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8日 星期四

令人費解的廣告










最近這家手機通訊業者再度在電台強力廣告
前半部不外是資費多優惠
令人驚訝的是最後
「啊??你到現在才辦?哈哈哈哈哈哈...」
後面的笑聲是眾多人的譏笑笑法

聽眾有誰?
一種是已經是該業者用戶
另一種就是非該業者用戶
廣告的訴求對象是誰?
應該是後者

我們的廣告對象已經到了被譏笑還會乖乖去辦門號的不堪地位了嗎?
真的令人不解這個廣告的創意

另外
從設計的角度
說實話
我經過了許久許久
才赫然發現
原來他們的紅色三角的上下略白
是做成立體的特效的意思
記得最早他們推出這紅色三角
有極嚴格的企業識別標準
在任何廣告素材上都不允許更動
也許因應這幾年所流行的立體果凍設計風
也跟上潮流一番
但是立體效果
在圓形或四方形都能很容易看出
唯獨三角形根本就不適合這樣搞啊

2006年12月14日 星期四

說到鬼

上篇寫到新浪安和路辦公室鬼影幢幢
其實我自己在那邊也沒見過
雖然自己有時有些怪異的感受
比如鬼壓床、瞥見怪影...
我比較傾向用比較科學的想法解釋之

不過
在搬到敦化南路LV隔壁後不久
我倒真的遭遇了到今天我都無法理解的狀況
某天早上我一如以往最早到辦公室
從逃生梯將鎖匙插入鎖孔
可是怎麼都拉不開門
試了不下10次還是打不開
我還打電話責怪副總是不是換了鎖
於是下樓等其他人
不到5分鐘
後來的同事知道另一個逃生梯
因為煙槍們懶得開鎖
於是門總是虛掩著
我們就進去了
我立刻跑到打不開的門
卻發現
我只用一隻手指就輕易推開了門
若說有人先前躲在裡頭拉住門不讓我打開
也不會在倉促出去時還記得把逃生門閂固定住讓我不用壓下門閂把手就可以推開

還有一次
電梯我明明是按下5樓
可是卻將我載到7樓去
7樓有人按電梯?
但7樓半個人都沒有
於是只好進電梯再按下5樓
可是出來卻又是3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2006年12月5日 星期二

悼祭SINANET華淵資訊股份有限公司台北分公司








網絡數碼 將併購台灣新浪網

網絡數碼(Webs-TV)執行長陳銘堯完成六項併購案後,近期還要宣布和中國最大的入口網站新浪網(Sina)合作,共同拓展兩岸三地寬頻影音服務。

所謂的「合作」,就是網絡數碼將併購台灣新浪網,...

http://udn.com/NEWS/INFOTECH/INF3/3634091.shtml
==================================

其實這個公司不管在實質或我心裡已經死過很多次了。

1996年,經由衛生署網站英文版部份工作,與老同學貝貝跟當時她的男友餡餅(記得當時還姓周)再度搭上線。合作愉快之下,也決定加入當時只有5人的SINANET,還記得自己跑去林森北路張羅一套當年很少人在用的Mac 7200,每個月收到Hurst的美金匯款薪水。SINANET台北辦公室的地址在天母東路,就是當時我家。

SINANET在遠企風光的記者會,我是負責與公關公司聯繫與蹲在副控室控制電腦的小弟。

對了,這時SINANET的發音要發成sai-na-net,不是後來的si-na。

後來姜豐年先生投資SINANET,有天回台灣跟我見面時,介紹我認識了李建復先生,並決定設立台北分公司,也就是這次被併購的新浪台灣。

姜先生當時考我,問了我一個問題,說我們最大的對手會是誰?我說TVBS。現在回想這個答案是零分,但當初的分析邏輯至今我還是覺得沒錯。

SINANET台北分公司的第一個臨時辦公室在敦化南路底保時捷的樓上,借用趨勢科技的一個房間,籌備記者會與公司的設立。第一個正式辦公室在忠孝東路Capone's樓上,與建復的公司共用辦公室。後來人開始多了,就在樓下再租了一間。那時很克難,樓上樓下的網路連線我們是從樓上窗戶丟出一條同軸電纜線,然後再從樓下的窗戶進去。印表機是用建復自己的,因為從外國帶回來,電壓還不合。去年在辦公室竟然還看到這台機器被丟在角落。還有當年辦公室的對外網路,是用ISDN,現在的人大概沒聽過。那時Jack從美國帶了一台ISDN router回來,可是電壓水土不服,所以晶片總是過熱當機,Hoffmann跟我決定自己把這台機器殼子鋸開,自己DIY一個風扇在上頭,於是解決了公司前幾年的連線問題。著實克難。

我在SINANET台北分公司的員工編號是1號,拿到的第一份offer letter是月薪兩萬五。老闆來台灣與應徵者面談時,負責端茶倒水的也是我。許多後來我的部屬,當時都以為我是工讀小弟。許多人對於我身為流病博士班學生卻到Internet公司從端茶倒水做起覺得不以為然,到今天我還是覺得從頭學起是必要的。

那時的SINANET台北分公司,主要的工作是在提供北美SINANET的台灣內容,比如民生報、天下雜誌...。那時的賣點是以圖形化中文的技術(SinaExpress),讓沒有中文作業系統的海外華人也能閱讀家鄉的資訊。所以我們雖然名為web artist,大部分的工作是在把內容提供者的文字,倒入Mac電腦裡,用Hypercard的程式抓取成圖形,並自動產生網頁。然後傳到網站上去。

當然,web artist還是有設計工作要做的。包括Erica, Karen,我們這些設計師,都是用最原始的純文字編輯器在寫HTML,完全不仰賴authoring tool,而且是大量地寫。除了對HTML的完全掌控,讓網頁效率與相容性最好,這也讓設計師與工程師間的互動更有效率。除了更新網頁內容、設計網頁,當年設計師最嚴苛的挑戰莫過於符合SINANET嚴厲的藝術水準。216色、只有明黑仿宋幾種字體,還有極盡不合理的檔案大小限制,卻完成在網頁藝術設計有口皆碑的SINANET。那時設計師每週有個功課,必須在20分鐘內完成指定的廣告banner製作,只給主題,所以設計師必須在短時間內發想創意、撰寫文案、蒐集素材、完成製作,然後寄到美國給Ben或貝貝審核,我還記得有時banner上就打了個紅色大叉寄回。

白曉燕事件時,我一邊看著電視螢幕,一邊將最新消息用網路送至美國對全球華人播送。算是那時的網路SNG。

因為出版系統的不穩定,大家苦不堪言,所以我跟我的好夥伴Hoffmann,決定自己開發一套文字轉圖形的系統,建構於Unix環境,並容許多種輸入以及輸出模式,徹底改善內容更新的效能,也成為了公司的核心技術SinaExpress II。10年了,據說這套系統仍在服役中。

當公司人越來越多,辦公室搬到對面合作金庫樓上,大家在一層樓,溝通比較順暢,空間也大多了。可是好景不常,建復離開另闢雅虎台灣,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副總Doriane帶隊。1998年,我們開了SINANET台北網站,以個人化首頁打破傳統入口網站首頁的成規。

1999年,發現辦公室又不夠用,於是搬到安和路誠品後頭。後來還擴充到兩層樓。因為這棟大樓曾有黑道圍事,其間還發生晚上警察衝入辦公室,堅持我們的電腦都是賭博電玩。一樓有個夜店,中午還正經地賣商業午餐。後來有個通靈的同事,發現這辦公室鬼影幢幢。

當年SINANET還有個有趣的產品,將台灣的廣播節目以網路形態對全球華人播送。這在今天聽起來沒什麼,在當年是一個很艱鉅的挑戰。一開始我們用錄音機把節目錄下,工讀生把帶子轉成Real media格式,然後上傳到美國,播送的時差大約一天。後來我們找了台486 PC,接上FM調頻器,利用定時程序與自動化轉檔程式,將所有節目都自動化處理,省去了工讀生費用,也讓播送時差減少到最少。一直到我離職許多年後,有一天回公司探視朋友,後來的員工因為不知道這套東西是幹嘛的,沒人去動也沒人維護,但發現這系統還在不斷地跑。

1999年,大陸的四通利方併購了SINANET,改名新浪網(在海峽以東都說是SINANET併購四通利方,隨便啦)。至此,原來我們心裡深處那個黑底書法字,動靜皆典雅的SINANET第一次在實質上已經死了,留下來的是因為陸資無法登記公司的原始中文公司名。但是因為有利於上市,所以大家也沒太大感覺。

這年還有一件烏龍,本來新浪與PCHome要合併,兩邊人馬都開始互相熟悉,結果詹先生與李先生在董事會議前落跑,成了一宗烏龍併購案。

在SINANET/新浪的3年11個月,有說不完的故事。終於在2000年網路熱潮到達頂點,許多投機份子進入公司,公司在Nasdaq上市(2000/4/13)前,我決定辭職。那是這個公司在我心裡死掉的第二次。當年覺得自己懷才不遇,老闆識人不清,對這公司已經失去信念。深深感覺這樣下去新浪台灣早晚要玩完。那天全技術部門三十幾位部屬,大家站著聽我宣佈辭職的情景,一雙雙不捨、怨懟、不諒解的眼神,我都還記得。

不過我太天真了,這公司沒有我還是繼續活得好好的。那時候有個討論區叫豬頭林經理,是我們的發洩園地,也希望藉由討論能辯出真理讓公司更上軌道,可是後來激怒了管理階層而關閉。

2004年,原來SINANET的老長官Jack把我找回去,希望重整新浪台灣網站,那時的新浪台灣,不管在人員、設備、網頁、程式... 都似荒廢多年。基於對這公司尚存的一點感情,我決定接下這不可能的任務。於是再把老戰友Peter從他的最新力作Linkist挖回來,也將險些投共的Jennifer救回,加上網路傳奇小梅子、張哲生... 這樣的陣容我想連Yahoo都眼紅。這年,辦公室再度搬到敦化南路LV隔壁,這次搬家,老闆為了節省開支,大家除了搬東西,所有天花板跟燈管更換都由員工自己來。好不容易將新浪台灣改頭換面了一番,眼看著各方也都開始驚訝新浪台灣的改變,沒想到我還是不敵人事鬥爭,鎩羽而歸。至此,既然原來的SINANET founders都已另覓戰場,我又何必在意,於是,新浪台灣在我心裡死去最後一次。

不過今天看到這則新聞,往事還是一一浮現,我就用這篇日記,悼祭我一磚一瓦搭起的SINANET華淵資訊股份有限公司台北分公司。

2006年12月1日 星期五

新聞裡的人不只是文字













橫山秀夫在"登山者"裡面
以報社記者採訪空難事件的故事
傳達了新聞報導對於人命價值的吊詭思維

我們每天都在看新聞
這些文字都在我們的眼睛一掃而過
大抵也都只從大腦的邊緣輕輕掠過
除非新聞當事人是你的親戚朋友熟識
不然
大概都像是看電視劇電影小說一樣
很難有真實感

就像PCHome宣佈裁員、民生報停刊...
也不過就是一日新聞
過了
真的就只是一張紙上的幾個文字
而且這張紙大抵很快就會進入垃圾桶

“以該公司全體員工七百人來看,裁員幅度不到一○%”
看過這句話時,覺得10%真是一個小數字,可是實際上有50人的工作不保,50個家庭失去經濟來源,是很恐怖的。

我的腦子開始胡思亂想,這50人中,有一個人,太太下個月臨盆,也許他的離職正好陪產,但接下來孩子的奶粉尿布、家裡的房貸或房租,要怎麼辦?有一個人,原來滿心歡喜地付了一年工程款,眼看再一年,擁有一個家的夢想就要成真,這下該怎麼辦?有一個人,好不容易掙脫渾渾噩噩的無業生活,正要立志放下一切重新努力再來過,就這麼一棍再度跌入深淵,於是走上絕路。(希望我的過於悲觀的愛幻想的腦子永遠只是幻想)

就算勞資一團和氣地達成資遣協議,有多少人真的在兩個月的資遣費期間順利找到新工作?有多少家庭社會問題發生?新聞畫面上的感性相擁的員工,回到家面對著柴米油鹽的表情又是什麼?

就像登山者裡說的
"人命有分貴賤"
而這貴賤的定義,在新聞報導的字數多寡與報導持續天數。

2006年11月27日 星期一

Family comes first













如果兩年前看Click這部片子
也許就當喜劇笑笑就過去了
可是現在看到Adam Sandler在裡頭扮老妝
心裡卻是有些許驚恐
自己也許再幾年就是這樣了?

Adam Sandler想從這部片子傳達family always comes first的想法

"家庭優先"這四個字從字面看來絕不會有疑問
但要看是誰在什麼樣的時間點講出這話

通常會看到有人說到家庭優先這樣的話
大概都是從一些功成名就或豪門富賈的嘴裡說出來
就算是不勝唏噓地感嘆
在我們的耳裡卻是極為刺耳
因為你們就算遲了點
還是讓你們有錢有閒去顧家人
你們一面對著媒體說著家庭優先
一面卻還是以工作時數或工作量來評斷員工的晉升

我們就算再知曉家庭優先的重要
還是得為五斗米折腰努力工作
不然
讓家人挨餓
要怎麼談家庭優先?

2006年11月17日 星期五

人吃人的社會

人類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
人類一直說自己是文明的動物

其實也是
人不會像Discovery裡的豹子老虎滿口鮮血地啃食獵物
但是人為了自身的生存
充分發揮了相對較大的腦容量的功能

不管再分析主客觀因素
案子輸了就是輸了
細想有什麼好怨的呢
每個人的立場
都有他求生存的說法與做法
社會的資源就是這麼有限
如果得生存下去
就是得窮盡方法
把其他人吃掉



我辦得到嗎

2006年11月8日 星期三

我是幸福的









早上公車上
聽這首歌「我是幸福的」
明明就要下車了
眼淚卻一直無法控制湧出來
快快起身往前走
突然發現身子
已經不像唸書時撟捷
被公車拋得踉蹌

真的已經老了

=============================
我是幸福的
曲:李正帆 詞:姚若龍

黃昏過後
暖暖的晚風中
在小公園裡頭
眼眶紅了
看老公公和老婆婆在散步著
把手牢牢握著
星星亮了
我覺得幸福就是這樣的
幾十年後
你也變老公公
我當你的柺杖
扶著你走
眼睛花了
你老花眼鏡就是我
把時間忘了
慢慢走
美麗風景
我為你轉播不讓你錯過
能和你牽手
我是幸福的
你就像溫柔又頑固的石頭
用心蓋了座
最美的城堡叫永久
圈住我
不管過再久也會幸福的
我們都走過了動搖的時候
愛已變成樹
就算是有風會平息的
被懂我的人愛著
我是幸福的
連沈默都能是交流
你總是能給我比我想的還要多
我愛你
不做你的公主
我要做你的快樂

2006年11月3日 星期五

複雜的大人世界

總是想著
只要實實在在做事
就能得到應得的回報

在今天的這個案子
才真正了解
世界真的太複雜

你得去揣測
對方是不是已經有了算盤而該自己知所進退
對方是不是有其他壓力
對方知不知道我們的實力(或背景)
這些實力(或背景)到底是助力還是阻力
對方講的每句話究竟是真心的還是應付的還是另有含意

真的不是我們原來想像的單純的邏輯

突然很想回家看女兒純淨的表情跟每句都真心的童語

2006年10月27日 星期五

記得這個嘴臉

「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長楊甦棣昨天以外交官罕見的言辭,傳達美國政府立場:希望軍購預算這個秋天在立法院過關,不應讓國內政治綁架軍購,美方會密切觀察哪些人反對,「看誰利用軍購案搞個人的政治利益」...

以上圖文摘自2006/10/27【聯合報】


===========================================
美國人才對發動伊拉克戰爭反省
這邊仍然是一副流氓地痞樣
堂堂一個外交人員
講出來的話
怎麼跟個收保護費的流氓小弟沒有兩樣
"交保護費囉!沒錢?我只保護你到這星期喔!以後你的店出什麼事我可概不負責!"
"不交?我知道你家住哪你小孩在哪上學,我一直都在盯著你們啦,好自為之!"

2006年10月24日 星期二

王建民搶走了觀眾?










總是有媒體或是球團抱怨
王建民搶走了中華職棒的觀眾

也對也不對
王建民頂多每四五天才出賽一場
一個愛看球賽的人
不可能甘於這樣的頻率的

以一個棒球賽觀眾的角度來看
是王建民讓觀眾的眼界開了
因為大聯盟
讓觀眾看到了什麼是"有水準"的球賽
什麼樣的球賽值得觀眾期待
值得花錢(不管是門票錢或是周邊商品錢)

長年以來
台灣民眾的鎖國心態
讓中華職棒養了一堆盲目的球迷
他們以為他們心目中的棒球偶像
球技高超
無與倫比
國際賽輸了?
球季漫長兵疲馬困各種阿Q自我安慰

終於
大聯盟的水準
讓這些不思長進的球團教練球員在球迷眼裡全都大現形
你終於知道
那些每次接球跌跌撞撞下盤不穩傳球時搖頭晃腦的游擊手
那些揮棒時手肘彎曲或像劈柴的強棒
那些側身撈球怕球吻還自以為高級動作的三壘手
那些美技撲球其實是判斷夠爛的外野手
都是以為觀眾都不看外國球賽的故步自封心態養成的

連基本動作都不紮實的球員
球賽要怎麼精彩呢?
不精彩的球賽
還怎麼好意思怪別人搶走了觀眾?

看看日本職棒
自從野茂英雄打開日本觀眾的視野後
成為日本國球已數十年的觀眾
也逐步流失
全球化的趨勢
別以為中華職棒逃得掉

2006年10月20日 星期五

正義的伸張方式

趙醫師無法回到台大
社會正義真的就獲得了聲張嗎?
身為台大校友
雖然心中有點小小的欣慰
但是趙醫師的行為
一個他的就業機會
就得到對價的懲罰了嗎

如果我去搶了銀行一億
但我不用坐牢
只是以後沒工作可做
如果我的道德或社會價值觀薄弱
我可能真的願意付出這小小的代價
換得衣食無虞的未來

陳岳父的面無表情
可能是對台大的不悅
更可能是對台大的毫不在乎
畢竟他們根本已經沒有羞恥心
又怎麼會在乎是不是在台大當醫師?

再過幾天
他們仍然可能快樂地去Costco
仍然悠閒地出國渡假
仍然穿金帶銀
然後到了選舉時
仍然哭訴大家對他們全家的迫害

2006年10月19日 星期四

尊重懼高症者

辦公室前的大馬路沒有斑馬線
只有一天橋
但是
每次只要爬上去
就開始冷汗直流
手腳發軟
就算低頭快跑過去
那50公尺就像5公里那麼長

真的很生氣
大部分人聽到懼高症的人
第一個反應大概都是
好玩、好笑

但是
你們不是懼高症者
你們不懂那種難過
為何不能多尊重點懼高症患者呢?
憲法說人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那為何懼高症者無法享有這種權力呢?

2006年10月17日 星期二

結婚喜宴

我在1995年結婚
結婚時我將一些雙方家族、兩人交往的照片翻製成幻燈片
向飯店特別租用了一台幻燈片投影機(當年電腦投影機極為罕見)
在親友陸續入席時
由我親自操作播放自己挑選的音樂與這些幻燈片
據飯店業者跟親友都表示這節目很特別

1995年底
我參加一位政要之後的好友在君悅飯店的婚宴
(在當時仍名為凱悅飯店)
開席前突然燈光一滅
所有服務人員提著燈籠魚貫而出穿梭席間

這是我第一次體驗飯店喜宴的"特別節目"
後來的喜宴
就陸續將前面兩者節目結合
甚至"發揚光大"
有次在國賓飯店
男女主角的DVD播放了無數次
從12點看到1點半
看到都快吐了

若說到飯店表演的"發揚光大"
火把、臭臉的服務生、尷尬的主廚...
到現在一定少不了的"爆點機"
我實在不知道
這樣的節目安排
炒熱了場子嗎?
每次燈亮時看到的大多是一張張錯愕的臉
增添了溫馨嗎?
每次與新郎新娘入場間的情境落差說有多突兀就有多突兀
讓廚房人員與來賓致敬了嗎?
這些內勤人員根本不善應對,尷尬不甘願耍白癡的表情還居多
最糟糕的是
喜宴場子,十之八九定有老人小孩在場
突如其來的爆點機的爆破
總造成些許驚嚇或嬰兒號泣
飯店這樣的安排
究竟是為新人慶祝?還是為了飯店宣傳?
我覺得什麼也沒做到
只是耍白爛

各位親朋好友
如果你們要請我參加婚宴
請務必先確認是否有這類表演
如果有
請務必在喜帖上註明
我一定不會出席
不過別擔心
紅包還是會到

2006年10月4日 星期三

無言以對的死局

不管是報章、電視、blog
不曉得已經耗費多少文字、口舌、頻寬
無恥的還是無恥
玩弄百姓智商的還是繼續玩弄

真的已經不想再寫了
真的是個無言的死局
真的只能坐視政客們繼續胡搞

2006年9月28日 星期四

惡夢

昨晚做了一個夢
夢到我身在景福門附近,對著殺紅了眼的憲警不斷嘶吼著:
你們的敵人在海峽對岸,不是這群人啊!
可是三批人馬還是不斷互相鬥毆

我在無能為力的情況下
在斷垣殘壁中找尋逃回家的路
卻碰到了一群人擋住我唯一的去路
其中一人抓住我拿著尖筆不斷往我手上插
我很想反擊
很想把這幾個人撩倒

可是心裡又想著
我也許可以撩倒這些人
可是我逃得過他們其他夥伴的追殺嗎?
我也許逃得過其他人的追殺
躲在家裡我們的存糧夠孩子們吃幾天呢?

夢到這裡我驚醒了
然後是無法入眠的下半夜

2006年9月18日 星期一

圍城到底成就了什麼

圍城的"形式"成功了
但實質上呢?
陳水扁先生在圍城前後(尤其是之後)
變本加厲地蠻不在乎
更讓人氣餒
更讓人覺得
只要顢頇
什麼能擋得住

我們的孩子
和那些心靈鬆動的人
極可能以此為榜樣
除了貪、腐之外
更多了一張死皮賴臉的厚顏
因為大家都知道了
只要無恥
什麼都能讓他們混過去

丟幾顆糖給金孫吧

「親民」丟糖 孩子心受傷

余阿果/商(澎縣馬公)

昨天,總統陳水扁來到澎湖,為家扶中心的落成剪綵。過程中,總統先生走到了二樓,拿了一把糖果作勢要往下丟,在樓下的群眾原本莫名其妙,卻突然有幾個人強把家扶中心的小朋友往前推,總統也抓準機會,把他手中的糖果往下丟。

就這樣,總統完成了他親民的動作,笑笑的繼續往上走,卻不知道,一樓的群眾是滿心錯愕;卻不知道,我們的小朋友,心裡受到了傷害;原來,他們被當成要糖吃的小孩,原來,他們被當成是乞丐。

我們這些孩子,都來自破碎的家庭,很感謝家扶中心的幫助,也很感謝各界的幫助,讓他們能學習,能成長;我們這些孩子,雖然比別人有著不幸福的人生,但是都懂得珍惜,懂得感激,偏偏,一位自以為親民愛民的堂堂國家元首,卻做出了傷害這些孩子的行為。

我要告訴陳水扁先生,你的行為,已經傷害我們的孩子,你的糖,請你留著拿去塞住灶王爺的嘴。

【2006/09/17 聯合報】
====================================================
下次,如果我們在路上,遇見陳家的金孫,不如丟幾顆糖給他們,試試看會有些什麼反應。

2006年9月8日 星期五

我的願望

我長大後要做總統夫人
因為我罵髒話被老師罰寫100遍我不再說髒話而且拿肥皂洗嘴巴
當了總統夫人後
每天三字經當標點符號都還是第一夫人
不用罰寫洗嘴巴
多好

我長大後真的很想做總統夫人
因為我跟阿德借的腳踏車很好騎我不想還
可是被我媽修理了一頓
當了總統夫人
跟人家借的東西都不用還
我媽問我跟誰借的
我只要說我不能講不然他生命會有危險
就不用還了

我長大後要當總統的女兒
因為我心情不好發脾氣時就被爸媽打
當了總統女兒
愛跟誰發飆就跟誰發飆
多爽

我長大後要當總統的兒子
因為我好怕當兵
當兵都會被操被欺負還可能還會死翹翹
當了總統兒子
當兵像上班
考試長官也會幫忙
更讚的是可以開加嘎

我長大後要當總統的女婿
因為我叫隔壁小明分一半零用錢給我買漫畫
可是被他扁了一頓
而且被訓導主任記一支小過
當了總統女婿
我要誰給我錢都會給
我就可以買很多漫畫很多手錶很多包包很多房子
反正愛買什麼就買什麼

我長大以後要做總統的親家
因為我們老師都罵我笨到連豬都不如
當總統的親家
可以到處去教做人的道理
這樣我就不是豬了
而且教做人的道理
還有很多錢可以拿
對了
如果去大陸那邊去教做人的道理
聽說被教的都還是處女
雖然我也不知道教處女做人道理有什麼好
可是聽起來還蠻屌的

如果這些都太難
那我做總統家的推輪椅的或佣人或小狗也可以啦
只要會推輪椅
我就不用辛苦找很優秀的老公
因為不管他怎樣
都可以做董事長
那我就是董事長夫人了
只要會掃地拿水潑人
我就可以當國安特務
聽起來好像007帥斃了
就算當個小狗
我都不用擔心吃的
因為全國的人都在養我
不用去外頭找剩便當
要西殺有西殺要寶鹿有寶鹿

當然最好最好是能當總統
因為每次我告狀都被罵回來
別人告我狀我還是被罵被打
如果當了總統
只准我告人
別人不管怎麼告我也辦不到我
多好
別人犯法就該死
我犯法都是國家安全國家機密
多好

而且
我每次考國語
寫錯成語都被扣分還被老師罵
當總統寫錯字寫錯成語
連教育部長都不會說他是錯的

我幹嘛要努力唸書
幹嘛要敦品勵學
幹嘛要遵守法律跟交通規則
幹嘛要做個正正當當的人
做總統就好了

2006年9月6日 星期三

醫生啊,你看的是病還是人?

忍了好久的腿痛
終於下定決心去尋求積極治療

雖然對台灣最大的醫院已經很熟悉
也大概能預期有什麼樣的待遇
但實際碰到時
還是讓我既怒又悲

已經透過關係打點好掛號
我已經比起那些清早六點去排隊的人幸運得多了
但是進入診間
醫師根本沒抬頭看我
只顧著翻開病歷(不是參考先前的資料,只是翻到空白頁)
一邊對著護士小姐指責醫院資訊系統今天故障
才順便問了我一句:怎樣呢?

我跟他說我的韌帶以前斷裂過
現在發炎很痛
能不能跑?能不能跳?
我說勉強做得到,但過後會很痛很痛
他很鄙夷地啐了一口
彷彿我這四肢健全的人去找他這種主任級的大醫師是一種罪過
接著要我躺床檢查
一邊操弄著我的腳
一邊跟教學診的學生解釋
幾個動作都沒觸到我的痛處
檢查就結束了
接著喃喃說照個超音波吧
就被趕出了診間

站在診間外
有種莫名的羞辱感
我的腿痛是不夠痛嗎以致於來找他這種大牌醫師?
我的腿痛是裝出來的嗎?
我很喜歡腿痛來被這大醫院折騰嗎?
我因為腿痛來求診卻仍要等待一個月做檢查再看報告,這段時間我的疼痛呢?

我很想回去診間
告訴那些實習生
也許大醫師的技術你們得好好學
其他的
還是晚上少在外鬼混
早點回家看白色巨塔強得多

2006年8月23日 星期三

倒什麼?

倒扁的人群中
不能否認有因為色彩的
有因為國家認同的
有因為政治鬥爭的
有因為種族的
有因為個人好惡的

但我覺得最急迫要倒的
是這個人與他的家族親信部屬黨派
對這社會文化的迫害

以為從革命中取下的政權
在外交時可以不顧國際禮儀
因為從前的受迫貧困痛苦
現在的巧取豪奪都成了理所當然
因為掌握了行政機器
所以一切言談都不再需要斟酌
因為有了大權

我們的社會
大家不再以禮相待
出口成髒
凡事投機
出事抵賴
抵賴不成惡言相向
大家趨炎附勢
一切以金錢權力為唯一目標
仁義道德都成了四舊八股
當個紅衛兵(還是該說綠衛兵)才是飛黃騰達的終南捷徑

2006年8月15日 星期二

好樣的Mac網路列印功能

主旨:Mac經由網路列印連結接在Windows分享出的印表機

環境:Windows XP pro連接HP LaserJet 3030多功能事物機,MacBook以網路連結列印。

這真是一個很糟糕的經驗,完全顛覆"不用看手冊即可上手的好用Mac"的印象。

開始使用OS X時,發現直接能連上Windows分享出來的磁碟與目錄,感到無比感動(尤其想到那段用軟碟拷來拷去還常常無法讀取的日子)。所以對於使用Windows分享出來的印表機,也就有很高的期待(Apple的手冊跟網站文件裡也寫得簡單得不得了)。

於是我跟著一步一步新增印表機,選擇更多印表機,找到群組裡Windows機器分享出來的印表機,簡直順暢到無懈可擊的地步。不到30秒,完全搞定!心裡對Apple更多了一份驕傲。

隨便印個便條紙看看吧,...,Unable to connect to SAMBA host...,不會吧,檔案分享不都用得好好的?

趕緊找Apple網站的文件http://docs.info.apple.com/article.html?artnum=301768,有如暮鼓晨鐘,告訴我們,分享出來的印表機名稱、Windows的機器名稱、login name/password裡都不能有特殊符號或空白(OS X使用手冊的說明怎就沒註明這麼重要的事!),於是趕緊到windows機器上,冒著被其他也使用這台分享印表機的人幹譙得重設的生命危險,把印表機名字照Apple的指示改掉,然後回來重設一次,信心滿滿(畢竟這是Apple官方的解法),印.... 棍!

再請出google大神,許多前輩有經驗,其中看起來比較有力的,叫大家安裝Ghostscript, GSView, ... 一堆的,再麻煩windows同事讓座一下給我裝些軟體。印.... 棍!

還有很多大德建議,關掉防火牆、在windows機器上開一組跟OS X上一模一樣的帳號(建議者很不屑地覺得這麼簡單你們怎麼都沒想到)、在windows機器上安裝print services for UNIX(這設定過程可不像這一句話就搞定)、修改OS X裡的printers.conf(建議者很憤慨地說OS X裡的printers.conf的寫法是"so wrong",害我也傻傻地跟著改),也有人言之鑿鑿地說Mac不支援這些非poscript印表機(那印表機表列裡那麼多非postscript是列好玩的嗎?),更有人說一定要安裝Gimp-print或是些非原廠的driver,還有很了不起的隱藏鍵(按住option再按新增,竟然就會出現進階選項,這真是使用者友善界面!),還有一大堆... 但結局都是.... 棍!

這樣搞了超過24小時,我準備放棄。

突然想到昨天手癢把印表機接上D-Link DI-704UP的網路伺服器是可以印的。(只是如果接上這台機器,那事務機的scanner就被廢武功了,所以還是乖乖把印表機接回windows機器上)

於是模仿D-Link的說明來設一次,D-Link告訴我們,10.3的使用者請選擇"IPP"通訊協定,10.4者請選"LDP",(那10.4裡的 IPP選項是要給誰用的?),接著如果你乖乖照著界面上的指示把佇列留空,那一輩子也印不出來。我是在山窮水盡窮途末路隨便把windows分享出的印表機名稱填入,竟然印出來了!

--2007/4/10修改: start--
佇列可以留空,但不要從"列印時使用"這邊選擇印表機型號,而要從最下方的"更多印表機"按鈕選擇網路上的芳鄰的機器上分享的印表機,然後在這個對話框裡選擇印表機型號。佇列值會從這邊帶回。
--2007/4/10修改: end--

好了好了,印出來就好了,剛剛說的一些酸話,就當我在亂吠,別為此掀筆戰。

ps1. 這篇僅當心得分享,大家有需要的試試,如果不成功,大家再討論看看,畢竟我在兩台機器上動了這麼多手腳,搞不好LDP列印還是需要上面某些我忽略掉的步驟。如果真是如此,這偉大的友善作業系統,就更加... 。

ps2. 千錯萬錯都是UNIX、Samba、windows分享、網路線、印表機、電源線、USB、IPP、LDP...這些勞什子的錯!

2006年8月9日 星期三

彙整留言 - 民國95年的台灣政治

蒐集一下前先日子在別人blog的留言
留存一份

========================================

今天
我覺得最可悲的不是陳水扁先生或是他身邊的這些權貴
而是 台灣人
第一種可悲的台灣人是拿陳水扁先生及其週遭甚或其政黨沒有辦法的人,有制度上的缺陷使其無法制衡總統的可悲,像是泛藍的支持者,也有自身或因權謀或因能力甚或因智商而無法制衡執政黨的可悲,像是在野黨的諸公們。
第二種可悲的台灣人是因為執政黨煽動而起而反罷免的人,有因為身陷同儕壓力無法跳脫共犯結構的可悲,像是民進黨內對陳水扁先生敢怒不敢言者,也有單純但容易被激化的可悲,而這些是大多數的基層民眾。
個人覺得這些人最令人覺得可悲的是最後說的這些基層民眾。他們沒有政治判斷力,他們不了解政治的權謀,他們不知道國際局勢的演變,他們更不清楚他們每年繳的稅到哪裡去了。他們能接收到的,"台灣人的尊嚴"、"外省狗又來欺負咱台灣人"、"我們阿扁要被槍殺"這些最直接的言語。於是這些人就像帝制時期雖然被歧視被剝削,一旦訴諸民族(應說民粹)主義時,仍然義無反顧地保皇護駕。

========================================

前些日子看到新聞,說到陳水扁先生的母親對著媒體哀求,說她兒子絕不會做違法的事,請大家支持他的兒子。
閉上眼,腦中浮現好幾幕社會新聞的畫面,場景通常在警局,嫌犯低頭不語,倒是其父母哭天喊地著咆嘯:我們的兒子好乖巧,他不會去殺人!不可能!不可能啦!
天下父母心,不是嗎?
可是天下父母心等同於事實嗎?那檢察官法官大人們,請回家吃自己吧,
因為天下父母都最清楚,何需你們。

========================================

街頭運動起家的政黨
現在能夠臉不紅氣不喘地說要社會安定
這樣的人
大概殺了人也能通過測謊

民國七十七年前後吧
下課回家這一路
感覺就像戰爭時期
有往銅像波尿灑糞的
有放火燒車的
有霸佔馬路的
有攻擊警察的
他們的訴求
- 民主

後來
隨口都說不惜一戰
隨手都能招惹飛彈對準

這群人
現在要"安定"
現在不要"動亂"
現在不要"戰爭"

你們
真的覺得人民的智商與記憶力
就這麼丁點?

基地台保平安?

"國家標準嚴把關 基地台建設保平安"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每家行動電話業者的廣告都夾了這句沒人在意無關痛癢的標準slogan
不管是不是主管機關像菸酒廣告一樣規定一定要放這句
仔細想想這標語簡直就可笑且無恥至極

可笑的是
基地台這東西建了就保你平安?
那豈不跟護身符一樣
標語要傳達的應該是消極層面的"無害"
這下變成積極主動可以保你平安
以後大家可以把基地台當作土地公廟三不五時拜一下
保你平安

無恥的是
如果是主管機關覺得大家都要配合基地台的建設
主管機關也覺得基地台很安全
如果是系統業者想出的安撫大眾的點子
有錢的大老闆們應該對基地台的安全也很有信心
那政府機關跟業者老闆們
是不是該身先士卒把基地台蓋在你們家裡頭
反正你們覺得基地台可以保平安不是嗎

如果你們沒種蓋在自己家
為何來誑這些沒有專業知識的消費者?

2006年7月12日 星期三

醫病信任

醫療提供者與病患之間
由於存在著極端資訊不對等的狀態
所以彼此的關係
只靠著一條"信任"取得平衡

當病患住進醫院
護士第一個動作是拿著一張同意書要求簽署
內容是說
病患必須同意耳溫槍套由病患自費支付

這讓我想到幾個問題
1. 如果我不簽同意書,醫院是不是馬上要我出院?即使在病危的時候。
2. 我們能體諒在健保總額預算下醫院的生存壓力,但這麼微薄的耳溫槍套的成本,從其他的地方都省不下來?數百吋斗大鮮豔突兀的戶外液晶廣告看板在半夜時關閉也許省的電費還比耳溫槍套要多太多。
3. 最重要的一點,既然醫院連這些蠅頭小利都要圖,我們怎能不懷疑醫師所建議的處置(檢驗、開刀、用藥...)是真的對病患診療有用處的?還是因為這些建議事項的自費額高或健保給付高?

一個可能不到一毛錢的耳溫槍套,讓醫院及醫師的人格信用完全破產。

醫師也許莫可奈何,醫院也許缺乏經營人才,始作俑者是那些自以為懂得制度懂得經營的政府官員。你們在看病時也許能直接表明身分讓醫院不敢怠慢,也許自己是醫護專業了解處置之必要性與否,但我們這些民眾呢?你們收了高額健保費(而且越來越高),我們的醫療品質(不是指治癒率這些指標)到底在哪裡?

別再跟我們說我們的健保是世界都在看的台灣奇蹟,別再跟我們說我們用多麼廉價的保費取得了多少醫療資源。如果我們所繳的,連最基本的信任都買不到,我們寧可不要這些福利,回到完全自費的時代。

2006年7月5日 星期三

兩素菜一湯的午餐與Burberry


取自商業週刊954期



取自TVBS


============================
第一張照片是我們的孩子的營養午餐,兩素菜一青菜豆腐湯。學校的營養午餐的預算是這樣,不用去期待我們的學校教育能給孩子怎樣的學習教材、師資、與環境。

第二張是位穿數萬元名牌風衣的孩子(對不起這位孩子,他是無辜的,但如果不舉出比較,怎能看出問題。如果這個孩子長大後能夠有獨立思考和反省的能力與憐憫天下蒼生的胸懷,相信他不會太在意曾經被這樣拿出來批評)。他有龍肚兜、他有美語家教。我已經不想說他的舅舅開什麼車,他的父親戴多少錢的錶,他的外祖母掛著多少錢的胸針項鍊耳環。

重點在於,他的外祖父說他是歹命子,說大家都在欺負他,說這個孩子哭著要找爸爸。

如果披金戴銀官場一路順遂到沒人比他大的人說他歹命,那我們這些每天為著下一餐飯不惜把自尊放進口袋裡的人豈不根本不該留著這條命?若說小孩看不到他父親要我們大家同情他,我們這些父親批命賺錢養家讓小孩看不到,誰來同情我們的孩子?

三井?我們吃滷肉飯
Jaguar?我們坐公車走路
Burberry?我們穿佐丹奴

我們不是最苦的一群人,也沒喊歹命。每天兢兢業業賺的,不過是家人的溫飽。

喊歹命的,你們難道真的一丁點羞恥心都沒有嗎?

2006年6月30日 星期五

完全犯罪?

就像推理小說的鋪陳
有個屍體(結果)
一堆證據(線索)
讓大家心中都有了某些期待

然後
嫌犯死亡
證人暴斃
罪證不足
法律漏洞
這些原以為只有在小說裡出現的情結
都密集地在台彎的這幾年出現

無案不破的千草檢察官或倉石檢視官
如果生在台灣
大概也只能徒呼負負向完全犯罪低頭

2006年6月14日 星期三

工作工作工作

豐澤電器撤出台灣市場

當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
我想到的不是他們為何要退出市場
定位?策略?
而是又有一大批人要失業了

再想到上星期eBay賣給PCHome
eBay的員工也被遣散
還有個朋友的公司兩個月發不出薪水
更有個朋友被工作了十幾年的公司解職

於是
本來是找家穩定的大公司工作最有保障的邏輯
一點都不成立了
這年頭
想有個工作餬口都不容易了
更不用說有個好工作環境
好薪資福利
好老闆好同事
是多麼的難

2006年6月13日 星期二

贅字文化

...
今天的股市是做一個漲停的動作
...
上面這句話原來應該只有"今天股市漲停"6個字
可是這位電台新聞連線投顧先生一共花了14個字

最怕看到電視新聞的SNG連線
念別字、沒知識、耍白痴也都已經習慣了
更糟的是記者沒準備沒內容沒墨水
但最多的是-時間
所以常常聽到
"以上就是記者XXX在現場的整個的一個全部狀況"(到底是一個?整個?全部)
"所以安定基金就啟動了整個的一個進場機制的動作"(自從國安會啟動國安機制後,不管是人是事是物都會"啟動",都有"動作",見鬼)
這些沒意義的屁字
只是用來把導播要求的時間拖完
但這種虛胖的說話方式
已經風行草偃到各人各種
特別是這個沒知識不念書不充實自己的虛浮年代
肚子裡沒幾個詞的人
大多可以滔滔不絕
但仔細拆解就能發現裡頭有意義的東西
實在少得可憐可悲

不禁回想學生時期的考試
問答題的答案光是正確也沒有用
字數還要"充足"
所以越能用些虛字充版面
越能把同一件事翻來覆去講好幾遍的
越能拿高分
原來贅字文化早在數年前已經紮根了

繼續走下去

現在回頭想想
這次是真的自私了
不顧家裏的經濟狀況
不顧才正需要照顧的小孩們
決心做自己想做的事

每天拖著個半瘸的痛腿走老遠的路坐公車
每天算計著午餐的60元預算
每天食不知味地邊吃邊做事
常常輾轉難眠地思索未來的方向


想到這是自己的選擇這是自己往自己的夢想前進的路
想到能跟志同道合的夥伴一同開心地工作沒有豬頭
一切都是值得的

2006年6月12日 星期一

何須定罪 ?

何需要定趙駙馬跟這所有人的罪?

當越來越多的貧戶看到三級貧戶可以這樣呼風喚雨日進斗金披珠戴銀
當原來並肩作戰的環保團體被背叛越來越孤立
當原來一同在街頭抗爭的社運學生團體現在被視為破壞社會安定的力量
當原來的弱勢團體越來越弱勢甚至要被譏該被丟去中南美
當人權團體發現他們所爭取的人權其實就止於這幾個人的人權
當中產階級看著原來尚足以糊口的收入被移轉到財閥的手裡
當所謂的政治清流新勢力都一個個被看破手腳
當所謂的民主英雄一出事就往國外躲

台灣人早該揭竿起義
何須定這些人的罪?

可憐的台灣人

台灣人真是可愛又可悲

當你的稅金被政客玩弄
當你的尊嚴被政客踐踏
當你的理想被政客背叛

還能站出來為這些政客打抱不平

我想台灣人你的下一步乾脆捧著你的家當去進貢給這些政客
順便請他們在你臉上灑泡尿吐口痰

2006年6月6日 星期二

過激的演出

最近電視上很怕看到三個東西














1. 遠X電信的廣告










2. 本X ciXic的廣告















3. 三人男偶像團體的MV


這三個都有個共同特點:不知道在樂什麼?

一般人對情緒的反應大概都有個可預期的pattern
比如說
一個爸爸得知孩子出生,狂喜雀躍的場景是很能接受
甚至能一同感動的畫面
比如說
聯考中第,全家歡聲雷動
也能讓人一同感受到他們的喜悅

但是上面說的三個東西
裡頭的人不知道為何高興到不行
因為話費超便宜?
因為看到一台車?
因為唱歌跳舞好快樂?

這些快樂的表情與我們想像得到的原因是如此不搭調
過激的演出
不會讓人共鳴
只讓人感覺白爛與智障

2006年6月1日 星期四

規矩做人做生意的是白痴嗎?

報稅時少報一張10元的扣繳憑單
國稅局都查得到
該補要補該罰也會罰
可是為什麼就有人千百萬的珠寶鑽石手表都不用申報?

規矩做生意的
一張發票也逃不掉
繳了稅金
沒有得到什麼服務或好處
違規罰款更容易抓
罰金動輒上萬
為何攤販不必繳稅
多的是攤商開個賓士去擺攤
警察抓到頂多幾百塊罰款

規矩做人做生意的真的像白痴

2006年5月29日 星期一

好用的Mac?

我喜歡用mac
但不喜歡因為喜歡mac而全盤不理性接受

所以要整理mac的缺點
1. PC爛雖爛,但至少鍵盤上有個"print screen"的鍵,mac呢?鬼才知道cmd+shift+3這種鬼組合,更不用說一大堆隱藏的hot keys。誰說mac可以不用手冊一用就上手?

2. 不管是mount dmg、解壓縮出現的都是一個個類似的icon,誰知道這只是暫存的image、安裝檔、還是安裝完成的軟體?

3. 網路列印,最直覺的不就是列出網路芳鄰上的印表機,設好後就可印?很抱歉,安裝過程讓你覺得一切順暢無比,但最後列印時給你的只是一堆沒解的錯誤訊息而已。自己探索吧。


以後還要陸續整理

2006年5月15日 星期一

接案就像拉屎

接案就像拉屎
你永遠不知道
下個案子何時來
就像你出門時一定得注意要在幾分鐘範圍內發現廁所
而且是沒有大排長龍的
不然案子如果不來
大便積在肚子不拉
可能會死掉
如果案子排山倒海來的時候找不到可用的廁所拉在褲子上就糗了

接案就像拉屎
你永遠不知道
下個案子是營養飽滿還是奧客
就像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坨屎是毫不囉唆乾淨俐落還是沾黏肛門得花掉一打衛生紙才擦得乾淨
可是案子還是得接
不然活不下去
就像不管大便是怎樣的還是要拉
不然會死掉

每轉到非凡的財經新聞
老是在說這季某某公司稅前盈餘是幾百億某某人昨天收盤身價暴漲數億
轉到其他新聞
也常有某某人買某兩億豪宅某某人買股票淨賺幾千萬

可是我每天卻在為每天吃中飯點餐時的多點一碗湯要多花20元
每個月要發員工薪水而傷透腦筋

走在路上
有隨地拾荒的痀僂老人
有汗流浹背努力做小生意溫飽的小販
電視上有吃一碗麵的一家五口人

那些基本單位是百千萬的人們
也許真是天賦異稟
也許真是努力過人

我們這些基本單位是元的人們
雖然也不必然羨慕大量的財富

但是現實

雖然不等同於幸福
但錢
真的是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啊

2006年4月7日 星期五

莫名優越的Mac族


我是俗仔
沒種在Oikos post這文章
因為我只是想發洩一下
沒時間也沒力氣打筆仗

雖說Mac的設計是要讓人好上手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環境使然
真的要用好Mac
還是得常到Mac社群網站觀摩
看到有用的資訊實在很不錯
可是也常看到一些令人氣餒的言語

==============================================

不過我雖然download了,還是沒有裝,我仍然不想讓Windows直接碰到我的硬體啊…


以為這樣說就表示自己很聖潔很高尚嗎?
在路上如果你對別人說"別用你的髒手碰我"
你應該會被視為一個很粗鄙沒禮貌的人
雖然我也不喜歡微軟的產品
但難道不能尊重別人存在的權力嗎

==============================================

就產品策略而言,個人已經強調過很多次了,蘋果是賣硬體的電腦廠商,不是賣作業系統也不是賣itms還是ilife的軟體廠商。而推出可以跑windows的mac,就是讓蘋果多賣點硬體。
只要可以多賣硬體平台,消除消費者轉換系統平台後的憂慮,蘋果什麼事都做的出來,而換成intel的cpu,遲早會點頭讓mac跑windows,而越早越好。

看起來分析得言之有物
其實跟計程車裡的國策顧問有什麼不同?

==============================================

在Intel上,要是這兩個OS切換時開機夠快的話那也是可以的。
以後在蘋果機上當機、中毒、神經錯亂的這些問題是要算誰的帳?

真不知道這些人真的是Apple的員工嗎
在替他們瞎操心什麼啊
彷彿買了台Mac或幾張股票
就成了Apple內部的高幹似的

==============================================

還有些人只要抓到windows或PC的一些問題
就開始譏嘲咒罵
但碰到Mac的問題
就開始裝鴕鳥
或是自己裝可愛

像是最根本且嚴重的機器過熱問題
國外都有專站收集用戶溫度及噪音數據據以與apple力爭
這裡竟也能說是熱敷大腿膝蓋很好

這就像綁在腳上的苦修帶,是為了要堅定我們對蘋果信仰的決心!

sigh...

==============================================
也總是有人用自己的小眼睛去衡量其他人

明明有人對其筆電電池電量有疑問
就是有人

I generally find something else to do if I can't find an AC outlet.

大家都要跟你一樣才行嗎?
如果你不了解或沒有答案
為何不選擇沉默?
==============================================

隨便貼貼幾則
以後看到再來匯整

2006年4月4日 星期二

到底是民主還是奪權

十多年前
系上老師請來洪奇昌先生上一堂課
不過整堂課都在講街頭運動
最後老師要我們提問
於是我舉手發問
請問洪先生我們現在闖到總統府說要見總統就要見總統
如果不接見就是不民主
哪天換你執政了
我如果跑到總統府前說要見總統
你會接見我嗎

洪先生嗤笑沒正面回答
不過我這堂課差點被當
我想是因為我們老師覺得我是來亂的

於是以民主之名
一切都合情合理合法
辱罵老國代
民主
給銅像潑糞灑尿
民主
不用上課去抗議但不許當我
民主
燒掉路邊的車子
民主
擋住進醫院的救護車
民主

但回頭看看啊
我們似乎只是那些政客拿在手上的第一線盾牌
我們的身上寫著民主
但其實只是藉著民主之名幫助他們把權奪下來罷了

如果真的以民為主
如果真的人民當家做主
為何當初我們跟著你們抗議高官座車一路暢行
現在暢行的是你們
我們還是跟以前一樣堵在車陣中
(你們現在倒是會解釋高官是要爭取時間為民服務)
為何當初我們跟著你們反黑金反特權
現在賺大錢的是你們
我們不僅沒分享到這些黑金跟特權
反而更窮更龜
(你們現在倒是會解釋這是金融改革)
當初我們跟著你們要自由要民主
現在你們自己覺得很民主
大家都覺得比戒嚴時期還恐怖
電視台會被關
報社會被搜
雜誌會被告
(你們現在倒是會解釋這是國家安全)


不管是政黨還是國家
只要有"人民"二字,通常不屬於人民
只要有"民主"二字,通常最獨裁
道理很簡單
此地無銀三百兩

2006年3月31日 星期五

發現一個好職業

很想去應徵X虎X摩拍賣的工讀生
這工作每天都在看數以萬計的拍賣內容是不是合法有沒有違規
似乎是論件計酬
1. 有薪水可以領
2. 有便宜的好康就可以買
3. 有時會有色圖可以看
4. 看到違規化妝品或食品,先跟衛生局檢舉再下架,幫X虎X摩賺一筆刊登費,如果罰單成立,自己還可以領5%的罰金 。

好棒的工作

我用蘋果,可是我不是...





如果有人車後貼了個蘋果貼紙
你會想...
1. 這個人是個設計師
2. 這個人是個凱子敗家子
3. 這個人是個外貌協會會員
4. 這個人是個為不同而不同的人

但是我只是一個支持一個好作業系統 - UNIX 的人

比爾不是一個萬惡不赦的人
只是數大症候群

例一,當你一個人時,或兩個人時,你會注意在公眾場所說話的音調,表示對眾人的禮貌。但當你是一夥人時,幾乎大家都會忘了音調的禮貌而大聲喧嘩。屢試不爽,下次你也觀察一下。

例二,當一個小網站開始的時候,大家都會挑剔地覺得這裡不好那裡要改進。但當網站大到寡占市場的地位時,推出再爛的服務,再差的設計,再過分的收費,再不穩定的系統,大家都還是跟個乖孫子一樣默默地用(包括我自己)。

數大通常變成個標準,不管它是好是不好,其他人都得將就之。

時常也覺得自己何必跟主流對抗,一直不斷懷疑自己中...

2006年3月30日 星期四

丟人現眼的設計

如果你覺得自己的眼睛不夠帥
叫整形醫師幫你整個金城武的眼睛
你就跟金城武一樣帥
帥到可以去拍電影
帥到賺大錢
帥到迷死所有女生?


















如果開著有著像RX350頭燈尾燈的車
就是個偉大的爸爸
乾脆把速利303的mark拉正成Benz的logo
這樣應該更拉風吧

笑大陸的吉利汽車的假Benz C, 假BMW 7?
我們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