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30日 星期五

完全犯罪?

就像推理小說的鋪陳
有個屍體(結果)
一堆證據(線索)
讓大家心中都有了某些期待

然後
嫌犯死亡
證人暴斃
罪證不足
法律漏洞
這些原以為只有在小說裡出現的情結
都密集地在台彎的這幾年出現

無案不破的千草檢察官或倉石檢視官
如果生在台灣
大概也只能徒呼負負向完全犯罪低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