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3日 星期六

反社會?是的

上次有個朋友說我的blog憤世忌俗反社會人格

也許我真的對許多事都不滿
但我自認我的想法都來自獨立思考判斷後產生的
沒有預設立場
只為追探是非真偽
也許我有反社會傾向
但有沒有人能告訴我
現在這個社會有什麼是我們該感到"不反"的?

我們的君不君
像個暴跳的小丑更像是希特勒附身
我們的臣不臣
坐領公帑眼中卻只有錢與權
我們的父不父
受迫於現實的壓力於是種種人倫悲劇不斷上演
我們的子不子
在荒謬教育政策與社會風氣下成長出畸形人種

我們的高官不斷將財富往既富者身上堆面對農民只特赦白米炸彈客
我們的司法神速追拿楊宗緯的塗改身分證卻牛步處理國務機要費
我們的民眾只在乎王建民與郭泓志的每次勝敗卻不了解華興美和棒球隊為何沒落或熄燈解散
我們的經濟成就只能得意自楊致遠與陳士駿卻不知道大多數島內中小企業都已經面臨死亡前的崩壞

要我怎能不反社會?

2007年6月8日 星期五

安全距離

從小我就不喜歡坐公車
因為我不喜歡與人群接觸
雖沒有到潔癖的地步
但是我在抓住公車握把的時候會想到前一個握這裡的人是不是擤過鼻涕
我在坐的時候會想到前一個人的髮油留在椅背上
我在有人打哈欠的時候會閉氣閉到完全無法忍受才呼吸

幾年前
我在一班擠得不得了的公車上站著
一位中年婦人上了車
背對著我站著
接著她不斷往後移動雙腳
把我逼到欄杆邊
已經無路可退
她還是不斷往後擠
但其實她前面已經沒有人擠她
她也許想有個比較寬裕的空間
但方法是奪取我的空間
我低聲建議她不要再擠了
她卻立刻發飆說我不敬老尊賢

但我只是希望人與人之間有個安全距離

有天下班回家等公車時
旁邊走過來了一位先生
在我身旁站定
如果以籃球規則來看垂直空間
已經算是侵人犯規的距離
於是我往旁移一步
沒想到他也跟著我移一步
以上步驟重複三次
我索性逃離現場

我只是希望人與人之間有個安全距離

但這兩天我覺得很怪異
早上上班時間等公車的人
其實都算是熟面孔了
但是四五個每天見面的人
互相都以大約五公尺的距離分散站著
眼睛似乎都想躲開彼此而持續往公車來的方向凝視不動
幾次我試圖展現善意露出微笑
換來的是沒有表情的臉孔與眼神
似乎在告訴我
stop it

有一天大雨滂沱
我一邊回頭擔心公車快來
一邊快步走向站牌
一位也是熟面孔的小姐以誇張的表情對著我
原來是看到我就快踩上一坨狗屎而警告我
到了站牌附近我道了謝
以為原本僵冷的氣氛有所改變
沒想到第二天後
就像是昨天的事從沒發生過

其實
我一點也不想跟你們交朋友
我一點也不想跟你們說話
但是人與人之間
在安全距離之下
還是有基本的善意與禮貌吧

2007年6月5日 星期二

醫師先生請反省一下

「呵呵呵...先生,你們家女兒上個月是我們診所的冠軍,看了8次」
還拿筆煞有介事地比畫著病歷
接著要看喉嚨
所以當然扶著小朋友往下緊縮的下巴要給醫師看
「嘖!你不要抓這裡啦!」
草率地聽完胸腔看完耳道
「要多休息多睡覺!就這樣!」

我們一向是最乖的民眾
嚴格遵守小病小診所看
但是我們的基層醫師的水平就是這樣
就算是台灣最大的大學醫學院畢業的也就是這種程度
沒聽過過度換氣症候群
不知道耳前廔管是什麼
不敢給診斷
照護觀念似乎從畢業起就時光停滯
自己也許根本不帶小孩卻老是愛指責父母不懂得照顧

請問醫師
父母很喜歡小孩生病嗎?
父母很愛花錢看醫生嗎?
如果不是好醫師的診所總是人滿為患
這診療費輪不到你賺

沒有人糾正你的專業你的態度
不表示你這樣的執業方式是對的

2007年6月2日 星期六

陶喆「太美麗」







看了專輯介紹寫的音樂心浪漫....啊,這次終於能放鬆聽陶喆。

倒不是說我不喜歡陶喆憤世忌俗、關懷社會的那一面。事實上,因為跟他同年紀,也有類似的社會觀點,對於他之前的幾首抒發非關男女情感的歌,感到即使在音樂 界也有社會良心的聲音而深受觸動。但是生活壓力已經夠大了,有時還是希望放輕鬆點聽音樂。而且先前幾張專輯裡頭的抒情歌,每首我都極為喜歡,於是對這張專 輯有特別期待。

可是聽過一輪後,心中有些許疑問。

一開頭的"太美麗廣播電台",就令人有點丈二金剛,後來發現是為了要串連"忘不了",算是有了點頭緒。但如果說到這首"忘不了",我也有點小意見。雖說 顛覆經典老歌算是陶喆大部分專輯的慣例了,先前的幾首也算是顛覆得讓人讚賞,望春風、夜來香,都有些新意,但弄太多,不免有讓人覺得是為顛覆而顛覆,即便 這首忘不了,不管在編曲或演唱都很有水準,但是這次的編曲與製作,似乎完全沒考慮到與歌詞意境的配合。而且放在這張專輯,與其他歌曲完全格格不入,都讓人 覺得可惜了。

從第三軌開始好像突然進入了另一張專輯,也是令人驚喜的開始。一直到專輯結束,不管是慢板、快歌、抒情、諷刺,每首歌都只能用個"順"字形容,讓人很舒服 地聽完這張專輯。safe的旋律,加上不挑釁聽覺的編曲,雖然讓人覺得這些弦樂與電吉他好像時光倒退了幾年,可是聽來就是舒服。

裡頭若要挑剔,大概就是與蔡依林的"今天你要嫁給我",如果這首歌就是設定成芭樂的KTV用途,其實是很成功的(至少辦公室同仁以壓倒性優勢覺得這歌太好 聽了!)。但我就是覺得蔡的音色頗為怪異,不知道是蔡原來的音色就這麼糊,還是混音搞的,而且似乎加工添料不少,後半更像是加了兩三層的合音去疊厚度。 其次,這首歌的rap部份,遣詞用字實在也"樸拙"的可以了。最後,也是我覺得最大的敗筆在結束後的結婚進行曲,裡頭參雜的蔡依林的笑聲,真的令人覺得 彆扭不自然透了。

還有,在聽到這首歌的前奏的口琴聲時,腦子裡隱約冒出許久以前的一首歌,數天之後突然想起,原來是11年前陳淑樺的"淑樺盛開"裡的"說,你愛我"。一模一樣的音色,神似的行進,同一個樂師(Dino Soldo),陶喆在淑樺盛開中,也擔任了半數歌曲的製作人。

在聽CD時跳過前兩個tracks,就像享受一杯滑溜順口的咖啡般聽陶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