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9日 星期六

原來如此

「踢館」能把台灣送進國際組織?
【聯合報/社論】

2007.05.19 03:53 am


我國在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一役大挫而歸,支持數創下歷年最低,反對票創下新高。值得注意的,不僅是台灣與國際社會漸行漸遠,民眾對這種執政者故意操弄而成的外交挫敗,似乎也逐漸無動於衷了。

事實上,與其說台灣被孤立的挫折感是來自國際社會的冷漠,不如說有更大部分是來自執政者無盡的剝削和玩弄。這才是民間情緒由悲憤轉為麻痺的更主要原因。

經過七年的反反覆覆,許多民眾其實已認清:陳水扁並非真心想加入世衛組織,他只是要玩這個「入會的遊戲」;他也不是真心想提升台灣的地位,他只是玩弄台灣來幫自己和民進黨增加政治賭注。在這種情況下,台灣已形同是阿扁的肉票;而一個綁匪又豈會在乎人質的安危?

回顧過去十年,台灣參與世衛組織雖屢戰屢敗,但SARS發生後,美、日、歐盟均公開表態支持台灣加入世界衛生大會(WHA)為觀察員,這不啻是一線轉機,也表示國際社會並非漠然無視於台灣人民的權益。但是,貪功躁進的扁政府卻無意耐心經營此一途徑,更或許是亟需以外交衝撞來轉移內政無能的焦點,陳水扁上月突然拉高攻勢,改以「台灣」為名強攻WTO入會案。這種突兀的「踢館」行為,無異是草螟弄雞公,惹惱了原本支持我國的美日歐代表。最後的大挫敗,完全在意料之中。

衛生署長侯勝茂說,我入會案雖遭否決,但大會就此討論三小時,光這點就「非常值得」,因為「台灣」二字不容他們忽視。這完全是一種阿Q心態:就算叩關只是志在「被討論」,台灣問題已經被討論過十年,還少這三小時嗎?而如果算算十年來的得失,今年反對台灣入會的國家較十年前增加廿個,支持我國的數目則較三年前整整減少八個。一增一減之間,這算什麼收穫?

陳水扁對國家尊嚴毫不珍惜,而以玩弄台灣為樂;他對這次挫敗不僅毫無反省,並得意地預告:九月的聯合國入會案還要如法炮製一次。他的訊息非常清楚:入會不成無所謂,台灣的傷痕、人民的憤慨,才是他可以利用和炒作的副產品。

這也是這幾年我們外交作戰的最大迷惘:前線的外交硝煙,是為了配合後方的氣氛塑造;國際上的短線炒作,是為了提高政黨的內部收益。事實上,台灣的國際處境,幾十年來都是在逆勢中圖存,靠著人民和政府全方位的努力,來換取國際社會的認同,這點基本上並沒有改變。所不同的是,民進黨蓄意將此一逆境演繹為其造勢資產,外交陣線的纏鬥往往全是為了向國內宣傳「放送」,而變質為膚淺的表演及短線的操作,也變得更缺乏耐心及深度的經營;於此同時,台灣的國際地位非但未見任何提升,反而是脖子上的活套愈扯愈緊。

以今年為例,要強以「台灣」名義申請入會,美國等主要國家事前均表示不可能支持,但陳水扁仍執意逆勢而為;這種作風,何異對WHO「踢館」?台灣若是一個政經實力強大的國家,這招也許可發揮一些作用;但若只是暴虎馮河,結果一再留下「惡童」、「麻煩製造者」的頑劣印象,未來要如何繼續爭取支持?

兩年前,陳水扁曾揚言台灣「兩年內」就會加入WHO,結果反逼得中共與WHO祕書處簽下一紙箝制我國入會的祕密備忘錄,這不是「草螟弄雞公」的下場?陳水扁為了掩飾自己的跳票,今年才會演出這場「越級挑戰」的戲碼。試想,連大會「觀察員」資格戰都尚無寸進,台灣突然要改名挑戰入會賽,陳水扁是吃了大力丸,還是搖頭丸?

說是「呷緊弄破碗」,其實是「存心砸破碗」。因為對陳水扁而言,這個碗不砸破,悲情牌就打不成了。九月,他還有一個更大的碗要砸破!

【2007/05/19 聯合報】

================================================
昨天學妹才剛問我有關於WHO事件的想法。我想起了幾年前的一個晚上在老師家的閒聊,他曾是爭取WHO入會的核心成員。

一個正式的社交場合,就有其必須遵循的禮儀或規範,你要顛覆、要改革也可以,要不你有多數人支持,要不你具有絕對影響力。在那之前,你應該與所有人一樣,照著規矩來。不管你心中有多不舒坦。

外交,更是如此。其實WHO或WHA的成員除了礙於規章之外,從沒人漠視任何國家任何人民的健康權,他們真的也沒那麼多閒工夫去漠視你。所以如果行禮如儀,讓大家能順利進行議程,各自有限度地發表,面子總是會做給大家的。但是,就在眾人奔波忙碌打點後,殺出了一群童子軍,呼天搶地指責WHO的冷血不公,搗毀議程,讓外交人員的努力立刻化為灰燼。

我們那時單純地認為是這群童子軍不懂得外交禮儀,吃快弄破碗。七年過去我們才恍然大悟,這個碗他們本來就是要搞破的。如果沒有那些聲嘶力竭的悲憤鏡頭加上失敗的結局,對台灣人最有用的悲情攻勢就沒得玩了。

我不禁想起美麗島事件、學運、農運、工運、反核... 每次的事件都是穩贏不輸的。為什麼?如果事件的落幕達成了目標,當然是贏。如果沒有達成目標,"欺負台灣人"、"打壓弱勢"這些悲情,都是下次的選票。

你如果是在上述那些事件或運動中的人們,知道你們的角色與作用了嗎?是的,只是砸碗換得政權的工具,想想現在的人權、教育權、工作權、環境保護、健康權益... 是否因為悲情選票加持的政權而得到了重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