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8日 星期二

Mac遠端遙控


也許Mac高手覺得我很蠢,這Apple Remote Desktop Client是早在2004年就出來的東西。
但沒有人告訴我,我是要怎麼知道有這東西?
先前用了許久Vine Server
直到有一天無意間在maxosxhints.com瞥到這舊文章
才知道Apple有提供這軟體
既然這麼許久前已經有了這軟體
為何不直接放在新版的OS裡?
難道要使用者每天去Apple download裡海裡撈針嗎?

Dan Fogelberg



悼Dan Fogelberg
(August 13, 1951– December 16, 2007)

2007年12月13日 星期四

張艾嘉的「戲雪」

















戲雪
作詞:陳昇 
作曲:王豫民 
編曲:鮑比達

飛翔在兩萬英呎的高空 候鳥要歸鄉
並不需要堅強 或任何悲傷
就讓那日日夜夜想不透荒謬的心事 塵封自己心中
不被發現 最神祕的地方
我請問煙塵往事 那一位歸鄉的老人手中握的相片
那個人是誰
老先生緩緩轉身 露出了光彩的眼神
微笑對我說明 是他的抱歉

一九四八年我離開我最愛的人
當火車開動的時候 北方正落著滄茫的雪
如果我知道這一別就要四十一年
歲月若能從頭 我很想說 我不走

他說我長得像那年十八歲愛生氣的她
要我懂得珍惜 擁有的時光
問起我 為何來到了遙遠的北方
想要知道什麼 或尋找什麼

時間並不能治療我心中的疼痛
南方的春天 說什麼也溫暖不了我冰冷的血
年老的我如今要回到飄雪的北方
找一個理想的日子 靜靜躺在 她身邊

回去吧異鄉遊子該到了安詳的時候
北方亙古的雪 沈默的落著
老人家傾神聆聽 風雪中汽笛的聲音
彷彿回到從前 走入漫漫的風雪 走向漫漫的風雪


當我們振臂疾呼民主
卻彷彿納粹法西斯般要求所有人忠於某人熱愛某地
又沒有想過
在那頂不管是民主抑或是民族主義的大帽子下
每個人的感受?
某些人的確在某段歷史某些地方
做了不當的事
發了不當的財

但請問該承受後果的到底該是誰?

我不是外省後裔
但我閉上眼
想像著戰亂的場景
想像著我才只是個十來歲的孩子
(你十幾歲時在做什麼?會做什麼?)
被爸媽推上船
而且是一艘不知道要開往何方的船
從那天開始
沒有爸媽的照顧
沒有學校可以上
玩伴朋友也下落不明
唯一能做的
是被人群推擠著下船
踏上一個連語言都不通的陌生島嶼

也許有些將領呼風喚雨
但大部分的人
擠在偏遠簡陋狹小的眷村
也許有些貴族生活無虞
但大部分的人
上山下海開路墾荒
沒辦法思考愛不愛台灣
沒辦法思考何時回鄉
因為填飽肚子已經讓人精疲力盡
因為反攻大陸不是你能決定

當你融入這個環境
才發現這裡的人並不想讓你融入
即便你已經說了他們的語言甚至你的孩子已經流著他們的血液
即便你喊破喉嚨說你愛這裡
當你能回去的時候
才發現故鄉人事已非
那兒的人也認為你是客
當你老時發現連落葉歸根的那一丁點人該有的歸屬感都沒有時
那是一個怎樣的無可奈何的悲傷?


我們每天在呼喊的人權?
是誰的人權?
只是美麗島受難人的?
只是二二八受難人的?
只是劉宜良鄭南榕的?

每個人
都是"人"

2007年12月11日 星期二

髒話惡言滿天的島嶼

打開電視
每天都有新辭彙

gay
哭著回家找媽媽
他媽媽的
而且這些話都是來自高學歷的高官們

網路上更不用說
馬陰狗
支那豬
...

我想還有更多更多
我不想看不想聽

電視我可以取消頻道
報紙我可以不買不看
網路言論卻無孔不入
更不用說路邊的宣傳戰車

這就是你們的和解共生?
上一秒鐘你們唱母親唱寶貝賺人熱淚
回頭你們口不擇言流氓姿態

讀書何用?
禮教何用?
乾脆讓你們的孩子對你們說
再念你就滾出去我們家的門沒加蓋
再囉唆我就讓你哭著回去找你媽

鄉親
這就是你們想要愛的台灣
是不是

2007年12月6日 星期四

情緒的出口

也許是個性問題
無時無刻不在累積情緒
而累積的情緒
總是在不經意且不該時洩出

人們總說要有情緒發洩的管道
但那是什麼?
有人花錢血拼可以紓解
對我那是更大的壓力
有人說運動消耗體力
對我來說運動更要專注肌肉運用的復健以避免舊傷復發
與情緒扯不上關係
有人說渡假休息去
那只會讓我更掛記本來就擔憂的事
有人說宗教
也許是慧根不夠佛祖不打算救我

出口究竟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