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天王傳奇(五) - 耍賤為一切之本

「我想跟你聊聊。」凱莉聲音略帶點顫抖。王大頭暗暗覺得不妙︰「不會吧,沒那麼好運吧。」

晚上大部分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王大頭把凱莉叫進來,硬著頭皮問她︰「那妳說要怎麼辦吧。」凱莉有點不曉得該怎麼說︰「沒有哇,總經理你怎麼都沒找我了,連一通電話也沒有。」王大頭用力呼了口氣,「靠,媽的,嚇我一大跳。」不過還是溫柔地說︰「你也知道我最近很忙,沒有辦法嘛。」就這麼兩三句,把凱莉打發掉了。

隔幾天後凱莉又打了電話來,王大頭有點惱了,咬著牙狠狠地說︰「我在忙,別打了。」就把電話掛了。心想這小妮子怎麼就當真了,該想個法子。於是找來凱莉的主管阿德,「阿德,我看凱莉最近好像工作效率不好,你是不是該找個備胎了。」阿德深體龍意,第二天就把凱莉辭了。

凱莉是第一個,但絕不是最後一個。阿魯巴裡,不少女員工的下場跟凱莉都大同小異。

王大頭的身邊像阿德這麼體貼的員工其實真不少,像中非混血兒馬克,就是個奇葩。馬克是個淒慘的混血兒,他老爸是南非白人,媽媽長得也算標緻,但他卻有著很不勻稱的五官與奇怪的身材比例。可不知為何,馬克對於他自己卻是有莫名的自信,才不過十月天,他出入一定都是一襲黑色羊毛大衣,就算到了會議室裡坐下,也捨不得脫下,我相信他很熱,因為他都燻出了一身狐臭把與會人士搞得互相擠眉弄眼想趁隙落跑。

馬克除了體味懾人,嘴上賤功更是了得,一次行政部門安妮幫他安排出差,可是馬克大爺根本沒準備好開會資料,到了美國他索性演出失蹤記,弄得大家人仰馬翻。回來後在張大頭面前是唱作俱佳,說是安妮的班機安排有問題,飯店也沒訂好,讓他一路不順,疲勞過度病倒而在飯店昏睡了三天三夜,若不是飯店人員機警,他就要客死異鄉。張大頭好生心疼並對不住馬克大爺,當場電召安妮臭罵一小時不給回嘴,接著就是回座打包回家。(而且馬克這趟出差的費用都由安妮這個月薪水扣除。)

馬克大爺厲害的還不只這些,每每張大頭出差,大爺在早上十一點前是不會出現的,但如果張大頭在,大爺可是一定會在張大頭到的時候就看到他已經在努力工作。如果有人密告他,馬克大爺就會哭訴公司有人歧視他是混血兒,忌妒他的英文好能力好而想除掉他,最後倒楣的一定不是馬克,於是日久大家也就不會去跟他作對以免遭殃。馬克除了媚上以外,自己也養小囉囉,幾個臭味相投的,總能幫著馬克當眼線,這樣馬克就能隨時提供辦公室風吹草動情報給張大頭,而張大頭也最喜歡這類的小道消息。像小編輯皮爾斯,平常待人似和藹可親,但就是個小走狗,不然以皮爾斯這類庸才跟他的工作效率,要在別的公司早就捲鋪蓋了。

知道了吧,在阿魯巴做事,實力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會不會耍賤招。

就像阿魯巴的技術主管亞伯特(阿伯),為了每週開會能讓張大頭有滿意的數字,總是要絞盡腦汁讓數字突飛猛進,框架、假頁面、自動更新頁面、甚至自己寫程式去讀取阿魯巴的頁面,無所不用其極,就是要讓張大頭爽。張大頭掐指一算,發現全台灣每一個人不管剛出生的嬰兒或臨終的老人每天都要來阿魯巴看上個20頁,不禁放聲大笑︰「我真的是天王啊!哇哈哈!哇哈哈哈!」雖然阿伯也不是網路技術出身的,到現在阿伯的桌上還是擺著"NT基礎入門"、"Linux基本架站實務"這類的書,但是阿伯的頭銜仍然一下從主任、處長、經理一路狂飆成總監。行政部門就一天到晚幫阿伯重印名片。

阿伯這招在上市計畫途中遭到識破,因為人家在評量上市網路公司時要用第三公正機關提供的數字,這下全穿了梆,所以短短幾天的新聞稿中,眼尖的讀者馬上發現阿魯巴公佈的瀏覽數字相差了數百倍。你一定以為阿伯死定了,放心,張大頭有聖旨︰「阿伯的策略完全成功,在網路戰國時期,此乃必要之技巧。事實證明此乃是上上之策,帶領阿魯巴成為市場領先者。」

[內容純屬虛構,如果你要對號入座,與我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