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4日 星期日

我的棒球路


算不清楚了,到底有多少年沒踏進打擊區。差不多快十五年了吧,自從大學部學弟辦了一場與老骨頭友誼賽後,就再也沒碰棒球了。

其實昨天也不是真的打棒球,而是去打擊練習場玩。但小時記憶就一股腦湧出,雙腿有些無法控制的顫抖。

爺爺受日本教育,認為每個男孩都該會打野球,所以在6歲左右開始,就每天跟著哥哥傳接球。爺爺對基本動作要求甚嚴,所以雖然我們兄弟都無緣加入球隊,但都不算三腳貓。

現在看到中永和的狹小巷道,在我們兒時都是寬闊無比的球場。就算巷子不夠長,少個二壘也一點都不掃興。因為跟著哥哥和他的同學朋友,所以撿球當捕手這些苦差事通常都是我的。每天被球砸到手腳肚子都是家常便飯,也練就後來不怕觸身球的鐵骨。

中學時期在升學壓力下,就幾乎沒碰球了。一直到上大學,恰巧系上有位日本學長,讓我重拾手套球棒。幸田哲明君,如果你看到這blog,跟我連絡吧。

不過我的棒球魂命運仍然多舛,大一就結識了現太座大人。讓我無法每個星期六拋下她去練球,所以也就放棄了校隊,只能在系上勉強湊齊九人的老弱殘兵系隊裡混。

為何交女朋友與練球無法兼顧?這也是我昨天啞然失笑的原因。

在打擊練習場,不少人帶著打扮火辣的女朋友,這現象二十年未變。當年在學校時,也常有這情節。女朋友枯坐在場邊,而台大的棒球場邊是連棵遮蔭的樹都沒有,女朋友們不是揮汗如雨,就是要擔心別摔下欄杆掉進泥濘中,還不能分神以免漏鼓掌,如果看到男朋友出糗還得忍笑忍到內傷。通常在場邊一坐就是三四小時,對棒球癡迷的女孩比例又極低,所以大多數女朋友都算是勉為其難的捧場。

這是為何我不願因為自己的興趣而折磨女朋友,否則今天哪娶得到這賢妻。

往事一幕幕,但也明顯感受自己的反應力與揮棒速度都開始有點力不從心,歲月果然不饒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