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9日 星期一

草履蟲化的台灣人

天真的我一直以來都認為人類不斷因為教育的普及與社會教化而不斷進化。我錯了,我大錯特錯。

從現在的角度看二次大戰前的德國人,覺得極度不可思議,那麼多的人何以能被一位言之無物的惡棍集體催眠,而對猶太人進行慘無人道的屠殺。同樣地,中國共產黨當年的文化大革命,小紅衛兵鬥爭處死自己的父母長輩,現在看來也令人匪夷所思。人類的理智,為何能被某些刺激而完全喪失?

看來,這是人類的天性,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某些具有強大力量的人物,這些人物都能讓眾人的理智失去作用,哪怕只是一抬手一點頭,都能讓眾生落淚、癲狂、癡迷。

天性,所有人類的心智裡,都有比例不等的理智與感性在腦子的兩端拉鋸,絕大部份人類的感性的力量都大於理性。而社會的教化與律法,是在規範人類抑制感性部份的作用。

當人類的大腦惰於思考,理性力量就會開始衰退,取而代之的是反射反應。就像草履蟲,當受到刺激時,外質就立刻放出刺絲防禦,當水中電性一改變,就立刻移動。這單細胞動物沒有思考能力,一切行為只靠反射反應。

很不幸地,現在這個社會,有大量簡化後的資訊與極為方便的資訊管道,讓我們不再需要思考。我們的腦子接收娛樂八卦新聞、我們的感官接受聲光刺激,美其名為休閒,其實只是讓已經不習慣活動的腦細胞維持低電位。所以,我們的反應只剩下『喜歡』、『討厭』、『爽』、『不爽』。

比如說,當你的音樂來源是下載MP3,而業者開始收費時,大家的反應就是『不爽』,而不去思考,你不花錢買,那些音樂人都喝西北風就能做出你在聽的歌?

比如說,當你聽到健保免費的時候,反應就是『爽』,你不會去思考,這政策是否會讓醫院倒閉你以後看病可能得從高雄到台中才看得到,或是得讓政府大量印製鈔票付給醫院藥廠,而通貨膨脹導致未來你得要付上數億來買一包米。

比如說,當你的兄弟被人教訓時,反應就是『不爽』然後拿刀拿槍拿義氣去挺兄弟,而不去思考是不是你的兄弟先去砍別人。

我相信納粹興起前與文化大革命之前,人類一定也都經歷類似的思考障礙期,才能醞釀出那麼大的能量。

我也相信我們正在醞釀累積下一個悲劇的這種能量。

2010年11月15日 星期一

含淚投票

人類天性本如此,有些人比較感性有些人比較理性。而這差異沒有優劣,而且是形成社會的必要條件。

反映到政治,有個共通的outcome - 含淚投票。但這淚的成份卻相當不同。

趨於理性思考的人,通常無法忍受政治人物的一絲絲瑕疵,只要有一點不妥,他們便得"含淚"才投得下去,而且這群人通常最怕表態也最怕別人知道他投了這個瑕疵者的票。所以這淚的成份是恨鐵不成鋼的無奈。

趨於感性思考的人,通常以義氣相挺,只要有一絲絲勾起他們的共鳴點,不管候選人謊話連篇還是殺人放火,投下去就對啦,而且這群人最擅長集氣,最愛在造勢場子裡感受那洶湧澎湃的三字經的爽度。所以這淚的成份是最好非我族類都死光的同仇敵愾。

其實都無所謂的,所謂民主不就是讓各種人都能說話表達這回事?只是很妙,這兩種人卻與顏色有高度共線性。

2010年11月7日 星期日

杯子蛋糕


























不知道自己為何老是三不五時想出一堆事來折騰自己。簡單的杯子蛋糕也能搞一整天。

anyway, 孩子們開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