,說是這兩天米其林星級法國主廚Sergio Carboni特別親臨製作的料理。
吃了一口才想到拍個照,就是這殘肴。但真的很不錯吃!


早餐
逆光搶拍,稍微失焦。
這次旅行,收穫最多的就是這小子。不再怕游泳、不再怕走在草上、不再怕恐龍、喝鮮奶...


中庭西餐廳
Sony的自動白平衡是冷了點,手動調整一下,不過並沒有後製處理。


掃興的雨
一般DC碰到這樣,連試都不用試了。我用MF測試了不同對焦點,很有點趣味。


海牛
這個生態館裡,像電影院一樣一片漆黑,而且館方再三強調,決不可用閃光燈,於是拿DC的人只好悻悻然收起相機。
稍微拉高ISO,開大光圈,連EV都沒調動,就得到這麼清晰的照片,真的很爽啊。


海豚秀
在忙著照應小孩午餐,所以讓老婆大人拍。她從沒用過DSLR,也能捕捉到一張張很不錯的作品。這要感謝DSLR的速度,從眼中看到、按下快門、對焦、完成,幾乎沒有落差。

2009年10月4日 星期日

上弦月

台北。信義區

把送修的相機取回,出了門口隨手先拍一張。可惡的工程吊臂壞了畫面。

2009年9月3日 星期四

老相機


週末整理防潮箱時,挖出了這台大約有17歲的古董。以為早就只剩外殼,沒想到裝上電池底片,還能拍呢。只是不知道洗出來會怎樣。

窮酸學生,也只能買這台陽春機。現在回想,當時對於攝影一竅不通,也沒有朋友可問,就殺去博愛路亂買,真是一把冷汗。對照現在有快拍公園諸多前輩的意見參考,天差地遠。

這台機器跟著我跑過英美各地,其實印象中拍的照片也不多,只記得那時肩上背著一大相機包,一大V8包,旅程中咒罵不斷。所以在幾年後購入小DC後被打入冷宮。

由於是兩人的共同記憶,妻子堅持不讓我賣掉這台古董。

記於結婚14週年紀念日。

2009年8月31日 星期一

滿載的人生

算命的說過,我是一輩子勞碌命。

其實我也很習慣了。這支錶,時間總是快五分鐘。鞭策自己努力把事情趕快做完,因為總是還有事情不斷累積著。

2009年8月23日 星期日

UFO??





今天凌晨三點多,正在拍金星。

突然發現金星下方出現兩紅點,趕緊跑去拿出DV,拍下一小段畫面,但DV實在性能欠佳,只捕捉到一些不太清楚的片段。



這兩個紅點,分別往金星右方移動,移動的路徑非直線,紅點有時變白,有時變紅,速度十分快。直到被雲層遮住。

當然,如果詢問天文學家或是軍事單位,他們也許會回答我,這是高空偵查機,或是軍事熱氣球之類的吧。


2009年7月30日 星期四

關上感覺


這些是我通勤的伴侶。耳機、一本小說,加上口罩,就把五感中的三感都關上了。

也許我就是那些冷漠的都市人之一,也許我離耳順之年還有點遠。現在我只想擁有一點點屬於自己的世界。

2009年7月22日 星期三

台北日偏蝕

沒有帶單眼,也沒有減光片,只有靠雲幫個忙,照了這張最不專業的日蝕照。

2009年7月17日 星期五

黃葉榕

自從自己搬出來住後,不管種花養魚種菜,最後都是死光的份。

那年去苗栗表姊家玩,帶回一株鐵樹。沒想到一星期不到,也被不知名蟲子吃光,強如鐵樹也躲不過厄運。

至此已萬念俱灰,於是把鐵樹的花盆丟在陽台風吹日晒。過了許久,發現花盆裡長出了新芽。本以為是雜草也沒在意,沒想到慢慢拔高,查了圖鑑才知道是黃葉榕。但家附近沒看到有黃葉榕啊。

自從黃葉榕出現後,九年(或說十八年)的雙人世界也起了變化,小孩一個一個蹦了出來。我沒有想過這株黃葉榕有些什麼魔力,但它真的是我們家的幸運樹。

每每有風波,我都想到那句歌詞,"愛已變成樹,就算是有風,會平息的。"

這輩子,我的夢想,除了讓家人安穩,就是希望能有一小塊地,讓它別再窩在小小的花盆了。

2009年7月7日 星期二

第一天捷運通勤

終於,今天開始可以坐捷運上班了。

其實坐捷運比坐公車貴,比公車更繞路,還要轉車,下車後還得走五分鐘。但我都不想再忍受那些不尊重他人生命的公車司機。

我知道還是有好司機,但我不想把生命與時間拿來賭坐到他們車的機率。

2009年7月2日 星期四

回憶父親


照片中的時間大約在1974年左右吧,父親當時的年紀,比我現在還要年輕十歲。

從這張照片我才知道父親的確牽過我的手,而擁抱,則是完全沒有印象。

自從青春期以後,便很少跟父親說話,每有對話,最後必定是吵架收場。一直到他過世,都是如此。

前幾天夢中,父親的身影,出現在孩子房中,帶著靦腆的笑容遠遠地看著我與孩子們在客廳嬉戲。我衝進房裡,叫了一聲爸,遲疑了一下,不曉得能不能碰觸到他。但發現我能紮紮實實地握著他的手臂,而且緊緊抱著他。

爸,我們都沒忘了你,孩子們也都牢牢記得你。

2009年7月1日 星期三

月下的家人


沒上腳架的夜拍。

這是這個捷運站通車前的最後一個週末,以後大概不會這麼清幽了。

2009年6月4日 星期四

公車

公車還是需要的。但我希望能不坐就不坐。

我不想再擁擠的站牌被左右卡位的其他路線公車搞得像個白癡前後亂跑。

我不想再被過站不停的惡司機搞到自己生悶氣。

我不想再被把公車當賽車開的司機晃到暈車想吐或是摔個狗吃屎。

我不想再看到老人被嫌棄卻無能為力。

我不想再被惡意脫班的公車浪費我的生命。

歸心似箭


每每站在這,望著呼嘯而過的車輛,心裡都越等越急。

孩子的一天,我只能參與幾小時,時間卻要在這蹉跎掉。

2009年5月22日 星期五

在你前頭的人生路,就像這繩索交織的網,你得小心翼翼踩穩每個結,抓牢每個點。

2009年5月20日 星期三

what is love?

常見劇本一:
爸爸訓斥小孩,我在外奔波勞苦,為的不就是這個家?我這樣還不夠愛你們嗎?小孩哽咽說,爸,我不要你這麼辛苦,我只要你花點時間陪陪我。嗚嗚嗚。

常見劇本二:
塗太太,你怎麼又來了,看起來這次黑眼圈換右邊,身上還有沒有哪邊被打傷的?一天到晚被揍也不是辦法,離開他吧。塗太太吞吞吐吐,可是打完後,他說他很愛我。嗚嗚嗚。

最近大家都在吵誰愛得比較多。愛這種東西,就像店裡的麵包,好吃難吃要客人說才算數。喊破喉嚨說我愛得最多,可是沒人感受到,或是感受到的根本是愛的相反,那愛就只是個屁。

你們老說愛台灣,喊得震天價響。而台灣人應該可以粗分成這兩種,有點思想有點主見的,感受不到你們的愛,只感受到你們的仇恨。天真憨厚點的,搞不懂什麼是愛,乖乖地被你們當工具當刀俎。

2009年5月18日 星期一

this old guitar

忘了是哪一年,不小心摔到留下了這個傷疤,在這把20年的老吉他。

那年20歲,拿著存了6, 7個月的家教薪水,跑去買下這把琴。

年輕時學琴只是為了炫耀,到現在,才越來越能體會john denver唱的:

this old guitar taught me to sing a love song.
it showed me how to laugh and how to cry...

年輕時彈琴,總是想把琴譜上每個音都彈準。老了才體會,手指跟著感覺跟心情走的意境。

年輕時一度以為自己是不會哭不會笑的人,老了才體會,要阻擋眼淚,是挺不容易的事。

2009年5月15日 星期五

慢慢消失的天空


我要好好記住這片天空與這道彩虹。因為下面這則新聞所說到的土地,正是照片中下方綠樹這塊。

====================================
每坪177萬 新壽標下內湖國有地
【經濟日報╱記者梁任瑋、蔡靜紋/台北報導】

2009.05.15 03:10 am

國有財產局昨(14)日標售北市內湖陽光街826坪住宅土地,有22組人馬搶標,新光人壽以總價14.68億元,土地單價每坪177.54萬元得標,超出底價5.47億元2.69倍,擠下國美、元大、宏普與冠德建設,敲響房地產景氣復甦的第一個訊號。

上周伊通街國有地有28組建商搶標,國產局打鐵趁熱,昨天標售七宗北市精華區眷改土地,一共有60封標單,標脫率達71.43%;其中22封集中在內湖陽光街第一標,包括新壽、台灣人壽、冠德、宏普、皇翔、元大旗下源建設都投標。

陽光街土地有九家建商出價超過10億元,包括第二高標國美建設老闆盧明德12.64億元、元大12.1億元、宏普11.1億元,每坪價格約153萬至 134萬元。觀察近年來內湖土地市場交易,去年7月華固建設以每坪160萬元,將西湖段土地賣給璞永建設。2007年華固以每坪185萬元取得內湖五期住宅區土地,單價看似比此次新壽高,但該筆土地包含賣方應負責取得台北市政府容積移轉的條件,因此昨天新壽標下的這筆土地,仍創下內湖住三土地新高紀錄。

不過,去年2月基泰以10.18億元取得日湖生活百貨(前身為德安百貨)對面424坪土地,該筆土地為商三特,但實際上容積比照住三之一,換算該筆土地單價高達240萬元。

台灣房屋總經理彭培業表示,新壽陽光街地面積826坪,有興建豪宅條件,容積單價每坪高達78.91萬元,未來推案每坪超過100萬元。

2009年5月11日 星期一

爭真理?還是放輕鬆點?

天熱火氣大,孩子們玩得挺高興,倒是兩個媽媽為了隊伍哪邊是頭哪邊是尾爭得面紅耳赤。

我也不曉得,要教孩子,爭真理?還是放輕鬆點?

(可翻轉liveview對矮個兒的我真是個恩物...)

2009年5月8日 星期五

兩塊錢

大約是小四吧。媽媽開始給我們零用錢,每次大約新台幣兩元,我幾乎都原封不動每週存入郵局儲金。

一天放學,天氣很熱,禁不起同學起鬨,跟著他們花了兩塊錢買了一支冰棒。

當我拿到冰棒時,我開始大哭,同學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衝出店,一路奔回家。回到家見到媽媽我哭得更難過,我記不得媽跟我說了什麼,我也不記得冰棒到底吃了沒。

我想我難過的是,當年爸媽為了自力更生搬出老家,每天都省吃儉用,唯獨對孩子的花費不曾吝嗇。這兩塊錢,我圖了一時清涼,媽卻要做上數十個甚至上百個耶誕樹吊飾才賺得到。

其實小時候,我從來不知道家裡是貧窮還是富有,父母也沒有給我們任何壓力。但不知為何,我就是知道,我身為家裡的一份子,有責任有義務要分攤家中的任何責任。

直到現在,我在花錢時,心裡其實都在盤算著:買這瓶飲料的錢,如果買本繪圖本給孩子是不是更好?坐這趟計程車的錢,如果給老婆坐,她就不用擠公車。大部分時候,我就會轉身走出便利商店,我就會繼續等公車。

苦嗎?我覺得自己在享受一些奢侈品時的難受,也許遠遠勝過無法滿足物慾的痛苦。

2009年5月5日 星期二

姬緣椿象


最近姊姊上學時,總吵著要繞路,因為公園好多"紅螞蟻"。紅螞蟻多到把工具小屋的木牆跟屋頂都染成豔紅。路上也多三五成群呈聚賭狀。

今天總算找到,牠的名字是"姬緣椿象"。

總有一天


總有一天,孩子放開我的手,背上背包,走他自己的人生。

2009年4月21日 星期二

台灣亂不亂?

我真的不喜歡成龍先生這樣說我們。

可是低頭再想,台灣是真的民主嗎?台灣真的不亂嗎?

沒錯,我們有議會,我們能直選總統,這些與社會主義國家很不同,應該算是民主國家。

可是,有個邏輯上的漏洞。

制度與社會主義國家不同->所以是民主國家
把國民黨專制政權推翻->所以是民主國家
民進黨的名字裡有民主二字->所以是民主的代表

看出來了嗎?

早年國民黨政府制度與社會主義國家不同,難道不能是個比社會主義國家更獨裁的政權?把國民黨專制推翻,難道不會變成比國民黨更專制的政權?"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是啥知道嗎,是北韓。

我們固然感激許多民主運動的先賢先烈,造就今日的台灣。但不能因為穿戴著民主二字,就讓政客為所欲為興風作浪。

成龍沒讀過幾天書,不懂政治學,但他也許看到了立院三寶、看到了海角七億、看到了買官賣地。這些,是不是台灣的民主產物?這些,是不是"亂"?

當然,因為要避免這些弊端或亂源就要復辟專權政治(被管),也是有邏輯上的錯誤。這點我也不認同。

2009年3月31日 星期二

誰比較高級?

其實我從沒看過郭先生的文章,也一點都不想去看那些挺他為英雄或逼他道歉的人所持的論點。

我自己的第一個經驗:
有一年我協助到屏東鄉下義診,在叫下一位老先生的名字時,彆腳的台語穿了幫,被那位老先生罵到臭頭,大意不外是吃台灣米不會講台灣話之類的。我一句也沒回嘴。

第二個經驗:
一次在網路上的討論區,有位"小白"問了一個很基本的問題,結果被許多人圍剿,說為何自己不做功課,為何在此浪費網路資源,甚至有位博士說到他終其一生在追求"菁英"這個目標,不了解為何有人水準如此低下。

我相信基本的自負與自信是許多人活著(或求生存)的動力,我也相信全世界自有歷史以來不斷的宗教、信仰、種族間的紛爭,都是源自於此,也不會由任何事件或文章被解決。

在那兩個經驗的當下,我都很憤慨,生氣為何有人不曉得世界上不是只有你的母語是母語,生氣所謂的高知識份子,竟然不懂得去接受這個社會是由各種不同的人所組成的,生氣納粹主義的無所不在。

今天我不再生氣,因為生氣表示我自己也仍迷失於我執,表示我也自認比其他人更"高級"。生活的每個角落每個點滴,都或多或少有歷史造成的恩怨。如果每件事都要去計較追究,乾脆每個人都拿起刀去找人算帳就好了。

往前看吧。

2009年3月5日 星期四

最近刊了兩個職缺,在年後突然收到許多履歷。一開始很是興奮,覺得應該可以找到夥伴。

可是在這幾天,看到一些中高齡、身障者的履歷,也曾和一個有些許障礙的人面談過。心情十分低落。

由於預算與技能需求,我們的職缺很有限,需要的技術門檻也頗高。我很難過也很抱歉沒能幫上你們的忙。

我只能在面談時,盡我的能力,在短短的時間裡,把我的經驗與我會的東西的儘可能傳授給各位,希望你們能在最短時間找到加強技能的重點跟方向。

真的希望我們的計畫能順利進行,讓我能有餘力真正幫到你們。

2009年2月26日 星期四

沒想到這把年紀了,又重拾production work。每天腦子裡流竄的都是html, css, javascript跟php程式,床頭書也從小說換成了programming guide。

從進到辦公室泡好咖啡,就完全投入,常常一寫就忘了上廁所忘了吃飯,一轉眼抬頭竟然已經星光滿天。有時在公車上,想不起來今天到底有沒上過廁所?午餐到底吃了什麼?準備給下午的點心餅乾也放了好久都沒有動過。

很累,可是,我要繼續拼下去。

2009年1月20日 星期二

火箭隊之武藏?

我對這位主播蕭彤雯沒意見,因為自從我的一個主播朋友離開那家電視台後,就幾乎沒看過他們的新聞,純粹是轉台時瞄到的。

而看到他們一些所謂美女主播,我都在納悶,他們的髮型師好像只要準備好一套像安全帽的假髮往每個人頭上一套即可。這套假髮的統一特徵是:
1. 與臉型大小完全不合比例的膨脹指數。
2. 一定有兩條大弧狀尖尖的髮尾披在前襟。

所以每次看到她們就想到神奇寶貝裡的不死反派火箭隊的武藏(下圖右)。「好討厭的感覺啊~~~」

2009年1月19日 星期一

孝順這件事對我這個人來說是很重要的,尤其在父親走後我才了解我真的對他不夠好。父母在我們小的時候受盡了苦把我們養育長大,他們老了鈍了孤獨了,我能做的也只是讓他們覺得自己沒被遺忘。

以前有時會埋怨父母的世界太狹窄,思想跟不上時代。日前看了宮部美幸在"理由"一書裡一個命案目擊鄰居的母女間也看到類似的情境。目擊鄰居的女兒後來說道,多虧母親能容忍狹窄的家庭生活,她才能放心工作。是啊,母親一輩子把自己關在家裡,只為了把我們養育成人。

父母在我結婚前難得地告誡我,做了人家的丈夫,也就是當了人家的兒子,一定也要好好孝順岳父岳母。每當過年過節,母親也總不忘嘮叨我有沒有漏禮數。

個性閉塞的我一開始時總有些不適應,面對語言不太通,個性也不太和的狀態,本來就嚴肅臉的我實在無法讓人覺得親切,更不用說孝順。

慢慢地,把自己放開,就算不很喜歡吃或不敢吃的東西也多讚美兩句,就算被念被罵了也當作是善意的教誨,就算聽不懂的對話也傻傻地笑。也許還是沒能做到真正的孝順,但至少心是認定了這多出來的一對父母與一個家族。

要接納不同價值觀不熟悉個性的人並不容易,但我要努力去做。盡一個兒子該盡的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