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天王傳奇(十) - 天王不死

還有一個有名的個人網站,站主老王老是一直吹捧自己既會設計又會寫程式還有滿腦子思想。其實打開阿桐伯影像處理軟體,大家大概都能搞個陰影浮雕什麼的特效,這樣也算是會"設計"?這位老王大概從沒去看過國外修習網路媒體設計要精通的,除了圖形設計,還有藝術、視覺、人機介面、動態流程、版面編排、及特殊的網頁技術等等一拖拉古的課程。寫程式更是令人笑掉大牙,用最基本的語言湊出了一個永不改版的簡單佈告欄(反正流量不高,對穩定性的要求很低。反正永不改版,所以擴充性與應用性根本不用顧慮。),如果他資訊系的同學知道他們畢業的學長竟然用這種東西就能號稱精通程式設計,應該會頒給他一個獎請他別告訴人家他是哪畢業的。

這位老王,滿嘴術語與專有名詞,拼湊出的文章很像是一回事,但實際詳讀你就會發現,他觀察到的,你平常應該也看得到,你看不到的,他也說"有待觀察",更不用說那些假借公正媒體之名推銷與他有交情的人的文章。老王所謂的"觀察"可能比上面的黃大哥好些,他至少會去一些記者會,聽一些風聲探一些消息。但商場上,真有這麼容易就在那些客套話中讓你探出什麼嗎?膚淺的老王以為他真的是網路趨勢專家的第一把交椅,但在一次座談節目中,執行製作深深覺得網路產業找老王準沒錯,但在錄播時,只見老王天馬行空看似流利講了一串很有思想的話,卻逃不過精明的主持人:「王先生,我們節目時間寶貴,煩請講重點。」老王此時很努力想擠出一些言之有物的東西,但幾分鐘後,主持人仍很不耐煩打斷:「抱歉,王先生,我們網路產業部份就先講到這吧。接下來我們來看金融產業....」這件事讓我們網路人很是抬不起頭來,現在大家都認為這些網路年輕人,自以為有智慧有思想,其實只是一堆草包。

一季一季過去,阿魯巴營運赤字越來越大,上市計劃卻屢屢受阻,除了大環境已經大不如前,公司本身在被審核評鑑時也時常被發現問題,像之前提過的數字造假問題,像阿魯巴根本提不出未來長遠的具體利潤模式等等,上市申請接連被打回幾次,眼看情勢大不好,錢將燒盡,未來的資金還遙遙無期,畢竟當初股東估算的投資金額,只夠撐到上市,後續的資金都要仰賴投資大眾啊。股東們都有點按耐不住了,張大頭在每次董事會的聲音也越來越低。終於有大股東開口:「既然上市希望渺茫,是不是要拿出備案啦?」所謂備案,就是把公司賣了,最好是賣給那種不進入狀況的凱子,讓股東獲利了結。

張大頭當然是一百萬個不情願,他當天王每天呼風喚雨,簡直像個皇帝,如果賣了公司,他要不就得走人,要不就得當然人家的部下,這種日子他可回不去,如果當過了總統威風八面萬人之上,怎可能去屈就當省長給人鞠躬屈膝咧。此外,他每天夢想阿魯巴股價飆到200塊的兆萬富翁發財夢也碎了。但他心裡的另一個小魔鬼,在拉扯著另一端,小魔鬼告訴他,如果繼續撐下去,鐵定是敗戰投手候選人,到時的下場也不會好看,不如先求解套,讓敗戰責任丟給救援投手,另一方面也求銀子能落袋為安,一籃快過期的雞蛋,賣不掉也是餿了,降價求售不過是少賺,並不賠。更何況張大頭的心理還在盤算:「我好歹也是身經百戰的張大頭,搞不好就算賣掉公司我還是能保住天王之位。」

於是阿魯巴落入另一大財團之手,張大頭也因為原本握有的股權而成為億萬富翁。此大財團雖然在其他領域頗有盛名,但對台灣的網路公司環境卻是門外漢。(不然怎麼會用幾十億買下一籃餿雞蛋。)

你以為新老闆上台張大頭以前的爛成績會讓他吃鼈?你以為張大頭的惡行惡狀會有明眼人識破?你以為張大頭天王即將退位?錯錯錯,這世界根本沒有天理正義這回事。

張大頭看準新老闆沒經驗,完全主導了新公司的規劃,每天灌輸新老闆他們有多成功多成功,對新老闆唯唯諾諾以便爭取信任(那時張大頭學到一個單字 understood的用法,每天面對大老闆,總是understood不絕於耳。),但回過頭還是不改惡霸本色剷除異己鞏固王朝。他對員工絕口不提是因為公司經營不下去才賣人,而是說「我們做得太好了,而他們深知打不過我們才買我們。」於是所有員工也深信他們之前的所有賤招作為完全大獲全勝。此外,台灣觀眾對於阿魯巴易主大表不滿,深怕他們心中的台灣之光就此消失,因此民怨四起,張大頭也抓緊這點猛煽民族主義,另一面以此威脅新東家保留阿魯巴之原汁原味以免失去市場。好了,現在張大頭一手數鈔票,一手繼續掌握阿魯巴。感謝上蒼遺忘了公理正義這些勞什子,讓張大頭繼續坐穩他的天王寶座。

-完-

[內容純屬虛構,如果你要對號入座,與我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