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3日 星期日

為孩子們想一想

碎玻璃穿心 小六生送命
【聯合報/記者林重鎣/台中縣報導】

2007.05.12 03:32 am

台中縣龍井鄉龍峰國小六年級學童李浚瑋昨天上午下課時,和劉姓同學在教室內追逐,跑在前方的李浚瑋猛推教室鋁門,導致鋁門上的玻璃破裂,碎片刺中李浚瑋心臟;他抽出破片,鮮血噴出倒地,送醫急救五小時後不治...
===================================

幾乎忘記的額頭上的疤,似乎又開始跳動。

那是國中二年級的升旗典禮前,大家一如以往在最後幾分鐘才像狂奔鬥牛節般湧入操場。不斷擴建的校園建物而形成上上下下的樓梯已經是以反射動作般輕鬆寫意地越過。但是那天,樓梯間的鐵門只開了一半,過於自信的我根本沒有看路,只擔心是不是會踩到前面同學的腳。突然間我只知道我坐下了,我沒有感覺疼痛,雜沓的腳步聲與喧譁尖叫也淹沒了鐵門發出的撞擊聲。

我的下意識只想到集合時間快到了,所以起身繼續跑。一直到旁邊有同學說,你受傷了。我才被幾個同學架到保健室。由於是一大早,保健室裡只有幫忙的國三同學。我只聽到他說,還好沒流太多血,都是白白的(後來才知道,這白白的就是頭骨),所以他拿了一長條的棉花放在我的傷口上。然後貼上了紗布。

那整天的課,我都覺得眼皮撐得有點吃力。也是後來才知道,前額皮膚一直往下滑,當然眼皮撐不開。

一直到六點放學回家,媽媽被我的樣子嚇了一大跳,才拖著我到醫院去。醫師說我的傷口裂得非常大,沒有清潔傷口,只有一長條棉花躺在傷口上。他說再遲個五分鐘,他也沒法縫合了。

一共縫了六針,後面的四針幾乎感覺不到麻藥的存在,每一針都是如此清晰。於是醫師後來還處理了我的胃痙攣。

還好是妹妹同學的父親的醫院,我得到還不錯的照護,只留下了一條毛毛蟲般約5公分的疤在額頭上。

至於教室門窗玻璃的意外事件,三年間我們班上就發生了不下十次,只是沒人丟命。


等到自己有了孩子後,看到美國日本的傢俱,總是處處想到孩子們的安全,看到美國的學校的設施,才知道每個設計細節都有他們的理由。再看看我們,總是在孩子跌得頭破血流後才開始在傢俱轉角貼滿醜陋的泡綿,總是在孩子嘗試將玩具插入插座後,才在插座上套上保護塞,插座也別想用了,總是在發現桌椅的齒痕脫漆時才去思考這些油漆塗料的安全性。於是我在想像,那些蓋學校的包商們,在招標時有沒有考量他們有沒有孩童安全設計的能力?學校的監工人員能不能看出設計圖的問題?

大人們,總為了預算、低價標、不足但也不願學習的精神,讓孩子們暴露於處處危險中,等發生意外後還是指責孩子為何如此冒失不小心。

大人們,你們也曾經140公分高過,你們也曾淘氣調皮過。別對你們的過去忘得如此徹底,在替孩子們設計任何事時請蹲下以孩子們的視野看世界,好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