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28日 星期四

惡夢

昨晚做了一個夢
夢到我身在景福門附近,對著殺紅了眼的憲警不斷嘶吼著:
你們的敵人在海峽對岸,不是這群人啊!
可是三批人馬還是不斷互相鬥毆

我在無能為力的情況下
在斷垣殘壁中找尋逃回家的路
卻碰到了一群人擋住我唯一的去路
其中一人抓住我拿著尖筆不斷往我手上插
我很想反擊
很想把這幾個人撩倒

可是心裡又想著
我也許可以撩倒這些人
可是我逃得過他們其他夥伴的追殺嗎?
我也許逃得過其他人的追殺
躲在家裡我們的存糧夠孩子們吃幾天呢?

夢到這裡我驚醒了
然後是無法入眠的下半夜

2006年9月18日 星期一

圍城到底成就了什麼

圍城的"形式"成功了
但實質上呢?
陳水扁先生在圍城前後(尤其是之後)
變本加厲地蠻不在乎
更讓人氣餒
更讓人覺得
只要顢頇
什麼能擋得住

我們的孩子
和那些心靈鬆動的人
極可能以此為榜樣
除了貪、腐之外
更多了一張死皮賴臉的厚顏
因為大家都知道了
只要無恥
什麼都能讓他們混過去

丟幾顆糖給金孫吧

「親民」丟糖 孩子心受傷

余阿果/商(澎縣馬公)

昨天,總統陳水扁來到澎湖,為家扶中心的落成剪綵。過程中,總統先生走到了二樓,拿了一把糖果作勢要往下丟,在樓下的群眾原本莫名其妙,卻突然有幾個人強把家扶中心的小朋友往前推,總統也抓準機會,把他手中的糖果往下丟。

就這樣,總統完成了他親民的動作,笑笑的繼續往上走,卻不知道,一樓的群眾是滿心錯愕;卻不知道,我們的小朋友,心裡受到了傷害;原來,他們被當成要糖吃的小孩,原來,他們被當成是乞丐。

我們這些孩子,都來自破碎的家庭,很感謝家扶中心的幫助,也很感謝各界的幫助,讓他們能學習,能成長;我們這些孩子,雖然比別人有著不幸福的人生,但是都懂得珍惜,懂得感激,偏偏,一位自以為親民愛民的堂堂國家元首,卻做出了傷害這些孩子的行為。

我要告訴陳水扁先生,你的行為,已經傷害我們的孩子,你的糖,請你留著拿去塞住灶王爺的嘴。

【2006/09/17 聯合報】
====================================================
下次,如果我們在路上,遇見陳家的金孫,不如丟幾顆糖給他們,試試看會有些什麼反應。

2006年9月8日 星期五

我的願望

我長大後要做總統夫人
因為我罵髒話被老師罰寫100遍我不再說髒話而且拿肥皂洗嘴巴
當了總統夫人後
每天三字經當標點符號都還是第一夫人
不用罰寫洗嘴巴
多好

我長大後真的很想做總統夫人
因為我跟阿德借的腳踏車很好騎我不想還
可是被我媽修理了一頓
當了總統夫人
跟人家借的東西都不用還
我媽問我跟誰借的
我只要說我不能講不然他生命會有危險
就不用還了

我長大後要當總統的女兒
因為我心情不好發脾氣時就被爸媽打
當了總統女兒
愛跟誰發飆就跟誰發飆
多爽

我長大後要當總統的兒子
因為我好怕當兵
當兵都會被操被欺負還可能還會死翹翹
當了總統兒子
當兵像上班
考試長官也會幫忙
更讚的是可以開加嘎

我長大後要當總統的女婿
因為我叫隔壁小明分一半零用錢給我買漫畫
可是被他扁了一頓
而且被訓導主任記一支小過
當了總統女婿
我要誰給我錢都會給
我就可以買很多漫畫很多手錶很多包包很多房子
反正愛買什麼就買什麼

我長大以後要做總統的親家
因為我們老師都罵我笨到連豬都不如
當總統的親家
可以到處去教做人的道理
這樣我就不是豬了
而且教做人的道理
還有很多錢可以拿
對了
如果去大陸那邊去教做人的道理
聽說被教的都還是處女
雖然我也不知道教處女做人道理有什麼好
可是聽起來還蠻屌的

如果這些都太難
那我做總統家的推輪椅的或佣人或小狗也可以啦
只要會推輪椅
我就不用辛苦找很優秀的老公
因為不管他怎樣
都可以做董事長
那我就是董事長夫人了
只要會掃地拿水潑人
我就可以當國安特務
聽起來好像007帥斃了
就算當個小狗
我都不用擔心吃的
因為全國的人都在養我
不用去外頭找剩便當
要西殺有西殺要寶鹿有寶鹿

當然最好最好是能當總統
因為每次我告狀都被罵回來
別人告我狀我還是被罵被打
如果當了總統
只准我告人
別人不管怎麼告我也辦不到我
多好
別人犯法就該死
我犯法都是國家安全國家機密
多好

而且
我每次考國語
寫錯成語都被扣分還被老師罵
當總統寫錯字寫錯成語
連教育部長都不會說他是錯的

我幹嘛要努力唸書
幹嘛要敦品勵學
幹嘛要遵守法律跟交通規則
幹嘛要做個正正當當的人
做總統就好了

2006年9月6日 星期三

醫生啊,你看的是病還是人?

忍了好久的腿痛
終於下定決心去尋求積極治療

雖然對台灣最大的醫院已經很熟悉
也大概能預期有什麼樣的待遇
但實際碰到時
還是讓我既怒又悲

已經透過關係打點好掛號
我已經比起那些清早六點去排隊的人幸運得多了
但是進入診間
醫師根本沒抬頭看我
只顧著翻開病歷(不是參考先前的資料,只是翻到空白頁)
一邊對著護士小姐指責醫院資訊系統今天故障
才順便問了我一句:怎樣呢?

我跟他說我的韌帶以前斷裂過
現在發炎很痛
能不能跑?能不能跳?
我說勉強做得到,但過後會很痛很痛
他很鄙夷地啐了一口
彷彿我這四肢健全的人去找他這種主任級的大醫師是一種罪過
接著要我躺床檢查
一邊操弄著我的腳
一邊跟教學診的學生解釋
幾個動作都沒觸到我的痛處
檢查就結束了
接著喃喃說照個超音波吧
就被趕出了診間

站在診間外
有種莫名的羞辱感
我的腿痛是不夠痛嗎以致於來找他這種大牌醫師?
我的腿痛是裝出來的嗎?
我很喜歡腿痛來被這大醫院折騰嗎?
我因為腿痛來求診卻仍要等待一個月做檢查再看報告,這段時間我的疼痛呢?

我很想回去診間
告訴那些實習生
也許大醫師的技術你們得好好學
其他的
還是晚上少在外鬼混
早點回家看白色巨塔強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