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31日 星期二

誰比較高級?

其實我從沒看過郭先生的文章,也一點都不想去看那些挺他為英雄或逼他道歉的人所持的論點。

我自己的第一個經驗:
有一年我協助到屏東鄉下義診,在叫下一位老先生的名字時,彆腳的台語穿了幫,被那位老先生罵到臭頭,大意不外是吃台灣米不會講台灣話之類的。我一句也沒回嘴。

第二個經驗:
一次在網路上的討論區,有位"小白"問了一個很基本的問題,結果被許多人圍剿,說為何自己不做功課,為何在此浪費網路資源,甚至有位博士說到他終其一生在追求"菁英"這個目標,不了解為何有人水準如此低下。

我相信基本的自負與自信是許多人活著(或求生存)的動力,我也相信全世界自有歷史以來不斷的宗教、信仰、種族間的紛爭,都是源自於此,也不會由任何事件或文章被解決。

在那兩個經驗的當下,我都很憤慨,生氣為何有人不曉得世界上不是只有你的母語是母語,生氣所謂的高知識份子,竟然不懂得去接受這個社會是由各種不同的人所組成的,生氣納粹主義的無所不在。

今天我不再生氣,因為生氣表示我自己也仍迷失於我執,表示我也自認比其他人更"高級"。生活的每個角落每個點滴,都或多或少有歷史造成的恩怨。如果每件事都要去計較追究,乾脆每個人都拿起刀去找人算帳就好了。

往前看吧。

2009年3月5日 星期四

最近刊了兩個職缺,在年後突然收到許多履歷。一開始很是興奮,覺得應該可以找到夥伴。

可是在這幾天,看到一些中高齡、身障者的履歷,也曾和一個有些許障礙的人面談過。心情十分低落。

由於預算與技能需求,我們的職缺很有限,需要的技術門檻也頗高。我很難過也很抱歉沒能幫上你們的忙。

我只能在面談時,盡我的能力,在短短的時間裡,把我的經驗與我會的東西的儘可能傳授給各位,希望你們能在最短時間找到加強技能的重點跟方向。

真的希望我們的計畫能順利進行,讓我能有餘力真正幫到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