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12日 星期三

醫病信任

醫療提供者與病患之間
由於存在著極端資訊不對等的狀態
所以彼此的關係
只靠著一條"信任"取得平衡

當病患住進醫院
護士第一個動作是拿著一張同意書要求簽署
內容是說
病患必須同意耳溫槍套由病患自費支付

這讓我想到幾個問題
1. 如果我不簽同意書,醫院是不是馬上要我出院?即使在病危的時候。
2. 我們能體諒在健保總額預算下醫院的生存壓力,但這麼微薄的耳溫槍套的成本,從其他的地方都省不下來?數百吋斗大鮮豔突兀的戶外液晶廣告看板在半夜時關閉也許省的電費還比耳溫槍套要多太多。
3. 最重要的一點,既然醫院連這些蠅頭小利都要圖,我們怎能不懷疑醫師所建議的處置(檢驗、開刀、用藥...)是真的對病患診療有用處的?還是因為這些建議事項的自費額高或健保給付高?

一個可能不到一毛錢的耳溫槍套,讓醫院及醫師的人格信用完全破產。

醫師也許莫可奈何,醫院也許缺乏經營人才,始作俑者是那些自以為懂得制度懂得經營的政府官員。你們在看病時也許能直接表明身分讓醫院不敢怠慢,也許自己是醫護專業了解處置之必要性與否,但我們這些民眾呢?你們收了高額健保費(而且越來越高),我們的醫療品質(不是指治癒率這些指標)到底在哪裡?

別再跟我們說我們的健保是世界都在看的台灣奇蹟,別再跟我們說我們用多麼廉價的保費取得了多少醫療資源。如果我們所繳的,連最基本的信任都買不到,我們寧可不要這些福利,回到完全自費的時代。

2006年7月5日 星期三

兩素菜一湯的午餐與Burberry


取自商業週刊954期



取自TVBS


============================
第一張照片是我們的孩子的營養午餐,兩素菜一青菜豆腐湯。學校的營養午餐的預算是這樣,不用去期待我們的學校教育能給孩子怎樣的學習教材、師資、與環境。

第二張是位穿數萬元名牌風衣的孩子(對不起這位孩子,他是無辜的,但如果不舉出比較,怎能看出問題。如果這個孩子長大後能夠有獨立思考和反省的能力與憐憫天下蒼生的胸懷,相信他不會太在意曾經被這樣拿出來批評)。他有龍肚兜、他有美語家教。我已經不想說他的舅舅開什麼車,他的父親戴多少錢的錶,他的外祖母掛著多少錢的胸針項鍊耳環。

重點在於,他的外祖父說他是歹命子,說大家都在欺負他,說這個孩子哭著要找爸爸。

如果披金戴銀官場一路順遂到沒人比他大的人說他歹命,那我們這些每天為著下一餐飯不惜把自尊放進口袋裡的人豈不根本不該留著這條命?若說小孩看不到他父親要我們大家同情他,我們這些父親批命賺錢養家讓小孩看不到,誰來同情我們的孩子?

三井?我們吃滷肉飯
Jaguar?我們坐公車走路
Burberry?我們穿佐丹奴

我們不是最苦的一群人,也沒喊歹命。每天兢兢業業賺的,不過是家人的溫飽。

喊歹命的,你們難道真的一丁點羞恥心都沒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