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天王傳奇(十) - 天王不死

還有一個有名的個人網站,站主老王老是一直吹捧自己既會設計又會寫程式還有滿腦子思想。其實打開阿桐伯影像處理軟體,大家大概都能搞個陰影浮雕什麼的特效,這樣也算是會"設計"?這位老王大概從沒去看過國外修習網路媒體設計要精通的,除了圖形設計,還有藝術、視覺、人機介面、動態流程、版面編排、及特殊的網頁技術等等一拖拉古的課程。寫程式更是令人笑掉大牙,用最基本的語言湊出了一個永不改版的簡單佈告欄(反正流量不高,對穩定性的要求很低。反正永不改版,所以擴充性與應用性根本不用顧慮。),如果他資訊系的同學知道他們畢業的學長竟然用這種東西就能號稱精通程式設計,應該會頒給他一個獎請他別告訴人家他是哪畢業的。

這位老王,滿嘴術語與專有名詞,拼湊出的文章很像是一回事,但實際詳讀你就會發現,他觀察到的,你平常應該也看得到,你看不到的,他也說"有待觀察",更不用說那些假借公正媒體之名推銷與他有交情的人的文章。老王所謂的"觀察"可能比上面的黃大哥好些,他至少會去一些記者會,聽一些風聲探一些消息。但商場上,真有這麼容易就在那些客套話中讓你探出什麼嗎?膚淺的老王以為他真的是網路趨勢專家的第一把交椅,但在一次座談節目中,執行製作深深覺得網路產業找老王準沒錯,但在錄播時,只見老王天馬行空看似流利講了一串很有思想的話,卻逃不過精明的主持人:「王先生,我們節目時間寶貴,煩請講重點。」老王此時很努力想擠出一些言之有物的東西,但幾分鐘後,主持人仍很不耐煩打斷:「抱歉,王先生,我們網路產業部份就先講到這吧。接下來我們來看金融產業....」這件事讓我們網路人很是抬不起頭來,現在大家都認為這些網路年輕人,自以為有智慧有思想,其實只是一堆草包。

一季一季過去,阿魯巴營運赤字越來越大,上市計劃卻屢屢受阻,除了大環境已經大不如前,公司本身在被審核評鑑時也時常被發現問題,像之前提過的數字造假問題,像阿魯巴根本提不出未來長遠的具體利潤模式等等,上市申請接連被打回幾次,眼看情勢大不好,錢將燒盡,未來的資金還遙遙無期,畢竟當初股東估算的投資金額,只夠撐到上市,後續的資金都要仰賴投資大眾啊。股東們都有點按耐不住了,張大頭在每次董事會的聲音也越來越低。終於有大股東開口:「既然上市希望渺茫,是不是要拿出備案啦?」所謂備案,就是把公司賣了,最好是賣給那種不進入狀況的凱子,讓股東獲利了結。

張大頭當然是一百萬個不情願,他當天王每天呼風喚雨,簡直像個皇帝,如果賣了公司,他要不就得走人,要不就得當然人家的部下,這種日子他可回不去,如果當過了總統威風八面萬人之上,怎可能去屈就當省長給人鞠躬屈膝咧。此外,他每天夢想阿魯巴股價飆到200塊的兆萬富翁發財夢也碎了。但他心裡的另一個小魔鬼,在拉扯著另一端,小魔鬼告訴他,如果繼續撐下去,鐵定是敗戰投手候選人,到時的下場也不會好看,不如先求解套,讓敗戰責任丟給救援投手,另一方面也求銀子能落袋為安,一籃快過期的雞蛋,賣不掉也是餿了,降價求售不過是少賺,並不賠。更何況張大頭的心理還在盤算:「我好歹也是身經百戰的張大頭,搞不好就算賣掉公司我還是能保住天王之位。」

於是阿魯巴落入另一大財團之手,張大頭也因為原本握有的股權而成為億萬富翁。此大財團雖然在其他領域頗有盛名,但對台灣的網路公司環境卻是門外漢。(不然怎麼會用幾十億買下一籃餿雞蛋。)

你以為新老闆上台張大頭以前的爛成績會讓他吃鼈?你以為張大頭的惡行惡狀會有明眼人識破?你以為張大頭天王即將退位?錯錯錯,這世界根本沒有天理正義這回事。

張大頭看準新老闆沒經驗,完全主導了新公司的規劃,每天灌輸新老闆他們有多成功多成功,對新老闆唯唯諾諾以便爭取信任(那時張大頭學到一個單字 understood的用法,每天面對大老闆,總是understood不絕於耳。),但回過頭還是不改惡霸本色剷除異己鞏固王朝。他對員工絕口不提是因為公司經營不下去才賣人,而是說「我們做得太好了,而他們深知打不過我們才買我們。」於是所有員工也深信他們之前的所有賤招作為完全大獲全勝。此外,台灣觀眾對於阿魯巴易主大表不滿,深怕他們心中的台灣之光就此消失,因此民怨四起,張大頭也抓緊這點猛煽民族主義,另一面以此威脅新東家保留阿魯巴之原汁原味以免失去市場。好了,現在張大頭一手數鈔票,一手繼續掌握阿魯巴。感謝上蒼遺忘了公理正義這些勞什子,讓張大頭繼續坐穩他的天王寶座。

-完-

[內容純屬虛構,如果你要對號入座,與我無關。]

天王傳奇(九) - 誰看得到這些真相?

人類對權位的貪婪,跟媒體推手的幫助,讓越來越多網路人迷失在高薪與職稱之中。許多年輕人,沒有人去檢視他的資格,通常就自封個CEO或總裁之類的。就算在公司,也會說服老闆讓他有響亮名號以便洽商。媒體更是樂在每天發現"最年輕的總監"、"最年輕的CEO"之類的頭銜競賽。就算離職,也要自己多加個一兩級。像阿魯巴的產品經理,離開後對外老是說他是個什麼網站總監的。也許這樣找下一個工作時,比較容易爭取好一點的頭銜或薪水吧。

說到冠頭銜,就絕不能忘記網路界天兵小湯。小湯之前在廣告公司的多媒體部門任職,他常出現在網路公司的記者會現場盤旋,到處交換名片,就算一面之緣的人,在逢年過節都會被他的email或電話騷擾過。他之所以天兵,在於他所發出的名片,雖然印的是那家多媒體公司的名字沒錯,但"網路部總監"這個部門與職稱在公司裡完全不存在。原來是他自己印的。公司發現這檔子事,當然小湯也沒好下場,但他離職後仍然拿著掛著他一堆過去頭銜的名片(誰知道這些頭銜是真的還是假的?)繼續周旋在各記者會會場。直到一天在一場記者會上,巧遇網路奇人老狗跟阿魯巴的嚴經理,老狗愛開玩笑出了名,「老嚴啊,認不認識這位網路名人小湯啊?啊?這麼有名的人不認得?他可是一個奇葩喔!」老狗雖話中帶刺,但嚴經理不愧是網路新人,真以為小湯是個人才。一星期後老狗拜訪阿魯巴時赫然發現小湯已經在阿魯巴上班,而且是個高官,簡直差點厥過去。

媒體除了無法判斷網站公佈的成績數字的真偽外,記者也看不到網站軟硬體到底是優是劣。就曾有位自稱是網路產業觀察家說道,「阿魯巴的系統都非常的紮實。」看到時真讓我們笑到在地上打滾。這位仁兄大概不知道阿魯巴一向都是閉門造車,美國先進網路技術演進到用什麼硬體、用什麼軟體,阿魯巴壓根沒跟上(因為實在沒人可以看懂英文的最新網路技術文件)。就拿美國幾個主要網站都已經證實了幾種簡單架構伺服器搭配免費作業系統的效能已經能與幾種昂貴的商用伺服器並駕齊驅,甚至更有人質疑傳統通用型伺服器用在WWW網路伺服器根本是用錯地方。但阿魯巴才不管這些呢,照樣斥資數千萬打造既昂貴又不穩定的系統。這位仁兄大概也不知道阿魯巴的技術人員一天到晚被這些不成熟的系統搞得晚雞飛狗跳、有時出了問題卻很消極解決的態度。在張大頭與阿伯(甚至那位所謂的網路產業觀察家) 的簡單頭腦的邏輯裡,花了大錢的品質理所當然是好的。殊不知這個邏輯根本沒有技術考量的成分,技術的世界不是這種直線式邏輯的生意人可以理解的。阿魯巴的技術人員的決策,根本不在看何種技術需求決定使用何種硬體系統、不在看何種產品決定使用何種語言與架構、不在看成本效益,而是看在機房的陣仗要怎樣才能讓股東看得很爽,而是要看怎麼出清集團相關公司之存貨。這些,我想阿魯巴不說,媒體也沒人會知道。

再舉個例子,張大頭看到其他網站都搞個免費電子郵件信箱,阿魯巴也要搞一個。在他簡單的腦子裡,會員數與瀏覽頁數就是一切(不是他自己想出來的,他從別人那兒聽來的,從此奉為聖經。),他也不去想會員數與瀏覽頁數要怎樣轉換成企業經營的燃料(也許因為他想上市前投資人只在乎會員數和瀏覽頁數,反正上市後他就股票換鈔票了,也就不再需要擔心這些他的腦子無法負荷的複雜問題。),所以阿魯巴搞出一個台灣奇蹟,阿魯巴建置的百萬用戶免費電子信箱系統的費用,與一個全球數億會員網站之類似系統等值。一個新用戶註冊阿魯巴信箱,不管你用不用,只要你一註冊,阿魯巴就要花三千大元。所以我們都對阿魯巴相當仁慈,如果我們要整垮阿魯巴,不多,每天註冊個五十個信箱,阿魯巴很快就再見掰掰了。

說到媒體,就不能不提到網路時代的一個新興媒體-個人媒體。傳統的媒體要出版訊息或言論都有一定難度的,不然很難通過文章品管、審核而面世。但網路讓文字出版變得一點障礙都沒了,不管你觀察能力如何不管你文筆多爛,隨便架個網站隨便弄份電子報都可以成為"網路觀察家"、"網路作家"、"網路趨勢大師"什麼的。

像南部一位黃大哥,辦了一份在地電子報,三不五時寫一些網路產業的新聞、現象,在當時還頗有盛名。但有一次黃大哥吐了槽。一個外資網站與本土網站合併,黃大哥對於本土產業遭到外商粗暴鯨吞大加撻閥,他所持的論點是:他看到本土網站的總經理及主管都穿上了那家外商公司的T恤,但外商人士身上卻不見本土網站公司的衣服,在他看來這樁合併案極不平等,外商手段極為惡質。這真是怪事,那場記者會我們都去了,看到兩家公司人員都穿了對方的T恤,現場氣氛也很好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找了一些資料才發現,黃大哥一定是看了網路上的新聞照片,小小的照片裡要容下七八個大老闆跟主管,每個人小得跟豆子一樣,外商公司的企業識別是很明顯的紅色,大家都看到本土公司的人身上的紅衣服,但本土公司做的是一件白 T恤加上小小的公司標幟,在照片裡就只看到外商公司人的身上的白衣而看不到標幟。這下真相大白,原來所謂的網路觀察家,就是蹲在家裡望著那網路新聞的照片自己就可以演繹出一堆八國聯軍民粹主義慷慨激昂義憤填膺的文章。讀者搞不清狀況也照樣看得津津有味。

[內容純屬虛構,如果你要對號入座,與我無關。]

天王傳奇(八) - 豬頭在媒體前都會變帥哥

記不記得業務部的陳經理,他原來也是一號響鐺鐺的人物,但從IT界敗下陣來後,竟也能在阿魯巴呼風喚雨,原因無他,他的風評雖也是霸氣十足,但在張大頭面前也是溫馴得跟隻小貓一樣。除了擺身段有一套,陳經理的作戰哲學更有一套,搭配著阿伯的天文數字點閱率政策,讓陳經理在跑業務是如虎添翼,在客戶前完全是一派高姿態,你愛買不買,但碰到精明識破的客戶時,卻也能打破市場行情隨便賣。這招不僅讓同業生意做不下去,客戶也大量質疑網路廣告定價的合理性。「網站的廣告價格原來都是亂定漫天喊價,當然要用力殺價。」這是後來常在市場上聽到的一句話,阿魯巴這項政策,雖然成功地讓許多競爭對手因為無法以低價策略競爭而紛紛倒地讓張大頭阿魯巴成為天王巨星,但這個網路廣告產業,也因為阿魯巴的短視近利而提前做爛。

陳經理在公司最有名的就是你在跟他對話時,通常都只能看到他的鼻孔,不是因為陳經理太高,實在是他的脖子似乎有問題看到人會不由自主抬起頭,雖然個子不高,但喜歡跟人尬籃球,雖然個子不高,但喜歡用鼻孔看人。話說一次外國客戶來開會,客戶在簡報過程時,陳經理頻頻用力點頭,似乎怕其他人不知道他聽得懂英文,報告完後,陳經理擠出一個內容莫名其妙的問題,講完後,更是得意地用鼻孔與大家招呼一遍,「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看!殊不知我們跟國外夥伴合作,每天都在講英文,哇咧有什麼好得意啊。)

陳經理也真傳張大頭不少絕學,比如說上班時間會像個縣令到你座位四週巡視,而且常常巡到別人的縣界裡。巡視時還會說些冷笑話,不管你多忙,請務必配合笑兩聲,不然生死簿上就會記上一筆。如果陳經理開始他講了兩百遍的洋酒經,也千萬要當第一次聽,臉上並請露出仰慕之神情。因為他可是這期雜誌的專刊特寫風雲人物哩。

讀者觀眾看到的都是網路產業人物光鮮亮麗的一面,畢竟在大家猛炒作時,哪個記者會看到真正的現象?大家很有默契,捧出金童玉女、捧出天王巨星,似乎是所有媒體的共同任務,但有哪些記者能知道,這些當時的新興產業裡,早就蘊藏著一堆地雷炸彈?其實不能怪記者,他們畢竟不是每天跟這些網路工作者一起生活,他們也不太有能力去判斷哪個巨星的真正能力如何,哪個網站的技術水準如何,哪個網站的技術決策又如何。

就像網路公司裡的員工,通常以"豬頭"為老闆的代號(豬頭典故起自某零食廣告裡的豬頭林經理)。豬頭的形成,在數位時代也是以五十倍速形成。因為網路看起來進入障礙這樣低,於是給了很多人勇氣,相信自己也能做到。因此有一大堆人搖身一變成為CEO、總經理,媒體根本搞不清楚這些人的斤兩還是不吝嗇吹捧,有初出社會沒當過一天員工的毛頭小子、有像陳經理在其他產業失意(或根本混不下去)的歐吉桑、有轉換跑道的歌星演員。內部員工恨得牙癢癢的豬頭,在媒體上多是光鮮亮麗聰明絕頂的優秀人才。媒體才不會管你是不懂權責為何的CEO,才不會管你是個看不懂會計報表的總經理,也不會管你是知不知道何時按一下滑鼠何時按兩下滑鼠的 CTO。蠻酣無知、不懂裝懂、集權欺壓的巨星的一面,永遠不會在媒體出現。

像阿魯巴有個年輕人威利,一身天下遠見症候群(看了天下遠見雜誌後就雄心萬丈氣宇軒昂的一種病),只要一碰到老闆就把看到的東西背一遍,通常豬頭老闆也會被唬得一楞一楞(因為不用功不看書),而對口中源源不絕的專有名詞與願景的威利大大讚許。才工作幾個月的威力也像光速豬頭一夕成為張大頭左右手,但你可相信威力連主管最基本的權利跟責任都搞不清楚,每天忙著開會天花亂墜也無心進修。但他卻對他的總監頭銜頗為自豪。

另一個總字輩的小弟弟丹尼爾,由於是名門之後,張大頭自然不敢怠慢,丹尼爾學校畢業後,這也是他的第一份工作。從沒工作經驗的他不要說管理的工作,連職場基本應對進退都搞不清楚。而且丹尼爾壓根是個鄉愿,從不願得罪別人而壞了他世家子弟的形象,他的屬下抓住這弱點在下頭胡作非為也從沒出事。丹尼爾更神的一點就是連預算都搞不清楚也能批採購案,看不懂會計報表也能簽財務報表。但一臉的老成樣,讓媒體也都以為他真箇是青年才幹。

再來就是像陳經理,在電腦公司也不就是業務部門一小組的組長,四五個屬下還帶得七零八落業績不振。被解僱後一直不得意,網路出現後他可是春風得意,反正沒幾個人知道他的過去,而且頂著那國際知名電腦公司的招牌名號就足夠他招搖撞騙好一陣子。張大頭也以為他有過人本領,殊不知陳經理每次不管客戶問什麼,跟客戶哈拉的都是那套我們即將在世界各地設據點的陳腔濫調,文不對題得讓一同開會的屬下難堪不已。但陳經理在媒體上就是塊料,就是個大將。

[內容純屬虛構,如果你要對號入座,與我無關。]

天王傳奇(七) - 一切只為老闆爽

「我等一下有個飯局,要不要車上說?」張大頭眼見桃花上門,雖然還有要事,還是絕對不會捨得放過。支開司機阿貴先下班,今天他自己開。

「總經理(請把尾音拉長微微上揚),人家上個月身體不舒服,業績不好,我們陳經理就刁難人家啦。」安琪拉一邊說還一邊拉著張大頭的袖子。張大頭根本右耳進左耳出,一邊開車,餘光不時掃向安琪拉已經褪到大腿根的短裙,「好好好,沒問題,淡季嘛淡季嘛,我明天跟陳經理說說。」

車快到餐廳,在等紅燈時,張大頭轉過頭來,發現安琪拉的半透明內褲已經半露在外,這下張大頭頓時精蟲溢腦。顧不得飯局,車頭一轉就往陽明山猛飆,在後山一停,兩手就不規矩起來。安琪拉也很上道,馬上進入狀況,拉開張大頭的拉鍊,也不管那兒傳出一陣尿騷,側身一頭就埋下去。才剛接觸到,張大頭便不支,搞得安琪拉一嘴一臉,安琪拉一時有點忍俊不住,但又不好笑出來,僵在那許久把笑意硬吞下後,才張著純真朦朧的大眼抬起頭來,看得張大頭心裡的野獸不斷狂吼。張大頭可不想就此棄甲丟臉,爬過座位,把安琪拉的丁字褲往旁邊扯開就想塞進安琪拉的身體,但是小弟一點也不聽使喚,不要說抬頭挺胸,根本就快全縮進腹腔裡了。張大頭急出一身臭汗,又搓又揉了快半個鐘頭雙手都快抽筋就是沒法子,終於還是放棄了,跌回到駕駛座點了根菸。安琪拉心想,如果讓張大頭惱火,剛剛這一嘴一臉也就白挨的了,於是還是很體貼地靠在張大頭胸前:「總經理日理萬機,一定是太疲倦了。」張大頭心裡雖然也覺得安琪拉是在安慰他,不過好歹有個台階下(這是張大頭最常需要找的東西),也就順水推舟了。

經過這夜後,張大頭每有需要,就會暗示安琪拉晚上等他,兩人也不會同進同出,總是讓安琪拉先到公司後面巷子等他把車開出停車場。有時去賓館,有時到張大頭家,有時就在車上解決。張大頭依然每次都表現欠佳,但安琪拉也不會在意,反正她很明白這只是應酬,平常讓她銷魂的猛男大排長龍呢。

不僅業績不再是問題,張大頭根本另開一個部門給了安琪拉管,大家互取所需。

知道了吧,在阿魯巴做事,實力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讓張大頭爽。

另一個讓張大頭爽的人是個男的,想不到吧。此人留著一頭蓬鬆的耶穌頭,但面貌絕說不上清秀姣好或任何正面的形容詞。不管天熱天冷,他一定都穿著貼身凸點小T 恤,於是我們都叫他凸點男尊尼。凸點男尊尼雖然身型略為壯碩,但舉止卻超級嬌媚,一天幾個新來的同事遠遠看到尊尼,一直搞不透他的性別,剛好蓋瑞走過,淡淡丟下一句:「照子放亮點,如果有女的長這樣,應該會去自殺吧。」大家看仔細後,紛紛點頭稱是。

一天下班時間尊尼經過電梯口,看到保羅在等電梯,突然用他那雙剛上過廁所濕漉漉的雙手握住保羅的手腕,嬌聲道:「這麼早就要回家了啊?(也請用鼻音)」嚇得保羅差點想掰開電梯門直接跳下去。

凸點男尊尼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他完全掌握張大頭喜歡誰不喜歡誰,對張大頭喜歡的人,他會左右附和,讓張大頭覺得他自己眼光真是準,對張大頭討厭的人,他也會極盡羞辱他人之能事,讓張大頭覺得有人跟他同仇敵愾。像有次開會時,強生被張大頭罵到臭頭,戰火方歇,尊尼突然沒頭沒腦也念了強生一頓,他們明明井水不犯河水,搞得大家一頭霧水,強生更是覺得莫名其妙,但無論如何,張大頭爽到不行,走出會議室時根本是用下巴開路的。

除此之外,尊尼還有個本事就是當張大頭的小丑,每每張大頭虧他昨晚是不是又去會男網友弄得臉色槁木死灰雙腿無力,他不是一副嬌羞狀就是傻笑,讓張大頭就像皇帝取笑太監般樂不可抑。

除了讓張大頭嘴上手上身上爽,另一種方法是讓張大頭心裡爽。李大姐就不愧是沙場老將,把這群網路年輕人完全玩弄於股掌之間,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張大頭面前對每個她瞧不起的員工品頭論足一番,然後話鋒一轉讓張大頭覺得他天王與這些螻蟻小民是有如天壤之別。張大頭聽得爽,才管不了李大姐掀起的這些風波影響多少人的生計葬送多少人的前程毀了多少人的家庭。反正他爽,李大姐也爽,就好了。

在阿魯巴,別奢望有人會尊重你的才幹潛能,別奢望有人會配合你的生涯規劃,別奢望有人會體諒你的家庭狀況,公司給你那一點薪水已經是給你莫大的恩寵,你愛幹不幹。所以許多人在阿魯巴打滾多年,會的東西跟剛進阿魯巴時是一模一樣(甚至還倒退數年功力,因為在這裡你不用動大腦,只要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大腦不退化才怪。),唯一的差別是你的這幾年青春都憑空消逝,下一個工作仍然是從頭開始。

小花在阿魯巴做約僱小妹已經三四年,她努力自修好讓自己有一天能成為正式雇員以便較有保障無後顧之憂能全心工作。她的心願也只有如此,但她的老闆就算不斷有空缺一直招聘一堆草包賤腳,就是不願把職缺讓給小花。公理公道?別傻了。

[內容純屬虛構,如果你要對號入座,與我無關。]

天王傳奇(六) - 賤腳列傳

如果你真的憑著良知做事,把不合理的真相搬上檯面,你就是跟自己的飯碗過不去。像那自命清高的強生,自以為正義必須被聲張,新來乍到就把阿魯巴的一堆爛污都給捅了出來,這可嚇壞了一干人等,深怕自己的地位動搖,就連張大頭也有點難以招架。於是二話不說,強生立刻給幹掉。不管你多有深入分析的能力,不管你多有才幹,不管你多正義,就是沒你活著的份。「你以為你是誰啊?我請來做事,還欠你啊?你每天念東念西是有什麼不滿?不滿你回家吃自己!」這是強生在公司聽張大頭說的最後幾句話。

政治正確,是在阿魯巴生存的首要條件,不僅是你要做出正確的選邊,也要賭你的老闆做出正確選邊。布萊恩其實也深知政治正確的道理,但不幸的他跟到一個不對的主子,自從他主子被幹掉後,他就活在比十八層地獄還深的深淵中。主管交付給他的工作,他很拼命做完後才發現主管一開始給他的資料都是錯的,於是他所做的全是廢物壞記錄。他很努力與同事共同開發,但同事根本沒打算讓他做出來而少給許多資訊,於是又被扣上無法團隊合作的帽子。重重折磨後,也只有人間蒸發一途。

強生與布萊恩在其他公司都算是個好手,但惟獨在阿魯巴活不下去。

像莉卡,才是阿魯巴的楷模典範。莉卡在外人與長官眼中,是個完美無比的好人,又聽話又有效率,還常上電視當個諮詢專家。兩面人手法,比起精神分裂的三面夏娃還要猛上五百倍。莉卡在長官面前,一定是言聽計從低姿態,有時還會流眼淚,但在同事跟屬下面前就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狂妄自大霸道跋扈根本不足以形容,其他人的專業請擺一邊,莉卡說什麼就請照辦。此為張大頭真傳一。做個小主管,即使只有一兩個可以使喚的,也要極盡管理之能事,空閒的時候發配工作給你,忙翻的時候更要丟差事給你,就算只是芝麻綠豆大小或她自己份內的工作,如此才能彰顯她的管理長才。此乃張大頭真傳二。拉屎不擦,捅出問題責任就往屬下塞,全要屬下擦屁股,以保全她完美形象。此乃張大頭真傳三。尖酸刻薄想盡辦法吹毛求疵,屬下做得好,她只撂句運氣好,只要逮到個小問題,包管你吃不了兜著走。此乃張大頭真傳四。壓榨屬下,自己輕鬆愉快,常常輕聲問說︰趕不趕著回家啊?等到屬下留下幫她做事,她大姐就拍拍屁股閃人。此乃張大頭之真傳五。貶低他人人格,只要你工作不如她的預期,就常可以聽到︰「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沒想到這樣不負責任,隨便交給我這樣的東西。如果你今天只是想為了區區三萬多元的薪水並且混一個在一間知名的網路公司,那我可以請你別作了。」(怎樣,很耳熟吧。)完全不顧員工的鞠躬盡瘁。此乃張大頭真傳六。如此徹底真傳張大頭之精髓,難怪不管她多惹人嫌多遭人唾棄,難怪就算她一天到晚在同事間嚷嚷要到阿魯巴的死對頭讓阿魯巴悔恨終生這種話,在公司高層的眼中地位仍然屹立不搖。

另一位不動如山的是肥婆翠珊,這個號稱有教育語言雙學位的小姐,在跟老外開會時總是一付完全進入狀況的樣子,但開口連一個句子也說不楚清講不完整。用英文寫 email時也一天到晚出現像"Please marketing, Miguel, David join together to discuss related issues."(請行銷部、米蓋爾、大衛一同討論相關議題。)這類令人噴飯文法的句子。(千萬別糾正她,不然她一定惱羞成怒用盡小人步數把你整垮。)更別提那些膚淺的她自己所謂的專業知識,總認為她是製作部人中之龍,其實根本是山中無老虎,肥婆來稱王。在同事間是出了名的尖酸刻薄,可就是有辦法在張大頭面前表現出精明幹練卻很服從的樣子,即使一腦子水泥也是一路平步青雲。

南茜也是一個阿魯巴典型,明明肚子裡一點墨水也沒有,單靠她腦中硬記的一些名詞與廠牌名,就可以安居高位。屬下拼命去談回來的案子,全變她的功勞,搞砸了,都是屬下無能。開會時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首叉腰一手指著其他人,像隻茶壺般︰「懂不懂,懂不懂啊你們。好啦好啦,回去上班,努力點,上進點啊。」接著把白板筆一摔,就瀟灑離去,留下大家臉上一堆斜線。到底誰沒努力了?

還有一號人物艾德,在矽谷混了一兩年拿不到工作簽證溜回台灣還是一付載譽歸國黃金矽谷郎的嘴臉。但就是過了洋水,嘴上三不五時蹦出幾個英文字,就爬上主管高位。此人為張顯與你們這些土台客之差異,即使幾個同事間講話,也一定要用那口破英文,連電腦的作業系統都要用英文版的。(就算系統訊息因為語系問題出現亂碼也是要咬著牙繼續用,以免因為用了中文版的Windows而玷污了他的高尚氣息。)艾德自己也是工程師出身,但做了主管後,似乎所有他在做工程師時的苦痛全都拋到九霄雲外,自己以前寫的程式一團糟,現在他手下工程師出現一個bug(臭蟲)要罰100元,自己以前寫的系統吃資源不穩定又難維護,現在員工稍有不慎就要被他羞辱不夠格不長進,自己以前最恨結黨營私,現在一上台首要之務是找他的老同事來左右護法。高傲的嘴臉,每個合作廠商聽到艾德的名字都恨得牙癢綁小稻草人做法。但,艾德就是能坐到高官寶座。

知道了吧,在阿魯巴做事,實力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夠不夠會作踐他人。

好了,回到張大頭,自從擺脫凱莉沒幾天,生活再度燦爛了起來。這次是業務部的安琪拉。安琪拉是個積極的女孩,雖然相貌平平,但頗會打扮自己。也許是她的職業習慣,很會在男人面前施展魅力,這天安琪拉穿了一件短裙來開會,環狀會議桌她選了張大頭對面的座位,坐下之後,原本已經很短的短裙又往上挪了幾公分,為了這件白短裙,安琪拉特地搭配了她昨天買的CK半透明的黑色丁字褲。開會過程中,她不斷變換交叉的雙腿,腳上鮮紅的高跟鞋,也在腳指尖晃啊晃。

會議結束,她走到張大頭身邊,嬌嬌地說︰「總經理,有沒有空,我有問題想跟你說。」

[內容純屬虛構,如果你要對號入座,與我無關。]

天王傳奇(五) - 耍賤為一切之本

「我想跟你聊聊。」凱莉聲音略帶點顫抖。王大頭暗暗覺得不妙︰「不會吧,沒那麼好運吧。」

晚上大部分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王大頭把凱莉叫進來,硬著頭皮問她︰「那妳說要怎麼辦吧。」凱莉有點不曉得該怎麼說︰「沒有哇,總經理你怎麼都沒找我了,連一通電話也沒有。」王大頭用力呼了口氣,「靠,媽的,嚇我一大跳。」不過還是溫柔地說︰「你也知道我最近很忙,沒有辦法嘛。」就這麼兩三句,把凱莉打發掉了。

隔幾天後凱莉又打了電話來,王大頭有點惱了,咬著牙狠狠地說︰「我在忙,別打了。」就把電話掛了。心想這小妮子怎麼就當真了,該想個法子。於是找來凱莉的主管阿德,「阿德,我看凱莉最近好像工作效率不好,你是不是該找個備胎了。」阿德深體龍意,第二天就把凱莉辭了。

凱莉是第一個,但絕不是最後一個。阿魯巴裡,不少女員工的下場跟凱莉都大同小異。

王大頭的身邊像阿德這麼體貼的員工其實真不少,像中非混血兒馬克,就是個奇葩。馬克是個淒慘的混血兒,他老爸是南非白人,媽媽長得也算標緻,但他卻有著很不勻稱的五官與奇怪的身材比例。可不知為何,馬克對於他自己卻是有莫名的自信,才不過十月天,他出入一定都是一襲黑色羊毛大衣,就算到了會議室裡坐下,也捨不得脫下,我相信他很熱,因為他都燻出了一身狐臭把與會人士搞得互相擠眉弄眼想趁隙落跑。

馬克除了體味懾人,嘴上賤功更是了得,一次行政部門安妮幫他安排出差,可是馬克大爺根本沒準備好開會資料,到了美國他索性演出失蹤記,弄得大家人仰馬翻。回來後在張大頭面前是唱作俱佳,說是安妮的班機安排有問題,飯店也沒訂好,讓他一路不順,疲勞過度病倒而在飯店昏睡了三天三夜,若不是飯店人員機警,他就要客死異鄉。張大頭好生心疼並對不住馬克大爺,當場電召安妮臭罵一小時不給回嘴,接著就是回座打包回家。(而且馬克這趟出差的費用都由安妮這個月薪水扣除。)

馬克大爺厲害的還不只這些,每每張大頭出差,大爺在早上十一點前是不會出現的,但如果張大頭在,大爺可是一定會在張大頭到的時候就看到他已經在努力工作。如果有人密告他,馬克大爺就會哭訴公司有人歧視他是混血兒,忌妒他的英文好能力好而想除掉他,最後倒楣的一定不是馬克,於是日久大家也就不會去跟他作對以免遭殃。馬克除了媚上以外,自己也養小囉囉,幾個臭味相投的,總能幫著馬克當眼線,這樣馬克就能隨時提供辦公室風吹草動情報給張大頭,而張大頭也最喜歡這類的小道消息。像小編輯皮爾斯,平常待人似和藹可親,但就是個小走狗,不然以皮爾斯這類庸才跟他的工作效率,要在別的公司早就捲鋪蓋了。

知道了吧,在阿魯巴做事,實力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會不會耍賤招。

就像阿魯巴的技術主管亞伯特(阿伯),為了每週開會能讓張大頭有滿意的數字,總是要絞盡腦汁讓數字突飛猛進,框架、假頁面、自動更新頁面、甚至自己寫程式去讀取阿魯巴的頁面,無所不用其極,就是要讓張大頭爽。張大頭掐指一算,發現全台灣每一個人不管剛出生的嬰兒或臨終的老人每天都要來阿魯巴看上個20頁,不禁放聲大笑︰「我真的是天王啊!哇哈哈!哇哈哈哈!」雖然阿伯也不是網路技術出身的,到現在阿伯的桌上還是擺著"NT基礎入門"、"Linux基本架站實務"這類的書,但是阿伯的頭銜仍然一下從主任、處長、經理一路狂飆成總監。行政部門就一天到晚幫阿伯重印名片。

阿伯這招在上市計畫途中遭到識破,因為人家在評量上市網路公司時要用第三公正機關提供的數字,這下全穿了梆,所以短短幾天的新聞稿中,眼尖的讀者馬上發現阿魯巴公佈的瀏覽數字相差了數百倍。你一定以為阿伯死定了,放心,張大頭有聖旨︰「阿伯的策略完全成功,在網路戰國時期,此乃必要之技巧。事實證明此乃是上上之策,帶領阿魯巴成為市場領先者。」

[內容純屬虛構,如果你要對號入座,與我無關。]

天王傳奇(四) - 純純女凱莉

據張大頭的說法,他最重視網友對阿魯巴的意見,所以都在網上隱姓埋名了解網友的需求與建議。於是幾乎每個設群網站他都常去逛逛,看到有人讚許阿魯巴,他真是爽上七重天,要是有人罵阿魯巴,他可是一點都不吝嗇他的時間跟你沒完沒了罵到你不想理他還是照譙。(張大頭就是個這麼直率的人啊。)

雖然張大頭每天日理萬機(你現在知道他關在房裡對著電腦都在做些什麼了),但他還是一個不能沒有愛的人啊~~(這似乎是常在網上泡網友的心得吧)。一天他在賓士上與企劃凱莉上通告回程的路上,他終於忍不住,一把抓住凱莉的纖纖小手︰凱莉,你別看我每天呼風喚雨,其實我有顆脆弱的心,我每天壓力好大,快要崩潰了。(司機阿貴聽到,差點噴得一擋風玻璃口水,還差點壓到一隻小狗。)凱莉嚇了一大跳,沒想到這個硬漢的心裡,竟然有這樣的柔情。正在憐憫地望著張大頭時,張大頭用力甩了甩頭︰「抱歉抱歉,我失態了。車中又回復了寧靜。」

凱莉來阿魯巴才四個多月,在學校時就是阿魯巴忠實使用者,剛從學校畢業看到阿魯巴在徵人,就來應徵產品企劃人員。張大頭最喜歡這種涉世未深的菜鳥,最好控制,所以即便凱莉什麼都不會,也照樣錄取。(不用懷疑,張大頭錄用員工的原則,不是你的能力不是你的潛力,是你的順從性你的奴性。)

兩天後的傍晚,凱莉仍無心工作,一直沈浸在那天車中的氣氛,但時間愈久,凱莉心裡愈不踏實︰他不是把我當傾訴的對象了?可怎麼都不找我了。正想著,電話響起。「凱莉,麻煩你進來一下,你那產品大綱需要修改。」(啊!怎麼這麼有默契,總經理怎麼知道我正在想他!)整了整裙角,凱莉急忙抓起產品企劃書起身,還差點打翻了桌上的哈巴客咖啡。帶上張大頭的房門,把新版的產品大綱放在桌上,張大頭又一把抓住凱莉的手,「總經理,別這樣,其他人會看到。」張大頭低聲說︰ 「別怕,我已經鎖上房門了,其他人也看不穿窗簾的。」(張大頭是個疑心病很重的人,所以連秘書都不知道他裝了個遙控上鎖門。)「凱莉,你知道嗎,我壓力大到快崩潰了。每天醒來就是工作,面對老闆的壓力,面對市場的壓力,晚上回家也沒有傾訴的對象。你知道嗎,我每天都躲在被窩裡哭。」說著說著,那雙抓著凱莉的小手已經壓在張大頭的胸口。凱莉畢竟只是個小女孩,一下子也不知道要怎麼反應,只是呆呆看著張大頭。張大頭起身繞過辦公桌,一把抱住凱莉,還在凱莉的胸口啜泣了起來。母性真是女人的本能,也顧不了張大頭是總經理(也顧不了張大頭那可以讓蒼蠅滑倒的髮油),凱莉輕撫著張大頭的頭髮。打蛇隨棍上,張大頭扳過凱莉的臉,狂吻了起來。凱莉根本無法反抗,只能任由張大頭的鬍渣子在他粉嫩的臉上游移。張大頭心裡的野獸一旦啟動,停也停不下來,他把凱莉壓在桌上,一手制住凱莉,另一隻手掀起短裙用力扯下她的小棉褲,也管不了凱莉準備好沒,便已進入了她的身體。凱莉才剛反應過來,張大頭便已完事退開了去。張大頭瞥見桌沿的血絲,心中一驚,「妳,第一次?」凱莉低頭一邊拉起褲子整理衣服,一邊點了點頭。張大頭突然頭皮發麻,心想「媽的,怎麼不早說,要是懷孕了怎麼辦。」「算了,應該不會這麼倒楣吧。」房內一陣尷尬,張大頭突兀地開口︰「企劃我改好再拿給妳,先回座位吧。」便開門讓凱莉出去了。凱莉出去後,張大頭還是有點不安,怕凱莉張揚,又撥了個電話給凱莉︰「剛剛的事,是妳跟我之間的祕密。知道吧。」聽到凱莉嬌羞又有點害怕的回應,張大頭安心了點,「小女孩,好騙得很。」

一覺過後,張大頭都忘了這件事,生活又一如以往,凱莉的企劃書也早被壓在桌上一大疊文件下。阿魯巴的產品計畫就是這樣,面對媒體時說得頭頭是道,說對使用者需求有高敏感度,說產品計畫領先市場,說對科技發展有高瞻遠矚云云。其實都是瞎扯,阿魯巴產品的研發,根本就看張大頭的心情,公司裡看哪個企劃能鬥爭勝出讓張大頭龍心大悅,資源便歸他,跟什麼大道理一點關係也沒有,反正這麼多產品,總有幾個能有人要用,自然就有媒體會說︰「阿魯巴產品果然深得人心。」

「喂,哪位?凱莉?哪個凱莉?..... 喔喔喔,凱莉喔,什麼事?」「總經理,我....」

[內容純屬虛構,如果你要對號入座,與我無關。]

天王傳奇(三) - 吼~~~ 我是天王~~~

台灣奇蹟邏輯之最高境界:做得越爛,大家越愛。就像做的越爛的政府,支持的人越多,張大頭的阿魯巴,即使業界惡名昭彰,內容低賤腥羶,設計低俗不堪,系統亂七八糟,大家還是愛不釋手。這點就不得不佩服張大頭,完全真傳岩里政男之精髓,左打外資吸血蟲,右踢匪幫同路人,一舉打下大半江山。張大頭在鏡頭前大聲說出要讓台灣人有世界級的享受,簡直爽死了台灣父老。一回到辦公室,啊?什麼?有讀者抱怨?去死吧,誰理你啊,免費東西給你看免費東西給你用還叫什麼叫。
不僅對觀眾有一套,張大頭對員工也很有一套。雖然近來大家總是在講什麼人性管理,扁平體制,尊重員工,智慧資產。張大頭才不信這套,他那大頭裡才想不了這些,他只知道,以前老闆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你們這些賤民員工。在他心裡,人心本賤,就是要對他們賤,才會好好做事,對屬下好,只會讓屬下自以為自己很厲害就不好好工作不好好奉獻。所以阿魯巴的辦公室的裝潢原則很簡單,沒有隔板的座位是一個階級,有120公分隔板的是一個階級,150公分的是另一階級,有房間的又是另一階級,至於他自己的辦公室,裝潢費用可能與其他所有部份裝潢等值。同階級者請彼此屠殺以求升官,上級者請盡力踐踏下級以便於管理屬下,下級者請把自尊丟進馬桶沖掉以求生存。這些原則大家是風行草偃,莫不奉為大頭語錄,於是可以常常看到有人的頭上被丟著一本企劃書、或是冷不防一本簽呈摔在你桌上,要不就是被叫進會議室當眾把你祖宗十八代到你母親全部問候一輪。

張大頭開會時,如果遲到,你在公司的陽壽就將盡了,但他老自己卻常常東摸西摸,東翻翻雜誌,西點點網頁,非要他高興,不然會是不會開始的。開會中請別亂開口,他沒叫你說你就別說,他叫你說,也小心別說了他不想聽的,否則羞辱事小,工作都難保。一個會常常開個五六小時,就算整場會都沒你的事,也請乖乖坐好,誰叫你是賤民。

當然會有人對於權力腐化後之人心不敢苟同,但如果你敢說一句張大頭不喜歡聽的,不管你是開朝元老還是天皇老子,張大頭都能把你搞到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那時一個老臣李淼,罷官之後鬱鬱寡歡,也只能在某社群網站開版緬懷革命情誼。狡兔死,走狗烹,張大頭根本沒聽過這典故,卻與漢高祖心有戚戚焉,實帝命也。

於是張大頭昭告所有子民︰我是你們的天王。

天王之銜,至此底定。

當其他網站老闆還在縮衣節食挑燈夜戰,張大頭已經坐擁S320(要他自己他腰包買,別傻了,全是那些凱子股東出的。),司機隨時待命。其他人上談話節目還是公車捷運,他的賓士直接開到電台門口。阿魯巴很賺錢?才怪,阿魯巴每個月要吃掉股東們千萬銀兩,收入根本連他請的秘書司機交際費都不夠付。每多一個讀者去看阿魯巴的網頁或註冊一個帳號,阿魯巴的財務破洞就像扯破的絲襪越破越大。可為何張大頭能讓股東們當大凱子讓錢一直燒?說穿了還不是那新潮的名詞"本夢比",別搞錯,那個夢不是阿魯巴會鴻圖大展壽與天齊,是上市時股價大漲個幾十倍的美夢。錢燒得越多,股東們越爽。

就像帕青哥的鋼珠發射到最高點,現在一步一步往七連星大獎的洞滾動著。張大頭找了一票人,開始著手股票上市的計畫。他彷彿已經看到鋼珠滾進洞裡,開出大獎,所有的籃子都接不完源源吐出來的小鋼珠。哈哈哈,哈哈哈。(員工在門外看到老闆獨自一人面對窗外雙手叉腰狂笑不已,也搞不清楚張大頭是起肖還是怎樣。)

[內容純屬虛構,如果你要對號入座,與我無關。]

天王傳奇(二) - 誰敢不認識張大頭

網路民智初開,看過網站的也還沒幾個,大家去便利商店買了CD,裝上電腦,一出現就是張大頭的"阿魯巴"網站,於是大家都以為,阿魯巴就真的是"天下第一站",其他的都是後到來搶市場的湊熱鬧角色或是外來入侵者。阿魯巴,王大頭對著一堆攝影機跟頂到鼻頭的麥克風,說道他有一天聽到一歲姪女牙牙學語,嘴裡冒出"阿魯巴",讓他覺得溫馨倍至,於是取名阿魯巴。聽者莫不覺得王大頭真是個愛小孩的新好男人,感人肺腑,熱淚盈眶。誰叫現在的小孩壓根不曉得阿魯巴是那時我們在高中時的一種極刑,四人抓住同學手腳,往椰子樹衝去,記得方向要對,兩腿間要瞄準椰子樹。

說到記者,在網路熱潮時,不管大小電視台報社雜誌,網路線一定是必然編制,網路時段版面也是少不了。也不曉得是大家說好的還是怎樣,跑網路線的絕大多數是女生,而且都是年輕美眉。張大頭雖然其貌不揚,但到了鏡頭前,也還是會擺出溫柔的眼神,接受採訪時也是輕聲細語。雖然大多數記者看到那像貢壇上神豬的笑容跟他虛假的態度也都雞皮疙瘩滿地,張大頭可是得意得不得了,逢人便說︰「哎呀,沒辦法啊,記者一天到晚追著我跑,想不出名都好難喔。」其實張大頭有事沒事就撥個電話找那些記者美眉︰「想不想要獨家啊?出來喝個茶嘛,輕鬆一下,順便給你點題材啊。」(大家對記者通常能躲就躲,張大頭的記者公關做得算是相當確實。)

真的是青菜豆腐,各有所好,雖然記者姊妹淘間對於張大頭這號人物真的是莫可奈何,一天到晚要應付他的電話騷擾,有時候還要給他嘴上手上吃個豆腐,但天下就有一號白目女葛蕾絲,某報記者,終於抵擋不住張大頭的熱情攻勢而墜入情網。張大頭哪會是認真的,他心想,我再過個一兩年,可就是台灣第一科技新貴,到時可是最值錢的單身漢,大把美女排隊等我挑,我哪會現在就被套牢。不過張大頭也不會放過眼前的機會,有女可上當須上,莫待無女空打槍,上了幾次乏味後,就把葛蕾絲甩了。

網路熱潮被媒體越炒越熱,張大頭公司高層也越來越亢奮,加上市場排擠作用讓張大頭公司的其他業務大幅萎縮,老闆們就決定讓張大頭成立公司,好在一年半載後上市大撈一票。別驚訝,九成九的公司的設立宗旨絕不是造福人類永續經營,根本就是一個貪字。張大頭樂上加樂,如果沒有耳朵擋著,嘴都裂到脖子後頭了。這下他可是個總字輩的了,威風到不行。一天在等電梯,一個新來的小弟一起進來,竟然不看張大頭一眼。張大頭龍心大不悅︰「喂,看到我怎麼沒有仰慕的眼神,我可是常上電視上報紙的張大頭總經理,竟然不認得我?真是瞎了狗眼不識泰山。」新來小弟第一天上班就死得不明不白,創下就職最短記錄。大家請注意,張大頭進電梯後,如果電梯裡有其他人,他老大是絕不會自己按樓層的,請放亮照子,免得步入新來小弟的後塵。

張大頭的網站到底是幹什麼的啊?其實在這個時期,做什麼根本不重要,就把土狗網站架構抄一抄,反正台灣人一看到英文就頭皮發麻,沒幾個人會知道是抄的啦。自己沒有的內容?還不簡單,網路上多的是傻子做好了內容,做個連結把人家網頁框進來不就成了。教育部長不是說了,人民是笨蛋,才不會有人知道我們是盜人家的內容。就算有人知道,台灣人也很習慣人睜眼說瞎話,來個死不認帳大家也莫可奈何。就算有幾個人在意,大多數台灣人民對這個"台灣人之光"的網站才不會有意見呢。像那個自封是文化人的陳旬,也搞了個有模有樣的網站,來嚷嚷什麼我們框了他們的內容,誰鳥你啊,去告啊,我們早就準備好了啦,法官也沒看過網站,就算看過也沒判例,而且我們堂而皇之的"導讀網站"是服務讀者讓讀者更方便耶。

啊?什麼?你們要把廣告預算抽回去?別這樣啦,你知道改連結很花時間的,給我們個十天半個月嘛。啊?什麼?真的要抽掉了?別啦別啦,給我十分鐘,馬上把框你們的頁面拿掉就是了嘛。

[內容純屬虛構,如果你要對號入座,與我無關。]

天王傳奇(一) - 張大頭出道

自從陽某人在美國創立土狗網站一戰成名後,國內外就掀起一股新暴發戶熱潮,以前的老暴發戶是賣地靠祖產成為田橋子,現在最新的方法是搞個公司拿股票換鈔票,或是等人捧錢上門買公司。以前要發財多難啊,大多數人賺一輩子,能圖個溫飽也就謝天謝地,發財不是靠祖產,不然就是得中頭彩。現在看起來是有個捷徑了。更棒的是,以前在公司要奮鬥幾十年,要用盡方法搞掉競爭同事,還要舔盡老闆屁眼才有機會出頭。現在可是出現了一個你們這些老頭看不懂的新媒體出現,此時不發,更待何時。

張大頭是個電腦公司的小小業務員,在這幾千個員工的公司裡,別說要得到老闆的賞識不容易,連讓老闆知道你是員工都很困難。還好這公司有個很棒的階級文化 - 下位者必須被上位者奴役,同儕間必須彼此屠殺,才得以生存。張大頭雖然不是個聰明人,但這原則竟被他很快參透了。於是張大頭每天除了出外跑業務,其實心裡最重要的功課,就是捧著每個老闆的屁股猛舔。讓老闆爽,彷彿就是他的天職了。一般人可能視之畏途,但他卻樂此不疲,因為他知道,憑他的腦袋,想不出比別人好的計劃,憑他的長相,賣東西就輸給那些俊男美女,人家一開口,印象分數就多了幾分,帶回來的業績總比他好,而他一出現,客戶就被他的濃眉寬臉嚇得往後退了幾步,還用說成交?而且陪老闆上酒店,自己也可以順便沾沾粉味,何樂而不為咧?(註︰他的長相,別說交女朋友,公司女同事跟他說話都從不用正眼瞧他,只有在酒店,小姐才不會嫌他的口臭跟腳臭。)其次,就是要幹掉那些業績比他好的同事,所以他每天第二重要的功課,便是努力搞死別人,經過傳真機,發現了李大帥哥的訂單,便不經意塞進碎紙機,經過老闆身邊,不忘記說聲林大美女又中意哪家公司的高薪挖角。諸如此類的工作,讓張大頭每天的生活好不充實。

很快地,大老闆也知道了公司裡有這麼一位"努力"的優秀員工。張大頭雖然竊喜,但他也知道光是這樣還不夠,今天他把別人搞垮,也有很多人在試著整他,未免被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必須想個法子。這真苦了自小駑鈍的張大頭,小時候家人看他頭大,總直說他一定是個聰明的小孩,誰知道他那大頭裡裝的是什麼漿糊水泥,書一路讀來辛苦無比,最後好不容易讓他擠上一個私立大學,好求歹求才央老師放他畢業,一畢了業,就趕緊打包北上,以免在那兒什麼底兒都被看得一清二楚,到台北來,人家只知道你是那學校畢業,可就不知道你到底念得怎樣。(看來張大頭的頭還不是一無是處,這點倒顧慮得很周密。)

到底有什麼法子呢?張大頭怎麼用力想,腦中浮現的盡都是那天珍妮花不小心春光外洩的紫色小內褲,想破頭也想不出東西,就在絕望之際,他瞥見陽某人的新聞。突然間靈光一現,我何必絞盡腦汁,把人家成功經驗拷貝過來不就成了,反正大老闆們也沒幾個上過網站。網站嘛,資策會不是一直告訴大家,小學生都能做網頁架網站,張大頭心想,我該不會連小學生都不如吧。於是一天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他就湊在老闆們耳邊說道,你們想不想像陽某人一夕賺進幾億美金?看看人家已經有這成功經驗,你們也可以喔。大老闆們哪經得起幾億美金的誘惑,加上小姐什麼也沒聽懂還直煽風點火,馬上二話不說就讓張大頭去弄個部門來搞網站。張大頭的頭銜也一夜之間三級跳。

現在張大頭升了官有了自己的部門,心腹大患頓時減了不少。而且還有了自己的員工,他可是得意地在酒店裡一口氣包了三個紅牌,狂歡到黎明。(註︰請不要誤會,張大頭雖然快天亮才踏出酒店,不是因為他這樣神勇,其實是在幾分鐘內就被小姐擺平,他頭大人胖大家也搬不動,一直睡到人家打烊。但這事兒,除了酒店員工,是沒人知道,後來張大頭出了名也沒人敢提。)

這天張大頭起了個大早,趕在大家還沒上班前到了辦公室,站在一望無際的辦公小間隔板走道中,看著自己的新辦公室,低頭看看其他人又擠又亂的辦公桌,再抬頭看看自己的名牌掛在辦公室門上,心底突然湧起一股搔癢,搞得他嘴角微微上揚顫抖,終於他忍不住大叫了一聲︰爽!

工讀小妹進來倒茶,他心頭那股搔癢再度往上衝,心裡暗暗享受這片刻如皇帝般的待遇。小妹手滑把熱茶濺了出來,他可趕快起身拿出自己一星期沒洗的手帕抓住小妹的手就猛擦,一邊輕聲說︰別緊張,有燙到嗎?小妹出去後,他還傻在那,要不是電話鈴聲響起,他肯定要往廁所衝去自我解放一下。

有點不甘地拿起話筒,聽到是他的企劃小弟︰「處長,您說要把土狗網站的架構用中文寫成企劃案,可是我有好多字看不懂耶」。張大頭逮到機會,輕聲卻惡狠狠地說︰「傑克,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看不懂就去查字典,還是不行要找人問,你這樣的表現,真是令我太失望了,請你注意,如果你還是這樣不求長進,我就讓你走路。」掛上電話,心裡那股搔癢又犯了,他以前總是被罵的一方,今天終於風水輪流轉了吧。嘿嘿嘿。

[內容純屬虛構,如果你要對號入座,與我無關。]

2016年1月21日 星期四

我是中國人 vs 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

大家似乎都被黃安這白癡搞得有點失去理智了。

當然不可否認真的有些人是真的在抱中國的大腿,我也不爽這些人。但是我們難道不能靜下心想一下:

除了原住民外,沒有人能否認我們的祖先來自中國大陸(請不要跟我說某婦產科醫師的搞笑謬論),所以我說"我是中國人"其實並沒有錯,只是聽的人是把"中國"視為一個"民族/氏族",還是視為一個"國家"。

I am a Chinese.  並不等同於 I am a citizen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就像新加坡和大馬的華人也說"I am Singaporian/Malaysian Chinese.",就像在美國出生的華人說"I'm a Chinese American",但他們並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我們也不是。


我不懂這樣簡單的道理,為何現在大家看到這個句子就開始抓狂起乩,沒辦法理性思考與討論?

我是華人,不過我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

2014年5月15日 星期四

踏實認真的力量


星期四早晨8:30,台北市商業區的便利商店。

在我踏入時看到長長人龍,有點不安,匆匆抓起三明治就排隊。這時才發現櫃檯裡只有一位店員。

他一邊消化長長的結賬隊伍,一邊找空擋替客人拿微波爐裡的早餐,一邊還要幫一堆上班族們煮咖啡。

我想,他應該會開始慌亂,他應該會開始四處顧盼其他同事怎麼還沒到班,他應該會開始生氣他領一樣的低薪水為何要承受比別人辛苦的工作,他應該臉上開始顯露不耐,甚至怒氣。

我想,客人應該會開始躁動,客人應該會抱怨為何只有一位店員,客人應該會把商品放回架上離去,客人應該會不耐煩,甚至開口罵人。

不過,我的想像一件都沒發生。

店員臉上的笑容並不多,但非常認真俐落把每位客人的賬結好,就算忙亂,沒忘了多按兩次拿鐵的牛奶按鈕,匆忙中掉落地面的餐巾紙也還是立刻彎腰收拾掉。

趕著上班的客人們也不會很愉快,某些人甚至要遲到了吧。但隊伍中的人,沒有人發出怨言,沒有人有任何不耐煩的舉止。等咖啡的OL們,在後來另一位店員姍姍來遲時甚至為他歡呼救星到了。

相對於其他便利商店某些店員對每位客人用例行性的毫無感情的「抱歉讓您久等了」,他專注於用最快的動作做好每一件事,他專注於在每一個動作間找到空擋完成其他事。他沒有對客人道歉,客人們仍然對他道謝。

一個默默工作的態度,讓所有在店內的人都被感染,形成一個奇妙的氛圍。

我想,這個社會需要的,是這樣踏實認真的力量。

2013年10月11日 星期五

數字商業

有些人對於型錄上這台車馬力多一匹少一匹錙銖必較,好不容易決定買了車,將換擋這件事全交給自動變速箱,轉速從未超過2500轉。

有些人對於手機是四核還是八核十分在意,平時除了打電話,刷開手機做的唯一一件事是Candy Crush。

有些人買相機前對高ISO雜訊必定以一比一將範例照片從左上到右下比準備考試還專心地檢查,大部份拍好的照片是在上傳到縮尺寸又壓縮的網路相簿去。

十分有趣的商業心理學。

2013年10月1日 星期二

Matteo Carcassi op 59 D Dur Allegretto

2013年9月24日 星期二

Again, moonlight, on 2013 moon festival

2012年2月21日 星期二

慢活?

雖然日前信誓旦旦想要為即將倒下的身體做出某些承諾,不過這些日子看來難度頗高。

於是我想像一個心理諮商人員,面對前來的神經緊繃的人說,你要喘口氣慢慢來,沒什麼比你的健康還要急的事。接著前來求助的人回答,我是消防隊員,或是我是急診醫師,面對火場面對分秒必爭的病人,你有慢慢來的這個選項嗎?

每個人的工作、環境、甚至每個人的天生的性格,加上這些面向的組合,都是獨一無二的。沒有人有權利說,我可以體會你的感受。沒有,不管你穿了我幾雙鞋,你都無法有我的感覺與想法。

沒有人希望自己生病,沒有人希望自己倒下去,我也不是蠢豬都沒想過你說的道理。我只希望你們別再用優越的姿態輔導我教育我糾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