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天王傳奇(二) - 誰敢不認識張大頭

網路民智初開,看過網站的也還沒幾個,大家去便利商店買了CD,裝上電腦,一出現就是張大頭的"阿魯巴"網站,於是大家都以為,阿魯巴就真的是"天下第一站",其他的都是後到來搶市場的湊熱鬧角色或是外來入侵者。阿魯巴,王大頭對著一堆攝影機跟頂到鼻頭的麥克風,說道他有一天聽到一歲姪女牙牙學語,嘴裡冒出"阿魯巴",讓他覺得溫馨倍至,於是取名阿魯巴。聽者莫不覺得王大頭真是個愛小孩的新好男人,感人肺腑,熱淚盈眶。誰叫現在的小孩壓根不曉得阿魯巴是那時我們在高中時的一種極刑,四人抓住同學手腳,往椰子樹衝去,記得方向要對,兩腿間要瞄準椰子樹。

說到記者,在網路熱潮時,不管大小電視台報社雜誌,網路線一定是必然編制,網路時段版面也是少不了。也不曉得是大家說好的還是怎樣,跑網路線的絕大多數是女生,而且都是年輕美眉。張大頭雖然其貌不揚,但到了鏡頭前,也還是會擺出溫柔的眼神,接受採訪時也是輕聲細語。雖然大多數記者看到那像貢壇上神豬的笑容跟他虛假的態度也都雞皮疙瘩滿地,張大頭可是得意得不得了,逢人便說︰「哎呀,沒辦法啊,記者一天到晚追著我跑,想不出名都好難喔。」其實張大頭有事沒事就撥個電話找那些記者美眉︰「想不想要獨家啊?出來喝個茶嘛,輕鬆一下,順便給你點題材啊。」(大家對記者通常能躲就躲,張大頭的記者公關做得算是相當確實。)

真的是青菜豆腐,各有所好,雖然記者姊妹淘間對於張大頭這號人物真的是莫可奈何,一天到晚要應付他的電話騷擾,有時候還要給他嘴上手上吃個豆腐,但天下就有一號白目女葛蕾絲,某報記者,終於抵擋不住張大頭的熱情攻勢而墜入情網。張大頭哪會是認真的,他心想,我再過個一兩年,可就是台灣第一科技新貴,到時可是最值錢的單身漢,大把美女排隊等我挑,我哪會現在就被套牢。不過張大頭也不會放過眼前的機會,有女可上當須上,莫待無女空打槍,上了幾次乏味後,就把葛蕾絲甩了。

網路熱潮被媒體越炒越熱,張大頭公司高層也越來越亢奮,加上市場排擠作用讓張大頭公司的其他業務大幅萎縮,老闆們就決定讓張大頭成立公司,好在一年半載後上市大撈一票。別驚訝,九成九的公司的設立宗旨絕不是造福人類永續經營,根本就是一個貪字。張大頭樂上加樂,如果沒有耳朵擋著,嘴都裂到脖子後頭了。這下他可是個總字輩的了,威風到不行。一天在等電梯,一個新來的小弟一起進來,竟然不看張大頭一眼。張大頭龍心大不悅︰「喂,看到我怎麼沒有仰慕的眼神,我可是常上電視上報紙的張大頭總經理,竟然不認得我?真是瞎了狗眼不識泰山。」新來小弟第一天上班就死得不明不白,創下就職最短記錄。大家請注意,張大頭進電梯後,如果電梯裡有其他人,他老大是絕不會自己按樓層的,請放亮照子,免得步入新來小弟的後塵。

張大頭的網站到底是幹什麼的啊?其實在這個時期,做什麼根本不重要,就把土狗網站架構抄一抄,反正台灣人一看到英文就頭皮發麻,沒幾個人會知道是抄的啦。自己沒有的內容?還不簡單,網路上多的是傻子做好了內容,做個連結把人家網頁框進來不就成了。教育部長不是說了,人民是笨蛋,才不會有人知道我們是盜人家的內容。就算有人知道,台灣人也很習慣人睜眼說瞎話,來個死不認帳大家也莫可奈何。就算有幾個人在意,大多數台灣人民對這個"台灣人之光"的網站才不會有意見呢。像那個自封是文化人的陳旬,也搞了個有模有樣的網站,來嚷嚷什麼我們框了他們的內容,誰鳥你啊,去告啊,我們早就準備好了啦,法官也沒看過網站,就算看過也沒判例,而且我們堂而皇之的"導讀網站"是服務讀者讓讀者更方便耶。

啊?什麼?你們要把廣告預算抽回去?別這樣啦,你知道改連結很花時間的,給我們個十天半個月嘛。啊?什麼?真的要抽掉了?別啦別啦,給我十分鐘,馬上把框你們的頁面拿掉就是了嘛。

[內容純屬虛構,如果你要對號入座,與我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