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天王傳奇(九) - 誰看得到這些真相?

人類對權位的貪婪,跟媒體推手的幫助,讓越來越多網路人迷失在高薪與職稱之中。許多年輕人,沒有人去檢視他的資格,通常就自封個CEO或總裁之類的。就算在公司,也會說服老闆讓他有響亮名號以便洽商。媒體更是樂在每天發現"最年輕的總監"、"最年輕的CEO"之類的頭銜競賽。就算離職,也要自己多加個一兩級。像阿魯巴的產品經理,離開後對外老是說他是個什麼網站總監的。也許這樣找下一個工作時,比較容易爭取好一點的頭銜或薪水吧。

說到冠頭銜,就絕不能忘記網路界天兵小湯。小湯之前在廣告公司的多媒體部門任職,他常出現在網路公司的記者會現場盤旋,到處交換名片,就算一面之緣的人,在逢年過節都會被他的email或電話騷擾過。他之所以天兵,在於他所發出的名片,雖然印的是那家多媒體公司的名字沒錯,但"網路部總監"這個部門與職稱在公司裡完全不存在。原來是他自己印的。公司發現這檔子事,當然小湯也沒好下場,但他離職後仍然拿著掛著他一堆過去頭銜的名片(誰知道這些頭銜是真的還是假的?)繼續周旋在各記者會會場。直到一天在一場記者會上,巧遇網路奇人老狗跟阿魯巴的嚴經理,老狗愛開玩笑出了名,「老嚴啊,認不認識這位網路名人小湯啊?啊?這麼有名的人不認得?他可是一個奇葩喔!」老狗雖話中帶刺,但嚴經理不愧是網路新人,真以為小湯是個人才。一星期後老狗拜訪阿魯巴時赫然發現小湯已經在阿魯巴上班,而且是個高官,簡直差點厥過去。

媒體除了無法判斷網站公佈的成績數字的真偽外,記者也看不到網站軟硬體到底是優是劣。就曾有位自稱是網路產業觀察家說道,「阿魯巴的系統都非常的紮實。」看到時真讓我們笑到在地上打滾。這位仁兄大概不知道阿魯巴一向都是閉門造車,美國先進網路技術演進到用什麼硬體、用什麼軟體,阿魯巴壓根沒跟上(因為實在沒人可以看懂英文的最新網路技術文件)。就拿美國幾個主要網站都已經證實了幾種簡單架構伺服器搭配免費作業系統的效能已經能與幾種昂貴的商用伺服器並駕齊驅,甚至更有人質疑傳統通用型伺服器用在WWW網路伺服器根本是用錯地方。但阿魯巴才不管這些呢,照樣斥資數千萬打造既昂貴又不穩定的系統。這位仁兄大概也不知道阿魯巴的技術人員一天到晚被這些不成熟的系統搞得晚雞飛狗跳、有時出了問題卻很消極解決的態度。在張大頭與阿伯(甚至那位所謂的網路產業觀察家) 的簡單頭腦的邏輯裡,花了大錢的品質理所當然是好的。殊不知這個邏輯根本沒有技術考量的成分,技術的世界不是這種直線式邏輯的生意人可以理解的。阿魯巴的技術人員的決策,根本不在看何種技術需求決定使用何種硬體系統、不在看何種產品決定使用何種語言與架構、不在看成本效益,而是看在機房的陣仗要怎樣才能讓股東看得很爽,而是要看怎麼出清集團相關公司之存貨。這些,我想阿魯巴不說,媒體也沒人會知道。

再舉個例子,張大頭看到其他網站都搞個免費電子郵件信箱,阿魯巴也要搞一個。在他簡單的腦子裡,會員數與瀏覽頁數就是一切(不是他自己想出來的,他從別人那兒聽來的,從此奉為聖經。),他也不去想會員數與瀏覽頁數要怎樣轉換成企業經營的燃料(也許因為他想上市前投資人只在乎會員數和瀏覽頁數,反正上市後他就股票換鈔票了,也就不再需要擔心這些他的腦子無法負荷的複雜問題。),所以阿魯巴搞出一個台灣奇蹟,阿魯巴建置的百萬用戶免費電子信箱系統的費用,與一個全球數億會員網站之類似系統等值。一個新用戶註冊阿魯巴信箱,不管你用不用,只要你一註冊,阿魯巴就要花三千大元。所以我們都對阿魯巴相當仁慈,如果我們要整垮阿魯巴,不多,每天註冊個五十個信箱,阿魯巴很快就再見掰掰了。

說到媒體,就不能不提到網路時代的一個新興媒體-個人媒體。傳統的媒體要出版訊息或言論都有一定難度的,不然很難通過文章品管、審核而面世。但網路讓文字出版變得一點障礙都沒了,不管你觀察能力如何不管你文筆多爛,隨便架個網站隨便弄份電子報都可以成為"網路觀察家"、"網路作家"、"網路趨勢大師"什麼的。

像南部一位黃大哥,辦了一份在地電子報,三不五時寫一些網路產業的新聞、現象,在當時還頗有盛名。但有一次黃大哥吐了槽。一個外資網站與本土網站合併,黃大哥對於本土產業遭到外商粗暴鯨吞大加撻閥,他所持的論點是:他看到本土網站的總經理及主管都穿上了那家外商公司的T恤,但外商人士身上卻不見本土網站公司的衣服,在他看來這樁合併案極不平等,外商手段極為惡質。這真是怪事,那場記者會我們都去了,看到兩家公司人員都穿了對方的T恤,現場氣氛也很好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找了一些資料才發現,黃大哥一定是看了網路上的新聞照片,小小的照片裡要容下七八個大老闆跟主管,每個人小得跟豆子一樣,外商公司的企業識別是很明顯的紅色,大家都看到本土公司的人身上的紅衣服,但本土公司做的是一件白 T恤加上小小的公司標幟,在照片裡就只看到外商公司人的身上的白衣而看不到標幟。這下真相大白,原來所謂的網路觀察家,就是蹲在家裡望著那網路新聞的照片自己就可以演繹出一堆八國聯軍民粹主義慷慨激昂義憤填膺的文章。讀者搞不清狀況也照樣看得津津有味。

[內容純屬虛構,如果你要對號入座,與我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