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0日 星期四

關上感覺


這些是我通勤的伴侶。耳機、一本小說,加上口罩,就把五感中的三感都關上了。

也許我就是那些冷漠的都市人之一,也許我離耳順之年還有點遠。現在我只想擁有一點點屬於自己的世界。

2009年7月22日 星期三

台北日偏蝕

沒有帶單眼,也沒有減光片,只有靠雲幫個忙,照了這張最不專業的日蝕照。

2009年7月17日 星期五

黃葉榕

自從自己搬出來住後,不管種花養魚種菜,最後都是死光的份。

那年去苗栗表姊家玩,帶回一株鐵樹。沒想到一星期不到,也被不知名蟲子吃光,強如鐵樹也躲不過厄運。

至此已萬念俱灰,於是把鐵樹的花盆丟在陽台風吹日晒。過了許久,發現花盆裡長出了新芽。本以為是雜草也沒在意,沒想到慢慢拔高,查了圖鑑才知道是黃葉榕。但家附近沒看到有黃葉榕啊。

自從黃葉榕出現後,九年(或說十八年)的雙人世界也起了變化,小孩一個一個蹦了出來。我沒有想過這株黃葉榕有些什麼魔力,但它真的是我們家的幸運樹。

每每有風波,我都想到那句歌詞,"愛已變成樹,就算是有風,會平息的。"

這輩子,我的夢想,除了讓家人安穩,就是希望能有一小塊地,讓它別再窩在小小的花盆了。

2009年7月7日 星期二

第一天捷運通勤

終於,今天開始可以坐捷運上班了。

其實坐捷運比坐公車貴,比公車更繞路,還要轉車,下車後還得走五分鐘。但我都不想再忍受那些不尊重他人生命的公車司機。

我知道還是有好司機,但我不想把生命與時間拿來賭坐到他們車的機率。

2009年7月2日 星期四

回憶父親


照片中的時間大約在1974年左右吧,父親當時的年紀,比我現在還要年輕十歲。

從這張照片我才知道父親的確牽過我的手,而擁抱,則是完全沒有印象。

自從青春期以後,便很少跟父親說話,每有對話,最後必定是吵架收場。一直到他過世,都是如此。

前幾天夢中,父親的身影,出現在孩子房中,帶著靦腆的笑容遠遠地看著我與孩子們在客廳嬉戲。我衝進房裡,叫了一聲爸,遲疑了一下,不曉得能不能碰觸到他。但發現我能紮紮實實地握著他的手臂,而且緊緊抱著他。

爸,我們都沒忘了你,孩子們也都牢牢記得你。

2009年7月1日 星期三

月下的家人


沒上腳架的夜拍。

這是這個捷運站通車前的最後一個週末,以後大概不會這麼清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