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2日 星期五

腳步的速度

前天晚上夢到跟爸上香
上著上著又哭了起來
伯母嬸嬸說了那些很熟悉的話
說別讓爸牽掛

於是想起那天
我在車上
護送爸的遺體到殯儀館的路上
跟爸說
現在到哪了要跟好
到了辛亥路
想到
爸,你從來沒來過我的學校
兩次的畢業典禮你也都沒來過
你看到了嗎
這是你兒子念的大學
我應該要讓你驕傲的
可是我卻沒讓你分享
車的速度好快
一下就過去了
一下就到了

我哭著一直問

你在急什麼
你一輩子橫衝直闖匆匆忙忙
連躺在病床上都急著解脫
幹嘛啊
為什麼不能放慢腳步
跟著孫子孫女的小步伐
享受一下你這輩子沒過過的悠閒

我現在知道了
我現在跟你年輕時一樣
為了家人為了父母
無法選擇自己的速度
等到習慣了這速度
也許就慢不下來了

我病了

早上不多花一分鐘賴床
因為要趕著八點半把孩子送到學校
才趕得上八點四十的公車上班
也許趕上了車
卻發現又忘了給孩子吃藥

下了公車全速走過計算過的最近距離到達辦公室
已經是最快速度
但仍無法作為同事表率
沒辦法讓大家更努力工作

努力讓工作進度趕上
努力讓自己進入狀況
卻發現永遠有來自第一線客戶的壓力的突發狀況
永遠有處理不完的各類人事物
到頭來禍首還是我們沒把產品做得好

拼命擠出點時間上點日文課
雖然趕上了上課
卻永遠在老師面前懺悔沒有好好複習
上了許久卻連一句完整的句子也說不好

努力要讓身體健康
但又不想佔用下班與家人相處的時間
於是中午到健身房動動
但有限的時間也只能多少流點汗
還常常耽誤到下午的開會時間

算計好公車時間離開公司
第一個路口必須跑過才能順利通過第二個紅路燈
然後保持步伐
才能在第三個紅綠燈變換時不須等待而穿越
下個小巷口少有車出入於是可以闖個紅燈
接下來是一條長巷但必須小心因為行人多
所以得東閃西躲繞過這些擋路鬼
最後要穿越捷運站
才不用等路面的紅綠燈
經過電扶梯時一定要走左邊快速通過
上電扶梯時要一面爬一面注意公車是否提前到站以決定要不要衝刺
務必在12分鐘完成這954公尺的距離
才有希望搭上這班班次少得可憐的小2
但有時就算準時公車卻脫班或塞車
讓你的一切努力白費
於是與家人相處時間又少了些
於是少盡到義務的罪惡感又多了些

努力讓每個家人獲得的照應關心均衡
卻還是常常不經意傷了這個心逆了那個意

哄孩子睡時小心翼翼
但還是常常抵擋不住疲倦
而錯過了許多家事


然後我的腸躁症似乎又犯了

2007年10月11日 星期四

黃舒駿的「未央歌」















民國76年,我進入大學,參加了吉他社,吉他社照例會舉辦一場演唱會迎新。演唱會有高級組的學長姐表演,也找了些外校的學生交流。這年的特別來賓,是楊明煌帶著當時還在大氣系的學長黃舒駿一起彈唱當時尚未發行的第一張專輯的歌曲。

從那場演唱會後,所有吉他社學弟妹,不管學到第幾個和絃,都在彈著「未央歌」。

流行音樂,常需要一些當下最時興的元素趕上潮流,比如電子鼓剛出現時,不管抒情搖滾,全都來一段,比如電音技術出現時,不管中國娃娃還是大小天后,全都插一段。

但這些都很難成為雋永的作品。

流傳數十年的,像是Simon & Garfunkel,沒有華麗的編曲、沒有絢麗的舞步、更沒有亮麗的外貌。有的是對情感深刻反覆思量後,以文學為底真摯為輔而湧出的歌詞,有的是完美搭配著歌詞內容的音符,有的是台下十年工,台上(或錄音室)認真體會而發出的歌聲。

這首「未央歌」(或是黃舒駿其他更革命性的作品),能不能流傳數十年我不知道,我所知道的是,與時下令人血脈賁張的流行音樂相比較,音樂創作這件事,似乎已經從本質上改變了。

不管是當年聽民歌的大學生,或是現在四五年級生,在聽到「未央歌」時,會有所謂的共鳴,因為創作者在創作時的確是寫出實際的感覺,並且利用歌詞的內容或歌 曲的旋律,真正牽動到聽眾的大腦中的某一個區域。(以下只是發牢騷:時下有太多太多流行歌曲,只是在摸索一段會大賣的幾個小節的旋律,然後拼湊上一些看似 歌詞其實只是堆疊一群空洞的文字的disposable song,而這也是大部分唱片公司的官方"政策",唱片公司及創作人洞悉現代人早已失去閱讀能力,所以歌詞這件事,一定是最末priority,現代人的 音樂的目的,大多用在手機答鈴,而不是在夜深人靜時的細心聆聽。)

2007年10月4日 星期四

項圈

人的脖子上,似乎都套著看不到的項圈。項圈的數量因人而異,有人多有人少。每個項圈另一端的主人,也許是父母,也許是伴侶,也許是家人孩子,也許是朋友,也可能是老闆同事員工,也可能是你關心的社會政治或是遠在非洲的饑民。

每個項圈的材質也許不同,有鬆軟的,有粗硬的,更可能有刺棘的。很少有讓你感受舒適的項圈,有些也許你只是意識到有這個項圈的存在,有些拉扯會讓你難受,有些更可能讓你皮破血流。

每個項圈繩子的鬆緊也不一,有些只是鬆垮垮地跟著你的人生走,有些三不五時拉扯一下,有的可能一直讓你喘不過氣。

每個項圈繩子的方向也不一樣,有些與你人生的步伐一致,有些一直拉著你繞圈子,有些也許一直跟你唱反調。

每個項圈那頭的主被動性也有差異,有些讓你帶著走,有些拖著你走。

每當其中一個項圈有動靜時,你也許選擇抵抗,也許選擇順從。無論如何,你的動作都可能影響其他項圈的主人。那些主人也許樂於被牽動,也許不悅而反向拉扯。無論如何,你的脖子上,都得承受不一的壓力或傷害。

而這些項圈,都鎖著。解不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