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9日 星期三

彙整留言 - 民國95年的台灣政治

蒐集一下前先日子在別人blog的留言
留存一份

========================================

今天
我覺得最可悲的不是陳水扁先生或是他身邊的這些權貴
而是 台灣人
第一種可悲的台灣人是拿陳水扁先生及其週遭甚或其政黨沒有辦法的人,有制度上的缺陷使其無法制衡總統的可悲,像是泛藍的支持者,也有自身或因權謀或因能力甚或因智商而無法制衡執政黨的可悲,像是在野黨的諸公們。
第二種可悲的台灣人是因為執政黨煽動而起而反罷免的人,有因為身陷同儕壓力無法跳脫共犯結構的可悲,像是民進黨內對陳水扁先生敢怒不敢言者,也有單純但容易被激化的可悲,而這些是大多數的基層民眾。
個人覺得這些人最令人覺得可悲的是最後說的這些基層民眾。他們沒有政治判斷力,他們不了解政治的權謀,他們不知道國際局勢的演變,他們更不清楚他們每年繳的稅到哪裡去了。他們能接收到的,"台灣人的尊嚴"、"外省狗又來欺負咱台灣人"、"我們阿扁要被槍殺"這些最直接的言語。於是這些人就像帝制時期雖然被歧視被剝削,一旦訴諸民族(應說民粹)主義時,仍然義無反顧地保皇護駕。

========================================

前些日子看到新聞,說到陳水扁先生的母親對著媒體哀求,說她兒子絕不會做違法的事,請大家支持他的兒子。
閉上眼,腦中浮現好幾幕社會新聞的畫面,場景通常在警局,嫌犯低頭不語,倒是其父母哭天喊地著咆嘯:我們的兒子好乖巧,他不會去殺人!不可能!不可能啦!
天下父母心,不是嗎?
可是天下父母心等同於事實嗎?那檢察官法官大人們,請回家吃自己吧,
因為天下父母都最清楚,何需你們。

========================================

街頭運動起家的政黨
現在能夠臉不紅氣不喘地說要社會安定
這樣的人
大概殺了人也能通過測謊

民國七十七年前後吧
下課回家這一路
感覺就像戰爭時期
有往銅像波尿灑糞的
有放火燒車的
有霸佔馬路的
有攻擊警察的
他們的訴求
- 民主

後來
隨口都說不惜一戰
隨手都能招惹飛彈對準

這群人
現在要"安定"
現在不要"動亂"
現在不要"戰爭"

你們
真的覺得人民的智商與記憶力
就這麼丁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