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3日 星期二

悲哀的病人

准許我進入醫業時:

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
我將要給我的師長應有的崇敬及感戴;
我將要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
病人的健康應為我的首要的顧念:
我將要尊重所寄託給我的秘密;
我將要盡我的力量維護醫業的榮譽和高尚的傳統;
我的同業應視為我的手足;
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見或地位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和病人間;
我將要盡可能地維護人的生命,自從受胎時起;即使在威脅之下,我將不運用我的醫學知識去違反人道。
我鄭重地,自主地並且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約定。

這是醫師誓詞,雖然我知道誓言這勞什子根本是個屁,除了在念的時候聽過這東西,念完了,也全忘了。(更不用說有人根本念的時候這些字壓根沒進過腦子)

我並沒有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我也認識些極為優秀的醫師。但,有多少比例的人有幸碰到他們?

基於醫學倫理或道德的醫療糾紛已經很多了,我也沒空去做literature review,純就恰巧這幾天周遭發生的事感嘆。

為何醫師可以對病患說,醫師一整年就期待這過年的假期,所以病患如果你現在沒有立即危險,麻煩請出院。而這病人,血壓可能不定時劇降(說到這,某人低血壓就可以躲在醫院不出來就是不出來),胃不定時會大出血,更不用說腦子裡還有血栓。(病人的健康不是你們的首要顧念?應該是假期吧。)

為何醫院只要買了一台高精密設備,醫師就以為自己夠格操作這機器。胡亂評論,等到病患提出還做過其他確診檢驗,才含糊其詞呼攏病患。(良心與尊嚴?你們連說出來的話自己都沒把握。)

前些日子我在急診陪病,短短幾個小時,我就能感受周圍病患與家屬所散發的無奈、焦慮、不安、悲傷、痛苦,那種氣氛任憑誰都會緊繃神經。剛好碰上醫師交班,一群住院醫師圍著交班的主治/總住院醫師一床一床概述病情,就看著主治醫師極快速精準抓出每床病歷,然後用極簡潔快速的幾個名詞就交代過去(例如,"唉,跟上一床一樣pneumonia。"接著就是啪一聲把病歷丟回推車),這過程中,醫師與病患/家屬彷彿置身不同的空間裡,兩者間絕無交集,我甚至感覺他們就像幽靈從這群人身體間貫穿而過。更令人憤怒的是,這群醫師還能邊交班邊嘻笑,因為他們算準了這些彷彿貧民窟的急診間裡,沒有人能聽懂他們的專業術語笑話。(職責與病患間沒有任何地位的差距?我想是因為你們的良知因為看多病痛而痲痹所以沒有差距。)

我的天啊,前陣子才有醫界的人感嘆地說,等到我們老的時候,根本沒有好醫師來照顧我們,大家可得好自為之,沒想到未來竟然就已經在眼前了。

2007年2月9日 星期五

god bless you please, Mrs. OBS

違規紅燈右轉無視幼童過馬路的歐巴桑
不僅在被警告後毫無羞愧
更在回頭後惡狠狠地瞪人

什麼原因讓這個社會
毫不覺得錯事是錯的
更覺得糾舉人才該死

2007年2月8日 星期四

209小黑狗與老爸

我真是個不孝子
拿小狗跟老爸類比

最近比較常進出醫院
除了躺在病床上的老爸
也看到許多其他的病人與他們的家屬

諷刺的是
雖然我念醫學
理應覺得救人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
看到病床上老爸難過的樣子
看到他攤在輪椅無法動彈的無助
看到他掙扎下車身上披掛著鼻胃管與尿袋的狼狽
看到他茫然空洞的眼神
看到他不斷央求進食的哀怨

不禁讓我想到國道209小狗
我們家屬
與醫師護士
都像是那些義工
站在自己本位的立場
去思考如何是對老爸與小狗是最好的

除了盡孝道外
我們更擔心其他親族的責難
如果我們不尋求積極治療
醫療提供者
當然也是希望積極治療
才有他們存在的價值
(或是治療的價值以維護他們的存在)
這些都是我們這些旁人的自私與自我保護

當事人又是怎樣的心情呢?
醫院牆上貼著一張海報
其中一條
"病患有權決定是否接受醫師所安排的治療"

有多少病患自己真正執行了這個權利?

2007年2月1日 星期四

危險動作請勿模仿

電視節目裡
有時出現些危險畫面時會打上
"危險動作 請勿模仿"
摔角節目會打上
"片中人員經過專業訓練 請勿模仿"
愛打腳心板的某綜藝節目會打上
"節目效果 請勿模仿"

認識這些字的
大部分都會有理性不去模仿
(當然還是有例外)
會模仿的
許多都是還不認識字的小孩們

做節目的
你們有孩子嗎?
你們的孩子看電視嗎?
他們看電視時你們都會在旁邊提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