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2日 星期五

在你前頭的人生路,就像這繩索交織的網,你得小心翼翼踩穩每個結,抓牢每個點。

2009年5月20日 星期三

what is love?

常見劇本一:
爸爸訓斥小孩,我在外奔波勞苦,為的不就是這個家?我這樣還不夠愛你們嗎?小孩哽咽說,爸,我不要你這麼辛苦,我只要你花點時間陪陪我。嗚嗚嗚。

常見劇本二:
塗太太,你怎麼又來了,看起來這次黑眼圈換右邊,身上還有沒有哪邊被打傷的?一天到晚被揍也不是辦法,離開他吧。塗太太吞吞吐吐,可是打完後,他說他很愛我。嗚嗚嗚。

最近大家都在吵誰愛得比較多。愛這種東西,就像店裡的麵包,好吃難吃要客人說才算數。喊破喉嚨說我愛得最多,可是沒人感受到,或是感受到的根本是愛的相反,那愛就只是個屁。

你們老說愛台灣,喊得震天價響。而台灣人應該可以粗分成這兩種,有點思想有點主見的,感受不到你們的愛,只感受到你們的仇恨。天真憨厚點的,搞不懂什麼是愛,乖乖地被你們當工具當刀俎。

2009年5月18日 星期一

this old guitar

忘了是哪一年,不小心摔到留下了這個傷疤,在這把20年的老吉他。

那年20歲,拿著存了6, 7個月的家教薪水,跑去買下這把琴。

年輕時學琴只是為了炫耀,到現在,才越來越能體會john denver唱的:

this old guitar taught me to sing a love song.
it showed me how to laugh and how to cry...

年輕時彈琴,總是想把琴譜上每個音都彈準。老了才體會,手指跟著感覺跟心情走的意境。

年輕時一度以為自己是不會哭不會笑的人,老了才體會,要阻擋眼淚,是挺不容易的事。

2009年5月15日 星期五

慢慢消失的天空


我要好好記住這片天空與這道彩虹。因為下面這則新聞所說到的土地,正是照片中下方綠樹這塊。

====================================
每坪177萬 新壽標下內湖國有地
【經濟日報╱記者梁任瑋、蔡靜紋/台北報導】

2009.05.15 03:10 am

國有財產局昨(14)日標售北市內湖陽光街826坪住宅土地,有22組人馬搶標,新光人壽以總價14.68億元,土地單價每坪177.54萬元得標,超出底價5.47億元2.69倍,擠下國美、元大、宏普與冠德建設,敲響房地產景氣復甦的第一個訊號。

上周伊通街國有地有28組建商搶標,國產局打鐵趁熱,昨天標售七宗北市精華區眷改土地,一共有60封標單,標脫率達71.43%;其中22封集中在內湖陽光街第一標,包括新壽、台灣人壽、冠德、宏普、皇翔、元大旗下源建設都投標。

陽光街土地有九家建商出價超過10億元,包括第二高標國美建設老闆盧明德12.64億元、元大12.1億元、宏普11.1億元,每坪價格約153萬至 134萬元。觀察近年來內湖土地市場交易,去年7月華固建設以每坪160萬元,將西湖段土地賣給璞永建設。2007年華固以每坪185萬元取得內湖五期住宅區土地,單價看似比此次新壽高,但該筆土地包含賣方應負責取得台北市政府容積移轉的條件,因此昨天新壽標下的這筆土地,仍創下內湖住三土地新高紀錄。

不過,去年2月基泰以10.18億元取得日湖生活百貨(前身為德安百貨)對面424坪土地,該筆土地為商三特,但實際上容積比照住三之一,換算該筆土地單價高達240萬元。

台灣房屋總經理彭培業表示,新壽陽光街地面積826坪,有興建豪宅條件,容積單價每坪高達78.91萬元,未來推案每坪超過100萬元。

2009年5月11日 星期一

爭真理?還是放輕鬆點?

天熱火氣大,孩子們玩得挺高興,倒是兩個媽媽為了隊伍哪邊是頭哪邊是尾爭得面紅耳赤。

我也不曉得,要教孩子,爭真理?還是放輕鬆點?

(可翻轉liveview對矮個兒的我真是個恩物...)

2009年5月8日 星期五

兩塊錢

大約是小四吧。媽媽開始給我們零用錢,每次大約新台幣兩元,我幾乎都原封不動每週存入郵局儲金。

一天放學,天氣很熱,禁不起同學起鬨,跟著他們花了兩塊錢買了一支冰棒。

當我拿到冰棒時,我開始大哭,同學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衝出店,一路奔回家。回到家見到媽媽我哭得更難過,我記不得媽跟我說了什麼,我也不記得冰棒到底吃了沒。

我想我難過的是,當年爸媽為了自力更生搬出老家,每天都省吃儉用,唯獨對孩子的花費不曾吝嗇。這兩塊錢,我圖了一時清涼,媽卻要做上數十個甚至上百個耶誕樹吊飾才賺得到。

其實小時候,我從來不知道家裡是貧窮還是富有,父母也沒有給我們任何壓力。但不知為何,我就是知道,我身為家裡的一份子,有責任有義務要分攤家中的任何責任。

直到現在,我在花錢時,心裡其實都在盤算著:買這瓶飲料的錢,如果買本繪圖本給孩子是不是更好?坐這趟計程車的錢,如果給老婆坐,她就不用擠公車。大部分時候,我就會轉身走出便利商店,我就會繼續等公車。

苦嗎?我覺得自己在享受一些奢侈品時的難受,也許遠遠勝過無法滿足物慾的痛苦。

2009年5月5日 星期二

姬緣椿象


最近姊姊上學時,總吵著要繞路,因為公園好多"紅螞蟻"。紅螞蟻多到把工具小屋的木牆跟屋頂都染成豔紅。路上也多三五成群呈聚賭狀。

今天總算找到,牠的名字是"姬緣椿象"。

總有一天


總有一天,孩子放開我的手,背上背包,走他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