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8日 星期四

209小黑狗與老爸

我真是個不孝子
拿小狗跟老爸類比

最近比較常進出醫院
除了躺在病床上的老爸
也看到許多其他的病人與他們的家屬

諷刺的是
雖然我念醫學
理應覺得救人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
看到病床上老爸難過的樣子
看到他攤在輪椅無法動彈的無助
看到他掙扎下車身上披掛著鼻胃管與尿袋的狼狽
看到他茫然空洞的眼神
看到他不斷央求進食的哀怨

不禁讓我想到國道209小狗
我們家屬
與醫師護士
都像是那些義工
站在自己本位的立場
去思考如何是對老爸與小狗是最好的

除了盡孝道外
我們更擔心其他親族的責難
如果我們不尋求積極治療
醫療提供者
當然也是希望積極治療
才有他們存在的價值
(或是治療的價值以維護他們的存在)
這些都是我們這些旁人的自私與自我保護

當事人又是怎樣的心情呢?
醫院牆上貼著一張海報
其中一條
"病患有權決定是否接受醫師所安排的治療"

有多少病患自己真正執行了這個權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