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12日 星期一

何須定罪 ?

何需要定趙駙馬跟這所有人的罪?

當越來越多的貧戶看到三級貧戶可以這樣呼風喚雨日進斗金披珠戴銀
當原來並肩作戰的環保團體被背叛越來越孤立
當原來一同在街頭抗爭的社運學生團體現在被視為破壞社會安定的力量
當原來的弱勢團體越來越弱勢甚至要被譏該被丟去中南美
當人權團體發現他們所爭取的人權其實就止於這幾個人的人權
當中產階級看著原來尚足以糊口的收入被移轉到財閥的手裡
當所謂的政治清流新勢力都一個個被看破手腳
當所謂的民主英雄一出事就往國外躲

台灣人早該揭竿起義
何須定這些人的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