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2日 星期三

暴民之島

至此,台灣,你已滿盤皆輸。

不用再說什麼一小群人不代表全台灣人,不用再說什麼遺憾譴責這些沒用的官話。

台灣的民主的本質其實就是這樣,從民國七十六年開始的街頭運動。穿梭其中的有學生,有勞工,有農民,但其實最重要的中流砥柱就是暴民。如果沒有這些流氓地痞化身的民主使者的煽風點火帶頭搗毀,農工學生不會那麼英勇。

這群暴民衝撞出了民主?屁,那只是把民主這個名詞硬套上來。

台灣的民主的背後的意義,本來就不是民主。現在回頭看看,根本只是金錢貪婪,只是民粹的獨立運動。民主,只是個幌子。

蔣友柏先生,你現在倒是出來說說,是誰把民主玩low了?

倘若只是鄉土歐吉桑如此,也還說得過去,我們還有助拳囂張的民意代表,我們還有愛將人冠上敵人頭銜的立委,我們還有死不道歉的地方首長,我們更有放任暴力的政黨與政府。

從來沒有這樣以身為台灣人為恥。

2008年10月13日 星期一

真妙的醫生











這醫生實在很讚,人的頭是要怎樣採下?

2008年10月7日 星期二

無奈

為了沒有注音鍵盤的電腦,開始練習拼音輸入法。漢語拼音實在很彆扭,許多音很沒道理,給(gei3, why not ge3?)、扭(niu3, why not nio3?)、有(you3, why not yo3?)、天(tian, why not tien?)...

想到那天去廟裡拜拜,聽到廟助們間短暫的聊天。(以下為台語)

甲:漢語拼音,就是阿共在用的。
甲:通用拼音,就是全世界都通用的。
乙:喔,安涅喔。

實在很無奈,用名詞來欺騙知識水準較低的人,這麼多年了還是有效。

2008年10月1日 星期三

勇者物語

終於把兩冊一千三百多頁的勇者物語看完。

看完以後,才發現中間一大部分我不很喜歡的類似電玩遊戲的情節,是真有意義的。主角小學生小亘,在遭逢父母離婚的巨變時,在痛苦絕望中踏進了幻界成為旅人。目的是進入幻界的命運之塔,而能改變現世的悲慘的命運。於是開啟了一路驚心動魄的旅程。

途中出現許多現世影射的情境,也有虛幻的情節,有如幻覺的美好,也有極為殘酷的死傷與別離。最後小亘雖然一如預料地到達目標,但他卻對命運女神選擇了拯救幻界的生存,而不是改變自己現世的命運。因為小亘的個性,他無法將幻界只當作是個幻覺,他將幻界裡的友誼、責任,都當成最重要的。相對於另一個旅人美鶴,在現世雖然是朋友,但卻只是將一路旅途上的人事物都當作是到達命運之塔的工具,甚至不惜摧毀以達成目的。

到最後,小亘回到現世的時間點,其實就是他消失的時候。對於現世的人來說,小亘沒有離開過,小亘的命運也一點都沒有改變,父親還是離開了,母親還是因為瓦斯自殺而臥病在床。但是對小亘來說,這段旅程卻給了他一個最寶貴的東西﹣勇氣,原來他對命運的悲慘只能選擇躲避選擇逃離,現在他有勇氣面對所有的不幸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