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27日 星期五

記得這個嘴臉

「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長楊甦棣昨天以外交官罕見的言辭,傳達美國政府立場:希望軍購預算這個秋天在立法院過關,不應讓國內政治綁架軍購,美方會密切觀察哪些人反對,「看誰利用軍購案搞個人的政治利益」...

以上圖文摘自2006/10/27【聯合報】


===========================================
美國人才對發動伊拉克戰爭反省
這邊仍然是一副流氓地痞樣
堂堂一個外交人員
講出來的話
怎麼跟個收保護費的流氓小弟沒有兩樣
"交保護費囉!沒錢?我只保護你到這星期喔!以後你的店出什麼事我可概不負責!"
"不交?我知道你家住哪你小孩在哪上學,我一直都在盯著你們啦,好自為之!"

2006年10月24日 星期二

王建民搶走了觀眾?










總是有媒體或是球團抱怨
王建民搶走了中華職棒的觀眾

也對也不對
王建民頂多每四五天才出賽一場
一個愛看球賽的人
不可能甘於這樣的頻率的

以一個棒球賽觀眾的角度來看
是王建民讓觀眾的眼界開了
因為大聯盟
讓觀眾看到了什麼是"有水準"的球賽
什麼樣的球賽值得觀眾期待
值得花錢(不管是門票錢或是周邊商品錢)

長年以來
台灣民眾的鎖國心態
讓中華職棒養了一堆盲目的球迷
他們以為他們心目中的棒球偶像
球技高超
無與倫比
國際賽輸了?
球季漫長兵疲馬困各種阿Q自我安慰

終於
大聯盟的水準
讓這些不思長進的球團教練球員在球迷眼裡全都大現形
你終於知道
那些每次接球跌跌撞撞下盤不穩傳球時搖頭晃腦的游擊手
那些揮棒時手肘彎曲或像劈柴的強棒
那些側身撈球怕球吻還自以為高級動作的三壘手
那些美技撲球其實是判斷夠爛的外野手
都是以為觀眾都不看外國球賽的故步自封心態養成的

連基本動作都不紮實的球員
球賽要怎麼精彩呢?
不精彩的球賽
還怎麼好意思怪別人搶走了觀眾?

看看日本職棒
自從野茂英雄打開日本觀眾的視野後
成為日本國球已數十年的觀眾
也逐步流失
全球化的趨勢
別以為中華職棒逃得掉

2006年10月20日 星期五

正義的伸張方式

趙醫師無法回到台大
社會正義真的就獲得了聲張嗎?
身為台大校友
雖然心中有點小小的欣慰
但是趙醫師的行為
一個他的就業機會
就得到對價的懲罰了嗎

如果我去搶了銀行一億
但我不用坐牢
只是以後沒工作可做
如果我的道德或社會價值觀薄弱
我可能真的願意付出這小小的代價
換得衣食無虞的未來

陳岳父的面無表情
可能是對台大的不悅
更可能是對台大的毫不在乎
畢竟他們根本已經沒有羞恥心
又怎麼會在乎是不是在台大當醫師?

再過幾天
他們仍然可能快樂地去Costco
仍然悠閒地出國渡假
仍然穿金帶銀
然後到了選舉時
仍然哭訴大家對他們全家的迫害

2006年10月19日 星期四

尊重懼高症者

辦公室前的大馬路沒有斑馬線
只有一天橋
但是
每次只要爬上去
就開始冷汗直流
手腳發軟
就算低頭快跑過去
那50公尺就像5公里那麼長

真的很生氣
大部分人聽到懼高症的人
第一個反應大概都是
好玩、好笑

但是
你們不是懼高症者
你們不懂那種難過
為何不能多尊重點懼高症患者呢?
憲法說人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那為何懼高症者無法享有這種權力呢?

2006年10月17日 星期二

結婚喜宴

我在1995年結婚
結婚時我將一些雙方家族、兩人交往的照片翻製成幻燈片
向飯店特別租用了一台幻燈片投影機(當年電腦投影機極為罕見)
在親友陸續入席時
由我親自操作播放自己挑選的音樂與這些幻燈片
據飯店業者跟親友都表示這節目很特別

1995年底
我參加一位政要之後的好友在君悅飯店的婚宴
(在當時仍名為凱悅飯店)
開席前突然燈光一滅
所有服務人員提著燈籠魚貫而出穿梭席間

這是我第一次體驗飯店喜宴的"特別節目"
後來的喜宴
就陸續將前面兩者節目結合
甚至"發揚光大"
有次在國賓飯店
男女主角的DVD播放了無數次
從12點看到1點半
看到都快吐了

若說到飯店表演的"發揚光大"
火把、臭臉的服務生、尷尬的主廚...
到現在一定少不了的"爆點機"
我實在不知道
這樣的節目安排
炒熱了場子嗎?
每次燈亮時看到的大多是一張張錯愕的臉
增添了溫馨嗎?
每次與新郎新娘入場間的情境落差說有多突兀就有多突兀
讓廚房人員與來賓致敬了嗎?
這些內勤人員根本不善應對,尷尬不甘願耍白癡的表情還居多
最糟糕的是
喜宴場子,十之八九定有老人小孩在場
突如其來的爆點機的爆破
總造成些許驚嚇或嬰兒號泣
飯店這樣的安排
究竟是為新人慶祝?還是為了飯店宣傳?
我覺得什麼也沒做到
只是耍白爛

各位親朋好友
如果你們要請我參加婚宴
請務必先確認是否有這類表演
如果有
請務必在喜帖上註明
我一定不會出席
不過別擔心
紅包還是會到

2006年10月4日 星期三

無言以對的死局

不管是報章、電視、blog
不曉得已經耗費多少文字、口舌、頻寬
無恥的還是無恥
玩弄百姓智商的還是繼續玩弄

真的已經不想再寫了
真的是個無言的死局
真的只能坐視政客們繼續胡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