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3日 星期六

電影










好萊塢的神鬼無間,香港的無間道。

看到Martin Sheen/黃秋生被黑道丟下樓慘死的那一幕,不難過的,大概不是人吧。

可是在難過的那當兒,我突然想到在這部電影裡,除了卡司表上的人的死外,到底還死了多少人?又想到美國的一些戰爭片,香港的古惑仔片,甚至成龍的搞笑動作片,日本不見血的強拔辣武士片,裡頭隨隨便便不是死一堆就是掛一打。

當然,這些都是演戲,可是也因為電影的娛樂效果,讓我們對於"死亡"這件事,變得十分麻木。這些橫屍遍野,也許是罪大惡極的壞蛋,也許是冷血殘酷的恐怖份子,但每個不都是一條生命?不都是某些人的親人子女父母伴侶?可是緊湊的電影情節總是讓我們對他們的死亡輕輕帶過,沒有時間替他們惋惜禱告不捨難過。

所以,看賽車片血脈賁張的年輕人,在出事的當兒才發現,電影裡沒有這麼痛啊!電影裡撞死人怎麼沒看到要賠錢坐牢?拿著刀亂砍的混混,在被別人砍到時,才驚覺,電影裡的主角怎麼都不會被砍到?而且被砍怎麼那麼痛啊!沒經歷過戰亂的年輕人們,以為不惜一戰地堅持理想是如此理所當然,當真正碰到戰爭,才發現沒電沒冷氣是多麼不舒服,超商沒開門要吃什麼?房子被炸垮了要住哪裡?炸斷一隻手一條腿怎麼會那麼痛?

電影延伸人類的想像力,同時也麻木了人類的感官與思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