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6日 星期五

本土不等同於封閉 - 陳建年「東清村三號」



















曾經有人問我,什麼樣的音樂讓你落淚?我想了很久,有許多張專輯讓我眼眶泛濕,但是有幾次,卻是讓我的眼淚潰堤不止。那幾次都是看原住民小朋友的歌舞表演。

我自己到現在還是搞不清楚,在九族文化村看一些年輕人穿著原住民服飾彈唱,我沒有感覺。看一些地下音樂的原住民團的表演,我沒有感覺。但是如果是小朋友,我就舉雙手投降了。

許多打著"本土"色彩的音樂,其實或多或少都參雜許多"雜念"。就說遊樂區的那群年輕人吧,彈彈唱唱跳跳的不過是賺取這群都市俗的錢圖個溫飽,所以音樂是 沒有內容的現成歌或是平地人愛聽的那些歌。我們其實在糟蹋老天賜予他們天賦的嗓音。還有更多所謂的本土音樂,是基於排華的動機,是基於政治的忿恨。

當然這些歌有他們的市場性或理想性,我不是要否定他們的存在。我只是要說,"本土"不一定要那卡西或演歌,不一定要用台語,不一定要那路彎咿呀吶呀,不一定要牽拖到"土地、母親、咱的...",更不一定是憤怒或悲情。

陳建年夠悶的,他雖然拿了金曲獎,但還是在做警察而不是巨星,更慘的是還被調到蘭嶼去。他的生活圈也夠小而乏味的,每天看到的都是海、魚跟山豬。他的工作 也絕不精彩快樂,警察處理的大都不會是好事吧。他做音樂的傢俬也夠窮酸了,一個不到兩千圓的麥克風,一台notebook,警察宿舍就是錄音室。可是他卻 能創作出那麼多樣精彩的"本土音樂"。

陳建年不因為他的原住民身分而堅持以母語創作,也不因為是原住民而使用刻板印象中的原住民民謠旋律,更不因為他受了政策性的獎勵而在音樂裡加料添醋。他的本土不來自於種族意識,不來自於政治立場,不來自於形而上的表徵(服飾、腔調、編曲、樂器),而是單純的音樂。

整張專輯裡只有一首「想你一切都好」是演唱曲,可是整張專輯卻能讓你放鬆躺下,想像著海港漁村的每個畫面,就像看到嚼著檳榔赤著腳對你傻笑的漁民,就像在 睜不開眼的烈日下看到翩翩起舞的珠光鳳蝶。最讓我覺得快樂的,是陳建年在海邊對著孩子們用原住民腔喊著「要去釣魚嗎?那邊有很多魚喔!」,然後是他的怪笑 聲,每次聽到這都讓我也很想跟著他一起哈哈哈。

就算沒有千萬設備的樂器與錄音室,就算沒有錙銖必較的彈奏編曲混音,還是能完全感受到陳建年的音樂。

去年九月陳建年告別了東清村調回台東市。但我們有這張東清村三號讓我們能覺得好像一直待在蘭嶼的感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