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6日 星期三

醫生啊,你看的是病還是人?

忍了好久的腿痛
終於下定決心去尋求積極治療

雖然對台灣最大的醫院已經很熟悉
也大概能預期有什麼樣的待遇
但實際碰到時
還是讓我既怒又悲

已經透過關係打點好掛號
我已經比起那些清早六點去排隊的人幸運得多了
但是進入診間
醫師根本沒抬頭看我
只顧著翻開病歷(不是參考先前的資料,只是翻到空白頁)
一邊對著護士小姐指責醫院資訊系統今天故障
才順便問了我一句:怎樣呢?

我跟他說我的韌帶以前斷裂過
現在發炎很痛
能不能跑?能不能跳?
我說勉強做得到,但過後會很痛很痛
他很鄙夷地啐了一口
彷彿我這四肢健全的人去找他這種主任級的大醫師是一種罪過
接著要我躺床檢查
一邊操弄著我的腳
一邊跟教學診的學生解釋
幾個動作都沒觸到我的痛處
檢查就結束了
接著喃喃說照個超音波吧
就被趕出了診間

站在診間外
有種莫名的羞辱感
我的腿痛是不夠痛嗎以致於來找他這種大牌醫師?
我的腿痛是裝出來的嗎?
我很喜歡腿痛來被這大醫院折騰嗎?
我因為腿痛來求診卻仍要等待一個月做檢查再看報告,這段時間我的疼痛呢?

我很想回去診間
告訴那些實習生
也許大醫師的技術你們得好好學
其他的
還是晚上少在外鬼混
早點回家看白色巨塔強得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