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天王傳奇(八) - 豬頭在媒體前都會變帥哥

記不記得業務部的陳經理,他原來也是一號響鐺鐺的人物,但從IT界敗下陣來後,竟也能在阿魯巴呼風喚雨,原因無他,他的風評雖也是霸氣十足,但在張大頭面前也是溫馴得跟隻小貓一樣。除了擺身段有一套,陳經理的作戰哲學更有一套,搭配著阿伯的天文數字點閱率政策,讓陳經理在跑業務是如虎添翼,在客戶前完全是一派高姿態,你愛買不買,但碰到精明識破的客戶時,卻也能打破市場行情隨便賣。這招不僅讓同業生意做不下去,客戶也大量質疑網路廣告定價的合理性。「網站的廣告價格原來都是亂定漫天喊價,當然要用力殺價。」這是後來常在市場上聽到的一句話,阿魯巴這項政策,雖然成功地讓許多競爭對手因為無法以低價策略競爭而紛紛倒地讓張大頭阿魯巴成為天王巨星,但這個網路廣告產業,也因為阿魯巴的短視近利而提前做爛。

陳經理在公司最有名的就是你在跟他對話時,通常都只能看到他的鼻孔,不是因為陳經理太高,實在是他的脖子似乎有問題看到人會不由自主抬起頭,雖然個子不高,但喜歡跟人尬籃球,雖然個子不高,但喜歡用鼻孔看人。話說一次外國客戶來開會,客戶在簡報過程時,陳經理頻頻用力點頭,似乎怕其他人不知道他聽得懂英文,報告完後,陳經理擠出一個內容莫名其妙的問題,講完後,更是得意地用鼻孔與大家招呼一遍,「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看!殊不知我們跟國外夥伴合作,每天都在講英文,哇咧有什麼好得意啊。)

陳經理也真傳張大頭不少絕學,比如說上班時間會像個縣令到你座位四週巡視,而且常常巡到別人的縣界裡。巡視時還會說些冷笑話,不管你多忙,請務必配合笑兩聲,不然生死簿上就會記上一筆。如果陳經理開始他講了兩百遍的洋酒經,也千萬要當第一次聽,臉上並請露出仰慕之神情。因為他可是這期雜誌的專刊特寫風雲人物哩。

讀者觀眾看到的都是網路產業人物光鮮亮麗的一面,畢竟在大家猛炒作時,哪個記者會看到真正的現象?大家很有默契,捧出金童玉女、捧出天王巨星,似乎是所有媒體的共同任務,但有哪些記者能知道,這些當時的新興產業裡,早就蘊藏著一堆地雷炸彈?其實不能怪記者,他們畢竟不是每天跟這些網路工作者一起生活,他們也不太有能力去判斷哪個巨星的真正能力如何,哪個網站的技術水準如何,哪個網站的技術決策又如何。

就像網路公司裡的員工,通常以"豬頭"為老闆的代號(豬頭典故起自某零食廣告裡的豬頭林經理)。豬頭的形成,在數位時代也是以五十倍速形成。因為網路看起來進入障礙這樣低,於是給了很多人勇氣,相信自己也能做到。因此有一大堆人搖身一變成為CEO、總經理,媒體根本搞不清楚這些人的斤兩還是不吝嗇吹捧,有初出社會沒當過一天員工的毛頭小子、有像陳經理在其他產業失意(或根本混不下去)的歐吉桑、有轉換跑道的歌星演員。內部員工恨得牙癢癢的豬頭,在媒體上多是光鮮亮麗聰明絕頂的優秀人才。媒體才不會管你是不懂權責為何的CEO,才不會管你是個看不懂會計報表的總經理,也不會管你是知不知道何時按一下滑鼠何時按兩下滑鼠的 CTO。蠻酣無知、不懂裝懂、集權欺壓的巨星的一面,永遠不會在媒體出現。

像阿魯巴有個年輕人威利,一身天下遠見症候群(看了天下遠見雜誌後就雄心萬丈氣宇軒昂的一種病),只要一碰到老闆就把看到的東西背一遍,通常豬頭老闆也會被唬得一楞一楞(因為不用功不看書),而對口中源源不絕的專有名詞與願景的威利大大讚許。才工作幾個月的威力也像光速豬頭一夕成為張大頭左右手,但你可相信威力連主管最基本的權利跟責任都搞不清楚,每天忙著開會天花亂墜也無心進修。但他卻對他的總監頭銜頗為自豪。

另一個總字輩的小弟弟丹尼爾,由於是名門之後,張大頭自然不敢怠慢,丹尼爾學校畢業後,這也是他的第一份工作。從沒工作經驗的他不要說管理的工作,連職場基本應對進退都搞不清楚。而且丹尼爾壓根是個鄉愿,從不願得罪別人而壞了他世家子弟的形象,他的屬下抓住這弱點在下頭胡作非為也從沒出事。丹尼爾更神的一點就是連預算都搞不清楚也能批採購案,看不懂會計報表也能簽財務報表。但一臉的老成樣,讓媒體也都以為他真箇是青年才幹。

再來就是像陳經理,在電腦公司也不就是業務部門一小組的組長,四五個屬下還帶得七零八落業績不振。被解僱後一直不得意,網路出現後他可是春風得意,反正沒幾個人知道他的過去,而且頂著那國際知名電腦公司的招牌名號就足夠他招搖撞騙好一陣子。張大頭也以為他有過人本領,殊不知陳經理每次不管客戶問什麼,跟客戶哈拉的都是那套我們即將在世界各地設據點的陳腔濫調,文不對題得讓一同開會的屬下難堪不已。但陳經理在媒體上就是塊料,就是個大將。

[內容純屬虛構,如果你要對號入座,與我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