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1日 星期二

慢活?

雖然日前信誓旦旦想要為即將倒下的身體做出某些承諾,不過這些日子看來難度頗高。

於是我想像一個心理諮商人員,面對前來的神經緊繃的人說,你要喘口氣慢慢來,沒什麼比你的健康還要急的事。接著前來求助的人回答,我是消防隊員,或是我是急診醫師,面對火場面對分秒必爭的病人,你有慢慢來的這個選項嗎?

每個人的工作、環境、甚至每個人的天生的性格,加上這些面向的組合,都是獨一無二的。沒有人有權利說,我可以體會你的感受。沒有,不管你穿了我幾雙鞋,你都無法有我的感覺與想法。

沒有人希望自己生病,沒有人希望自己倒下去,我也不是蠢豬都沒想過你說的道理。我只希望你們別再用優越的姿態輔導我教育我糾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