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8日 星期五

安全距離

從小我就不喜歡坐公車
因為我不喜歡與人群接觸
雖沒有到潔癖的地步
但是我在抓住公車握把的時候會想到前一個握這裡的人是不是擤過鼻涕
我在坐的時候會想到前一個人的髮油留在椅背上
我在有人打哈欠的時候會閉氣閉到完全無法忍受才呼吸

幾年前
我在一班擠得不得了的公車上站著
一位中年婦人上了車
背對著我站著
接著她不斷往後移動雙腳
把我逼到欄杆邊
已經無路可退
她還是不斷往後擠
但其實她前面已經沒有人擠她
她也許想有個比較寬裕的空間
但方法是奪取我的空間
我低聲建議她不要再擠了
她卻立刻發飆說我不敬老尊賢

但我只是希望人與人之間有個安全距離

有天下班回家等公車時
旁邊走過來了一位先生
在我身旁站定
如果以籃球規則來看垂直空間
已經算是侵人犯規的距離
於是我往旁移一步
沒想到他也跟著我移一步
以上步驟重複三次
我索性逃離現場

我只是希望人與人之間有個安全距離

但這兩天我覺得很怪異
早上上班時間等公車的人
其實都算是熟面孔了
但是四五個每天見面的人
互相都以大約五公尺的距離分散站著
眼睛似乎都想躲開彼此而持續往公車來的方向凝視不動
幾次我試圖展現善意露出微笑
換來的是沒有表情的臉孔與眼神
似乎在告訴我
stop it

有一天大雨滂沱
我一邊回頭擔心公車快來
一邊快步走向站牌
一位也是熟面孔的小姐以誇張的表情對著我
原來是看到我就快踩上一坨狗屎而警告我
到了站牌附近我道了謝
以為原本僵冷的氣氛有所改變
沒想到第二天後
就像是昨天的事從沒發生過

其實
我一點也不想跟你們交朋友
我一點也不想跟你們說話
但是人與人之間
在安全距離之下
還是有基本的善意與禮貌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