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4日 星期四

張惠妹 「Bad boy」










1996年,有天建復回辦公室說他剛去參加了飛碟電台的開幕記者會,聽到一個令人驚艷的女聲,他那時就斷言這女生一定會大紅。


這女生就是張惠妹。

我雖然陸陸續續也買過不少張她的專輯,但從來不是她的忠實歌迷。但是最近翻出這張Bad Boy,才突然發現這張精彩的專輯。

Bad boy,我對那個眼花撩亂扭動肢體的MV還有些許印象,但最令我著迷的還是這首歌的編曲,這首的空心吉他的精彩,在我心裡大概只有童安格的青春手卷能匹敵。品味這首歌,真的要使出一個高檔耳機或是喇叭,樂器聲豐富但不雜亂,混音也拿捏得恰到好處,音樂與歌聲的層次感十分清晰,想像中錄製這首歌的現場,一定是所有樂師、合音、歌手,每個人都大呼痛快!而這種淋漓盡致的痛快,一定是所有元素都有高水準才辦得到。(我在想如果一個硬逼高音節奏感遲鈍的偶像歌手頻頻NG,再棒的歌也會被搞砸。)這首歌也讓我感覺,真正動感的音樂所搭配的舞步,就算阿妹只是自然流露地扭動身軀,這種舞姿也強過那些所謂苦練舞藝的小天后們數百倍。

2007年5月19日 星期六

原來如此

「踢館」能把台灣送進國際組織?
【聯合報/社論】

2007.05.19 03:53 am


我國在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一役大挫而歸,支持數創下歷年最低,反對票創下新高。值得注意的,不僅是台灣與國際社會漸行漸遠,民眾對這種執政者故意操弄而成的外交挫敗,似乎也逐漸無動於衷了。

事實上,與其說台灣被孤立的挫折感是來自國際社會的冷漠,不如說有更大部分是來自執政者無盡的剝削和玩弄。這才是民間情緒由悲憤轉為麻痺的更主要原因。

經過七年的反反覆覆,許多民眾其實已認清:陳水扁並非真心想加入世衛組織,他只是要玩這個「入會的遊戲」;他也不是真心想提升台灣的地位,他只是玩弄台灣來幫自己和民進黨增加政治賭注。在這種情況下,台灣已形同是阿扁的肉票;而一個綁匪又豈會在乎人質的安危?

回顧過去十年,台灣參與世衛組織雖屢戰屢敗,但SARS發生後,美、日、歐盟均公開表態支持台灣加入世界衛生大會(WHA)為觀察員,這不啻是一線轉機,也表示國際社會並非漠然無視於台灣人民的權益。但是,貪功躁進的扁政府卻無意耐心經營此一途徑,更或許是亟需以外交衝撞來轉移內政無能的焦點,陳水扁上月突然拉高攻勢,改以「台灣」為名強攻WTO入會案。這種突兀的「踢館」行為,無異是草螟弄雞公,惹惱了原本支持我國的美日歐代表。最後的大挫敗,完全在意料之中。

衛生署長侯勝茂說,我入會案雖遭否決,但大會就此討論三小時,光這點就「非常值得」,因為「台灣」二字不容他們忽視。這完全是一種阿Q心態:就算叩關只是志在「被討論」,台灣問題已經被討論過十年,還少這三小時嗎?而如果算算十年來的得失,今年反對台灣入會的國家較十年前增加廿個,支持我國的數目則較三年前整整減少八個。一增一減之間,這算什麼收穫?

陳水扁對國家尊嚴毫不珍惜,而以玩弄台灣為樂;他對這次挫敗不僅毫無反省,並得意地預告:九月的聯合國入會案還要如法炮製一次。他的訊息非常清楚:入會不成無所謂,台灣的傷痕、人民的憤慨,才是他可以利用和炒作的副產品。

這也是這幾年我們外交作戰的最大迷惘:前線的外交硝煙,是為了配合後方的氣氛塑造;國際上的短線炒作,是為了提高政黨的內部收益。事實上,台灣的國際處境,幾十年來都是在逆勢中圖存,靠著人民和政府全方位的努力,來換取國際社會的認同,這點基本上並沒有改變。所不同的是,民進黨蓄意將此一逆境演繹為其造勢資產,外交陣線的纏鬥往往全是為了向國內宣傳「放送」,而變質為膚淺的表演及短線的操作,也變得更缺乏耐心及深度的經營;於此同時,台灣的國際地位非但未見任何提升,反而是脖子上的活套愈扯愈緊。

以今年為例,要強以「台灣」名義申請入會,美國等主要國家事前均表示不可能支持,但陳水扁仍執意逆勢而為;這種作風,何異對WHO「踢館」?台灣若是一個政經實力強大的國家,這招也許可發揮一些作用;但若只是暴虎馮河,結果一再留下「惡童」、「麻煩製造者」的頑劣印象,未來要如何繼續爭取支持?

兩年前,陳水扁曾揚言台灣「兩年內」就會加入WHO,結果反逼得中共與WHO祕書處簽下一紙箝制我國入會的祕密備忘錄,這不是「草螟弄雞公」的下場?陳水扁為了掩飾自己的跳票,今年才會演出這場「越級挑戰」的戲碼。試想,連大會「觀察員」資格戰都尚無寸進,台灣突然要改名挑戰入會賽,陳水扁是吃了大力丸,還是搖頭丸?

說是「呷緊弄破碗」,其實是「存心砸破碗」。因為對陳水扁而言,這個碗不砸破,悲情牌就打不成了。九月,他還有一個更大的碗要砸破!

【2007/05/19 聯合報】

================================================
昨天學妹才剛問我有關於WHO事件的想法。我想起了幾年前的一個晚上在老師家的閒聊,他曾是爭取WHO入會的核心成員。

一個正式的社交場合,就有其必須遵循的禮儀或規範,你要顛覆、要改革也可以,要不你有多數人支持,要不你具有絕對影響力。在那之前,你應該與所有人一樣,照著規矩來。不管你心中有多不舒坦。

外交,更是如此。其實WHO或WHA的成員除了礙於規章之外,從沒人漠視任何國家任何人民的健康權,他們真的也沒那麼多閒工夫去漠視你。所以如果行禮如儀,讓大家能順利進行議程,各自有限度地發表,面子總是會做給大家的。但是,就在眾人奔波忙碌打點後,殺出了一群童子軍,呼天搶地指責WHO的冷血不公,搗毀議程,讓外交人員的努力立刻化為灰燼。

我們那時單純地認為是這群童子軍不懂得外交禮儀,吃快弄破碗。七年過去我們才恍然大悟,這個碗他們本來就是要搞破的。如果沒有那些聲嘶力竭的悲憤鏡頭加上失敗的結局,對台灣人最有用的悲情攻勢就沒得玩了。

我不禁想起美麗島事件、學運、農運、工運、反核... 每次的事件都是穩贏不輸的。為什麼?如果事件的落幕達成了目標,當然是贏。如果沒有達成目標,"欺負台灣人"、"打壓弱勢"這些悲情,都是下次的選票。

你如果是在上述那些事件或運動中的人們,知道你們的角色與作用了嗎?是的,只是砸碗換得政權的工具,想想現在的人權、教育權、工作權、環境保護、健康權益... 是否因為悲情選票加持的政權而得到了重視?

2007年5月18日 星期五

無題 也無解

我出生在一個從不談論政治的家庭
我的氏族不屬於政治對立的任何一方
我在威權面臨瓦解的年代加入政黨
我的三民主義老師笑著問我有必要嗎?
因為我不是加入那時時下年輕人嚮往的爭取民主的那一方
我在大學時期坐計程車到學校時跟司機只說
到中央黨部對面
從沒想過它很有可能再也不會是個專有名詞
我在軍訓課時與熱衷學運的同學激辯
沒想到同學跟著雞犬升天而我像個油麻菜籽
我那時以為政治需要有菁英般的天賦與嚴格訓練
沒想到現在政治圈的組成份子不是壞蛋就是笨蛋

在我澄清之前周遭沒有人認為我不是外省人
但我在需要的時候儘量說台語
也許彆腳但我出於尊重與融入
你們不會說我的語言不學我的語言我一點也不會介意
因為我們尊重各種氏族的人

我在這個島嶼出生
體驗過一小段國外生活
所以沒想移民也沒本事移民

但最近
卻讓我很難再感受到對這片土地與這群人的感情
也許有些零星的溫馨事件
但遮不住那片迅速蔓延的爛瘡
對權與錢的貪婪
對他人欺凌的蠻橫
無視法律道德的無恥
對不公不義視若無睹的麻木

本來只在政治與媒體娛樂界的遊戲
副作用卻已經快速深入尋常百姓的生命中
你們看到了嗎?
新聞不斷吹捧著一坪百萬的華麗建築下裡躺著是連尋找遮蔭的力氣都省下的流浪漢
公車上看來像是上班族的中年男子手中提著的不是電腦公事包而是便當袋
蹲在炸雞排攤位旁的孩子吸著躲不掉的油煙一邊寫著功課

我不認同社會主義的齊頭式平等的均富
但更厭惡假借民主主義名義進行財富與社經地位重分配的行徑

這個島嶼
本來對後到者不友善
然後對國際社會不友善
接著所有的人們已經無法選擇該對誰友善

孫燕姿的「天黑黑」





剛好翻出孫燕姿的第一張專輯回味一番,聽到這首天黑黑。彷彿記得這首歌當年得到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

這首歌的曲,聽起來的確很不俗,也很特別。加上孫燕姿的唱腔,讓整首歌的感覺很好。

但是,我聽完歌後忍不住將音響關掉,仔細想一下。

我的小時候 吵鬧任性的時侯
我的外婆 總會唱歌哄我
夏天的午後 老老的歌安慰我
...

外婆唱的是台灣民謠天黑黑,而天黑黑這首歌的內容是這樣的:

天烏烏 卜落雨 阿公仔夯鋤頭仔卜掘芋
掘啊掘 掘啊掘 掘著一尾辿鰡鼓
咿呀嘿都真正趣味

天烏烏 卜落雨 阿公仔夯鋤頭仔卜掘芋
掘啊掘 掘啊掘 掘著一尾辿鰡鼓 
咿呀嘿都真正趣味

阿公仔卜煮鹹 阿媽仔卜煮汫
二個相拍弄破鼎 咿呀嘿都啷噹叱噹嗆 哇哈哈
阿公仔卜煮鹹 阿媽仔卜煮汫
二個相拍弄破鼎 咿呀嘿都啷噹叱噹嗆 哇哈哈
弄破鼎,弄破鼎 弄破鼎 咿呀嘿都啷噹叱噹嗆

哇哈哈 哇哈哈 哇哈哈 哇哈哈


這首民謠,說的是台灣北部的多雨天氣形態,還有趣味的農居生活。阿公拿鋤頭要挖芋頭,卻挖到了一尾泥鰍,阿公阿婆為了要如何料理這尾泥鰍打起來,還把鍋子打破了。曲末是歡樂的笑聲。

孫燕姿的天黑黑的結尾是這樣唱的
天黑的時候 我又想起那首歌
突然期待 下起安靜的雨
原來外婆的道理早就唱給我聽
下起雨 也要勇敢前進
好吧,這首孫燕姿的天黑黑,作者感觸著成人生活、感情的複雜,作者的外婆到底傳達了什麼樣的道理?如果阿公阿婆間鹹甜的爭執能讓作詞人如此傷感,我也只有佩服。

2007年5月14日 星期一

噁心的廣告

實在找不到圖
最近這個讓我抓狂的廣告
是個免費的捷運報
廣告影片中每個人的嘴
都用特效弄成U字形

本來把微笑的嘴與U連結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
但是不知是廣告公司還是廣告主太低估觀眾的智商
怕大家無法從上揚的嘴型連想到U
所以把每個人的嘴角都用力往上延伸
把捷運車廂裡搞成像異形入侵
最後女子照鏡更像是七夜怪譚
噁心至極

更過分的是第四台業者卯起來蓋台插廣告
新聞局/處你們都瞎了嗎??? 每天領薪水到底做不做事啊?

2007年5月13日 星期日

為孩子們想一想

碎玻璃穿心 小六生送命
【聯合報/記者林重鎣/台中縣報導】

2007.05.12 03:32 am

台中縣龍井鄉龍峰國小六年級學童李浚瑋昨天上午下課時,和劉姓同學在教室內追逐,跑在前方的李浚瑋猛推教室鋁門,導致鋁門上的玻璃破裂,碎片刺中李浚瑋心臟;他抽出破片,鮮血噴出倒地,送醫急救五小時後不治...
===================================

幾乎忘記的額頭上的疤,似乎又開始跳動。

那是國中二年級的升旗典禮前,大家一如以往在最後幾分鐘才像狂奔鬥牛節般湧入操場。不斷擴建的校園建物而形成上上下下的樓梯已經是以反射動作般輕鬆寫意地越過。但是那天,樓梯間的鐵門只開了一半,過於自信的我根本沒有看路,只擔心是不是會踩到前面同學的腳。突然間我只知道我坐下了,我沒有感覺疼痛,雜沓的腳步聲與喧譁尖叫也淹沒了鐵門發出的撞擊聲。

我的下意識只想到集合時間快到了,所以起身繼續跑。一直到旁邊有同學說,你受傷了。我才被幾個同學架到保健室。由於是一大早,保健室裡只有幫忙的國三同學。我只聽到他說,還好沒流太多血,都是白白的(後來才知道,這白白的就是頭骨),所以他拿了一長條的棉花放在我的傷口上。然後貼上了紗布。

那整天的課,我都覺得眼皮撐得有點吃力。也是後來才知道,前額皮膚一直往下滑,當然眼皮撐不開。

一直到六點放學回家,媽媽被我的樣子嚇了一大跳,才拖著我到醫院去。醫師說我的傷口裂得非常大,沒有清潔傷口,只有一長條棉花躺在傷口上。他說再遲個五分鐘,他也沒法縫合了。

一共縫了六針,後面的四針幾乎感覺不到麻藥的存在,每一針都是如此清晰。於是醫師後來還處理了我的胃痙攣。

還好是妹妹同學的父親的醫院,我得到還不錯的照護,只留下了一條毛毛蟲般約5公分的疤在額頭上。

至於教室門窗玻璃的意外事件,三年間我們班上就發生了不下十次,只是沒人丟命。


等到自己有了孩子後,看到美國日本的傢俱,總是處處想到孩子們的安全,看到美國的學校的設施,才知道每個設計細節都有他們的理由。再看看我們,總是在孩子跌得頭破血流後才開始在傢俱轉角貼滿醜陋的泡綿,總是在孩子嘗試將玩具插入插座後,才在插座上套上保護塞,插座也別想用了,總是在發現桌椅的齒痕脫漆時才去思考這些油漆塗料的安全性。於是我在想像,那些蓋學校的包商們,在招標時有沒有考量他們有沒有孩童安全設計的能力?學校的監工人員能不能看出設計圖的問題?

大人們,總為了預算、低價標、不足但也不願學習的精神,讓孩子們暴露於處處危險中,等發生意外後還是指責孩子為何如此冒失不小心。

大人們,你們也曾經140公分高過,你們也曾淘氣調皮過。別對你們的過去忘得如此徹底,在替孩子們設計任何事時請蹲下以孩子們的視野看世界,好嗎?

2007年5月9日 星期三

小叮噹到底是是什麼動物?

日本原創裡小叮噹似乎是"狸貓"
可是根據哺乳動物圖鑑裡
狸貓是Palm Civet(靈貓科)

你知道Palm Civet長什麼樣嗎?














(摘自http://www.blueplanetbiomes.org/)
有像小叮噹嗎?

也有人說狸貓等於浣熊
浣熊Raccoon(浣熊科)










(摘自wikipedia.org)

小浣熊卡通大家都看過吧
看起來跟小叮噹應該完全沒有血緣關係
所以狸貓=浣熊
應該是個活見鬼的說法

再來就是一個英文名字跟浣熊很像的動物
Raccoon dog
根據圖鑑的說法
牠才是"狸"
但是是犬科!!!
也就是說
牠是小狗!!!!








(摘自wikipedia.org)

至於我們常說的"狐狸"
其實是狐(Fox)的俗名
也是犬科
所以跟狸是親戚
跟狸貓沒有關係

根據小叮噹的故事描述
原來牠有兩個尖耳朵,還可恥地怕老鼠
看來小叮噹應該只是一隻"貓"
被冠上"狸"
應該只是因為中國古代貓狸不分
這個混淆也跟著徐福帶去日本了

社會良知

現在的廣告人
在發想創意時
似乎完全不會去思考
你們的廣告在別人心中
會造成什麼影響







線上遊戲業者
我不相信你們不知道
除了酒色財氣之外
最能讓家庭家破人亡的
莫過於線上遊戲
沈迷於線上遊戲的人
造成了多少社會問題家庭問題
我不相信你們渾然不知
現在還能打出"可以養家活口的線上遊戲"這種完全不負責任的口號
是的
你們可以強辯每個人該有判斷能力
你們可以強辯的確有人辦到了
但是更多受到你們廣告影響而沈迷甚至造成遺憾的案件
難道絲毫沒有動搖你們的良知嗎?













現在普世價值皆鼓勵大家回歸家庭
反省工作在生命中的比重
這個廣告卻喊出
"媽媽,真希望你每天都加班"
就不用講天天讓孩子吃油炸食物是否適宜這種已經有答案的觀點
難道父母在短短幾個小時與子女相處的價值只在吃飯這回事嗎?
媽媽加班
孩子除了得到了炸雞以外
難道沒有損失其他的嗎?

廣告人
也許你們都是自給自足獨來獨往的單身貴族
你們自己也許沒有這些問題
但在發想時
也請為其他身俱其他角色的人們設身處立想一想
你們的創意
是否造成社會負面影響
我們不奢求你們救世
只求你們把社會良知納入腦力激盪的終點檢查項目之一

免費的,通常最昂貴

日前家族聚餐時聽到叔叔發表他最近的大發現
因為他的電腦有時中毒有時壞掉
常常資料不見很是苦惱
於是他想到了一個解方-把檔案都放在網路上的免費信箱裡
他很得意地告訴我
這樣他不管身在何處
都可以取得這個檔案
而且不用花一毛錢
聰明吧

於是我想到了我多年前寫過的一篇文章
在缺稿時拿來充數一下好了

=========================================
天下真有免費的午餐? - 談談網路上的免費服務

說實話,真的有,真的有免費的午餐。只要你的身體夠強,不怕拉肚子,不怕吃進什麼致癌物或讓你上癮的毒品。免費的午餐到處都是。

網路上從最早開始免費個人工具的email、相簿、俱樂部社群(家族)、個人新聞台、到最近最熱的部落格,到處都是免費的午餐,很多人都認為網際網路真是免費的天堂。

的確是,網路上真的有許多免費資源。但是你在發現新大陸,興沖沖去註冊時,有沒有遺漏了什麼?

“使用條款”,對,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看到這頁都直接跳過的這東西。現在我節錄幾段著名入口網站的使用條款:

本服務有時可能會出現中斷或故障等現象,或許將造成您使用上的不便、資料喪失、錯誤、遭人篡改或其他經濟上損失等情形。您於使用本服務時宜自行採取防護措施。XXX對於您因使用(或無法使用)本服務而造成的損害,不負任何賠償責任。

您同意XXX得就本服務訂定一般措施及限制,包含但不限於本服務將保留電子郵件訊息、佈告欄內容或其他上載內容之最長期間、本服務一個帳號當中可收發電子郵件訊息的數量限制、本服務一個帳號當中可收發電子郵件訊息的最大檔案…

若XXX將本服務維持或傳送之任何訊息、通訊和內容刪除或未予儲存,您同意XXX毋須承擔任何責任。

很 艱澀的法律文字?沒錯,就是這樣,大家才懶得看。我這裡稍微整理一下,第一段簡單地說,”我們提供這服務,不保證你何時愛用就能用到,你如果無法使用,別 想告我們。”。第二段是說,”我們隨時隨刻會刪除你的資料,不一定是在你用爆了空間時,也不一定是在你沒用這帳號多久後,今天1G,明天如果降為10M, 也可以直接刪掉你的東西”。第三段是說,”email或其他東西,我們不保證他何時會消失”。

這些網路服務業者會這樣寫其實也有他們的 苦處,一、網路技術,有時真的會發生一些難以解釋的問題,比如說,email這東西,它不是掛號信,它有時真的會”消失”。二、網路業者之所以提供這些服 務,(而且是免費服務),就擺明了他們並無法從這些服務直接獲得收入,所以他們也無法為服務品質投注過多資源(這點很嚴肅,大家都以為網路資源應該免費, 可是這些公司或機構難道是慈善單位?當然不是,他們得有收入才能持續營運)。

以筆者從1996年開始在入口網站服務到最近,十分清楚這 些公司對於這些服務的”內部決策”。舉例來說,在筆者服務於某大入口網站時,就親耳聽到email服務工作人員說:「免費的東西給他們用,抱怨什麼啊!有 得用就該感激我們了吧!」,同一家公司某次遇到租用的email服務軟體的授權數即將超過,於是工作人員未經主管同意,就直接砍帳號,不管他們是不是踰使 用期限。還有另一家公司,因為技術不夠成熟,伺服器常常負載過重而當機,工程師的處理流程即是-砍信,問他們如果裡面有人家重要的信怎麼辦?「我哪管得 著?」

知道您的東西在業者的心中的份量了吧。

別癡想網路公司會把你的珍寶當自己的來呵護,大家還有其他很多重要的事要忙。

說 了這麼多,並不是要嚇大家都不要去用免費服務。我只是想傳達一個原則:網路免費服務,請把它當作是「一時的」、「無關痛癢的」、「消遣的」。舉例來說, 「網路相簿」,請用來一時要分享某些照片給某人,或是需要線上沖印照片之用,千萬不要拿來當作你的相片永久珍藏處,試想想,如果你的相片,充滿回憶、充滿 親情,但某一天登入時,網路公司告訴你:「由於硬碟損毀,您的相片已經無法復原。」,你會是什麼心情?再舉個例子,如果您的公司使用免費email作為商 業溝通管道,如果某次客戶下訂,您卻在五天後才收到(甚至到死也沒有收到這封email)而損失百萬,您覺得您告得贏網路公司嗎?更不用說那些血淋淋的實 際例子,好不容易辛辛苦苦經營的部落格,網路公司想關閉服務時,會覺得你們友情深厚而不關閉你的版嗎?

如果您使用這些網路技術,是認真投入感情,是嚴肅投入的商業行為,請務必評估免費服務的風險。

別以為你真的撿到便宜了,免費的,通常最昂貴。

2007年5月6日 星期日

sorry, folks

我知道有些好朋友總是來光顧這個鳥blog
也有人期待能在這看到些東西

即便我堅持
寫的東西是為自己不為任何人
但既然有人在看
壓力在所難免

但是這一個月來
經歷了父喪
經歷了事業上極為重大的衝擊

現在的腦子
除了日常生活的作息外
似乎全被無法形容的物體霸佔住
像個黑洞
不管想思考什麼事
全都立刻被黑洞重力吸收
一絲不剩

我嘗試著尋找袋鼴與鼴鼠的資料
可是即便看了腦子也無法整理轉換撰寫
我嘗試著寫點詞
可是散佈在腦中的語句無法組合
我嘗試著翻閱敗家物的雜誌
卻發現心中在抗拒這些新資訊
我嘗試著閱讀最愛的宮部美幸與西村京太郎
原本有趣驚異的故事如今索然無味

就像現在的失眠狀態
其實無法辨識腦子裡的任何訊號
就只是空白


我相信會過去的
給我點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