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30日 星期五

完全犯罪?

就像推理小說的鋪陳
有個屍體(結果)
一堆證據(線索)
讓大家心中都有了某些期待

然後
嫌犯死亡
證人暴斃
罪證不足
法律漏洞
這些原以為只有在小說裡出現的情結
都密集地在台彎的這幾年出現

無案不破的千草檢察官或倉石檢視官
如果生在台灣
大概也只能徒呼負負向完全犯罪低頭

2006年6月14日 星期三

工作工作工作

豐澤電器撤出台灣市場

當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
我想到的不是他們為何要退出市場
定位?策略?
而是又有一大批人要失業了

再想到上星期eBay賣給PCHome
eBay的員工也被遣散
還有個朋友的公司兩個月發不出薪水
更有個朋友被工作了十幾年的公司解職

於是
本來是找家穩定的大公司工作最有保障的邏輯
一點都不成立了
這年頭
想有個工作餬口都不容易了
更不用說有個好工作環境
好薪資福利
好老闆好同事
是多麼的難

2006年6月13日 星期二

贅字文化

...
今天的股市是做一個漲停的動作
...
上面這句話原來應該只有"今天股市漲停"6個字
可是這位電台新聞連線投顧先生一共花了14個字

最怕看到電視新聞的SNG連線
念別字、沒知識、耍白痴也都已經習慣了
更糟的是記者沒準備沒內容沒墨水
但最多的是-時間
所以常常聽到
"以上就是記者XXX在現場的整個的一個全部狀況"(到底是一個?整個?全部)
"所以安定基金就啟動了整個的一個進場機制的動作"(自從國安會啟動國安機制後,不管是人是事是物都會"啟動",都有"動作",見鬼)
這些沒意義的屁字
只是用來把導播要求的時間拖完
但這種虛胖的說話方式
已經風行草偃到各人各種
特別是這個沒知識不念書不充實自己的虛浮年代
肚子裡沒幾個詞的人
大多可以滔滔不絕
但仔細拆解就能發現裡頭有意義的東西
實在少得可憐可悲

不禁回想學生時期的考試
問答題的答案光是正確也沒有用
字數還要"充足"
所以越能用些虛字充版面
越能把同一件事翻來覆去講好幾遍的
越能拿高分
原來贅字文化早在數年前已經紮根了

繼續走下去

現在回頭想想
這次是真的自私了
不顧家裏的經濟狀況
不顧才正需要照顧的小孩們
決心做自己想做的事

每天拖著個半瘸的痛腿走老遠的路坐公車
每天算計著午餐的60元預算
每天食不知味地邊吃邊做事
常常輾轉難眠地思索未來的方向


想到這是自己的選擇這是自己往自己的夢想前進的路
想到能跟志同道合的夥伴一同開心地工作沒有豬頭
一切都是值得的

2006年6月12日 星期一

何須定罪 ?

何需要定趙駙馬跟這所有人的罪?

當越來越多的貧戶看到三級貧戶可以這樣呼風喚雨日進斗金披珠戴銀
當原來並肩作戰的環保團體被背叛越來越孤立
當原來一同在街頭抗爭的社運學生團體現在被視為破壞社會安定的力量
當原來的弱勢團體越來越弱勢甚至要被譏該被丟去中南美
當人權團體發現他們所爭取的人權其實就止於這幾個人的人權
當中產階級看著原來尚足以糊口的收入被移轉到財閥的手裡
當所謂的政治清流新勢力都一個個被看破手腳
當所謂的民主英雄一出事就往國外躲

台灣人早該揭竿起義
何須定這些人的罪?

可憐的台灣人

台灣人真是可愛又可悲

當你的稅金被政客玩弄
當你的尊嚴被政客踐踏
當你的理想被政客背叛

還能站出來為這些政客打抱不平

我想台灣人你的下一步乾脆捧著你的家當去進貢給這些政客
順便請他們在你臉上灑泡尿吐口痰

2006年6月6日 星期二

過激的演出

最近電視上很怕看到三個東西














1. 遠X電信的廣告










2. 本X ciXic的廣告















3. 三人男偶像團體的MV


這三個都有個共同特點:不知道在樂什麼?

一般人對情緒的反應大概都有個可預期的pattern
比如說
一個爸爸得知孩子出生,狂喜雀躍的場景是很能接受
甚至能一同感動的畫面
比如說
聯考中第,全家歡聲雷動
也能讓人一同感受到他們的喜悅

但是上面說的三個東西
裡頭的人不知道為何高興到不行
因為話費超便宜?
因為看到一台車?
因為唱歌跳舞好快樂?

這些快樂的表情與我們想像得到的原因是如此不搭調
過激的演出
不會讓人共鳴
只讓人感覺白爛與智障

2006年6月1日 星期四

規矩做人做生意的是白痴嗎?

報稅時少報一張10元的扣繳憑單
國稅局都查得到
該補要補該罰也會罰
可是為什麼就有人千百萬的珠寶鑽石手表都不用申報?

規矩做生意的
一張發票也逃不掉
繳了稅金
沒有得到什麼服務或好處
違規罰款更容易抓
罰金動輒上萬
為何攤販不必繳稅
多的是攤商開個賓士去擺攤
警察抓到頂多幾百塊罰款

規矩做人做生意的真的像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