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3日 星期五

能拿這些人怎樣?

我們的公僕們
你們粗暴狂妄的行徑
似乎已經成為一種集體的力量

就算所有人民看到一條狗
你們也敢說那是一隻貓
也許因為要保住工作
也許因為要升官發財
也許因為意識對立
也許只是個爽字

因為
就算到頭來他真的還是一條狗
你可以否認到底有說過他是貓(就算電視台把你錄影錄音都不算數)
否認不了就鞠個躬倒個歉(要跪都無所謂,反正也不痛不癢不花錢)
不想否認就避個風頭就是(反正台灣人最大的優點就是健忘,三天不上新聞保證船過水無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