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9日 星期二

隨手寫寫

一個人在黑夜中趕著路。不對,其實車上還有兩個搭便車的人。

一開始意思意思寒暄兩句。兩人就開始自顧自聊開了,一會兒感嘆人生咒罵著某人,一會兒高興狂笑不已,再一會兒甜甜進入夢鄉,就當是自己家了。

兩人似乎坐上了一台無人駕駛的自動車。

車當然不會自動駕駛。拼著老命與睡魔對抗,因為現在車上多出兩條人命,責任重大啊。除了睡意,還得在漆黑一片的陌生地方找路,神經緊繃到像是隨時都會啪一聲斷裂的邊緣。然而這兩人似乎完全不打算盡盡乘客聊天協助驅睡魔的義務,更擺明了不認識路所以不必看路的理所當然。在狹窄的車廂裡迅速築起如北京小計程車中的透明屏障的超能力讓人歎為觀止。

一不小心方向盤轉重了點,稍有驚動的眉頭皺成不滿的曲線。啊。等下換檔時得輕點免得吵到他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